第三十九章  有情
(2017-10-28 23:30更新,共3006字)
    江行等人眼见着天上的星星从鸟星、大火、虚星、昴星渐渐变多,一颗一颗,铺展开来,最后竟布满了天空。繁星漫天,闪闪烁烁,从山上望过去,星星有远有近,铺排下让人心醉的美。

    山中各种各样的水晶动物在星光的映衬下,反射出璀璨的光芒,把山点缀地如梦境般缥缈美丽。

    几人心中不敢懈怠,站在草地上,手里握着剑,留意着任何的风吹草动。

    在可见的轨迹中,有几颗星星慢慢移动。光影变幻,地上的影子随之发生变化。

    几人觉得惊异,看向头顶。这一下仿佛被定住了似的,沉静在这片有动有静,缓缓变化的星空中,移不开眼睛。

    清冷的风吹过,带来四面八方的凉意。

    有情定睛凝视,忽觉有异,连忙喊道:“快闭上眼,天机不可窥也。”

    江行、楚梁萧、纪梓尹听了,登时回神,马上闭起眼睛。

    一霎时星光迅速流动。

    有情因为心中别有所想,闭眼地晚了,看到了星宿变幻,心中巨震。

    江行和纪梓尹楚梁萧自闭上眼,便将全部精力集中对环境的感知上,以防这时候突然有什么袭击。

    过了一会儿,没什么动静,江行问:“师兄,可以睁眼了吗?”

    有情默不回答。

    没听到回应,江行眼睛偷偷睁开一条缝儿,看了四周,并无特别之处,便放心睁开了两眼。却发现纪梓尹和楚梁萧也睁开了眼睛。他们一齐看向有情。

    有情捂住了眼睛,再抬头时,一滴泪从他的眼角滑落。

    江行忙过去扶住有情,问道:“师兄,怎么了?没事吧?”

    有情摆摆手,神色中充满疲累,缓缓道:“无事。”  

    纪梓尹不明白刚才的一瞬间发生了什么,问道:“师兄,刚才是怎么回事?你说的天机又是什么?”

    这也是江行和楚梁萧想问的。

    有情缓了缓神,说道:“这是‘分野动心’。从很久以前,便有人将星宿按地区来分配,不同的星宿对应特定的区域,这就叫‘分野’,可以星宿的变化参透地上对应区域的吉凶。‘分野动心’我以前听说过,非常玄妙高深。你看到这片星空,也许你没有精心研究过,不知道它对应的区域,但是你看得久了,脑海里就会自然而然地浮现相应的区域。当这些星宿变化时,也就是天数变化,你们看了之后,便可以知道将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说到这儿,有情叹息道:“天机不可泄露,有缘无缘,这不是恰当的时机。如果你们看得久了,神识会迷失在阵中,陷入时间的轮回,想再回过来就不简单了。”

    一瞬之间,有情不知道观照到了什么,看过这片星空,落下了一滴泪。

    就在这时,地面上开始出现一个阵法,先是外面一个大圆,然后里面被圈住的土地开始变成不一样的颜色,慢慢旋转,像漩涡一样,从周围零零落落开出几朵叫不出名字的花,但是并不鲜艳,花色苍茫,仿佛是开在一个只有空旷大漠的土地上,这片土地蕴含着无匹的力量,来自于遥远的时空和星空一般。倏地,漩涡出现一些波纹,从地里钻出一只小老虎。

    众人立刻警觉,盯着面前这只橙色的小老虎,小老虎头上缀着一颗宝石,身上一个铃铛。看着活泼可人,却龇牙咧嘴,同样望着众人。

    这只灵兽大吼一声,一道飓风刮过,风中裹带着无数的利刃,像众人直卷而来。

    “不好,小心。”江行喊道,与有情、纪梓尹、楚梁萧一起忙侧身让开,欲躲过这阵邪风。

    哪料这阵风却不是这么容易躲过的,仿佛有意识似的,见四人往一边跳开,则又分散出三阵一样的风,分别跟上四人。风势凌厉,卷起地上的落叶,和利刃混在一起,如果一不小心,那便是遍体鳞伤。风越卷越大,似乎要把几人都包裹进去。

    这是躲也躲不过,有情无奈,只能提剑应付。长剑和利刃相碰,发出清脆的叮叮咚咚的声音,不少利刃被剑弹开。江行、纪梓尹和楚梁萧也极力应对,和这阵旋风竟斗得难舍难分。灵兽一直在旁边动来动去,两只滴溜溜的眼睛看着这里的情况。

