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烟雨碎相思 061 一纸婚书
(2017-12-25 00:53更新,共2142字)
    宫里的人,除了忙的那几位,大多是些闲散的主子,每日不是养养花喝喝茶,就是聊聊这宫中的传言,而这几日,宫里传言又多了些。

    “右相大人和李家小姐的好事莫不是要近了?这几日经常看到二人在御花园中吟诗作对。”燕贵人摆弄着早上刚让宫人上的丹蔻道。

    “太后有意将右相大人和李家小姐撮合在一起,日子怕是不远了。但我委实觉着李家小姐有些配不上右相大人,那等如神仙般的人儿,真真不该那么早便入了俗世,受这等纠缠。”兰常在到现在都还能记起第一次见笑彦倾的模样,那真真是个如神仙般的人儿,一笑倾城,再笑她的魂儿都没了。

    “哈哈,莫不是妹妹觉得自己更适合右相大人?”

    “自是比李家小姐要配上几分,唉,可惜我已经是皇上的人了,早已没了这机会。”

    宇文淮进来的时候便刚好听到了这些,步子停了下来,看向身旁的刘五,“太后有意替右相安排婚事?”

    “回皇上,太后是有这个意思,她觉得右相年纪也不小了,该是时候成个家了。”

    宇文淮没在说话,转身离开了御花园。因为有岩石挡着,几个贵人常在倒是没有发现宇文淮来过,还在那儿听着小曲儿,聊着闲散的事情。

    宇文淮折返回御书房,笑彦倾却早已不知去了何处,“右相人呢?”

    “回皇上,太后来人把右相大人唤走了。”

    “成何体统!外臣