    风势越来越急,在地上绕来绕去地旋转,四人不得不跟着这阵风移动身法,应对眼前的这阵风。

    “这是怎么回事,这风难道刮不完吗?”楚梁萧见里面利刃不少,于是在挥剑的时候暗运内力,在剑上注入真气,欲将这道真气随着剑进入风阵,利用剑气的力量震开利刃,减少里面的数量,想事半功倍。哪料一道真气灌进去,很快被反弹回来,他不得不往旁边一让,快速躲开。因此他心中有些懊恼,见里面的利刃好像并不减少,所以有此一问。

    有情开玩笑道:“无妨,你先练一下剑法。”有情心内也焦急,不断地思考办法,要说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攻击灵兽,可是眼前的一阵风攻势凌厉,他竟没有空闲去攻击这只灵兽。

    有情分不开身,江行、纪梓尹和楚梁萧也是不行。

    江行也是想着办法,经过不断思考,他倒是想到一个办法,既然风阵这么厉害,不如让他们四个人靠到一起,风阵跟着他们,必然也会由四个方向向内靠拢,只要他们靠得够近,再忽然往上跃去,四阵风说不定会相互碰撞,然后抵消。然而,他皱起眉头,情况也不一定这么乐观,如果四阵风凑到一起,不但没有抵消,反而汇聚成了一阵,更厉害了呢?

    但是如此胶着也不是办法,试一试也无妨,于是江行把自己的想法简单一说,有情马上认可。四人往中间靠拢,风阵果然跟着他们。等都快贴在一起的时候,突然间,四人向上一跃。四阵风汇拢,没有消失,也没有变成更大的风,而是变成了刚开始的模样。有情抓住机会,快速往灵兽飞身而去。

    灵兽吃了一惊,似乎没有料到他们会脱身过来,连忙一抖身子,身前出现一道光芒,形成一个屏障。有情剑尖碰到屏障,剑刃一弯,调整身姿退开。

    灵兽见风阵这一招似乎不管用了,原地转了一圈,似乎在想办法,然后脚一跺,风阵消失了。“嗷呜。”它冲着四人又吼了一声,这一声地动山摇,能看到他吼出的声音带着气浪,气浪迅速扩散到天地间。

    几人在风阵消失的时候便落回到了地上,他们正站在灵兽的面前,灵兽的这一声吼,冲刷地他们衣袍猎猎飘飞,头发齐齐往后飞去。

    “咔嚓。”一声响亮的声音从天边传来,一道亮光划过。

    很快地,亮光出现在他们上方,下一秒就落了下来。

    “这次是闪电了。”纪梓尹道。他们马上离开原来的地方,可是刚一落脚,下一道雷电就照着他们站立的地方劈落下来。

    “这……”他们不得不不断地变换地方,如果是听到树上,雷电依然会落到树上。

    江行暗想,既然是如此,那停留在空中应该可以吧。

    然而就在这时,灵兽又一甩尾巴,登时出现了许多小的妖怪,挥动着手里的兵器攻上四人。

    四人又不得不使出浑身术法和这些小妖怪缠斗,它们的灵宠浮现出来,与主人一起捻诀变阵。

    有情有了方才的经验,稍许从容一些,趁灭了几只小妖怪的空闲,赶忙抬头看了看这片星空,记住星星们的位置,脑海中迅速思路回转,想起一开始见到的星空模样,两相重合,有哪些星星的位置变动了,一看便知,心中默默推演,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他往树上一跃,躲开了飞过来的一只小妖怪,对楚梁萧大喊道:“楚梁萧,用颛顼历推演。”随即对纪梓尹道:“纪梓尹,保护好楚梁萧,我和江行应付你们附近的这些。”

    楚梁萧和纪梓尹双双应声。

    楚梁萧放慢速度,收起长剑,开始不断推演。纪梓尹立马到楚梁萧旁边,替他挡下攻击过来的小妖怪。

    有情和江行在不远处分散小妖怪们的注意,小妖怪们灵活地很,在有情和江行旁边不断跳来跳去,是不是挥出手中的武器攻击他们。江行因为战斗地久了,又没有灵宠相互配合变阵,体力渐渐有些不支,速度慢了下来。“呲。”江行腰部中了一剑,他马上抽剑刺中攻击他的妖怪,妖怪化作了一道烟雾。“噔。”又一个妖怪一拳打中了江行背部,江行回转过身,妖怪却立马消失了。有情见江行似乎渐有不支,便过来帮助江行。

    江行道:“这里妖怪太多了,这个阵变幻万千,太厉害了。”

    有情道:“是啊,术法层出不穷,都精妙得很,光是眼前的这只小灵兽,就和我们周旋到这情境。”

    楚梁萧经过一轮推演,看向有情,对有情道:“好了!”

    有情心里一松,一块石头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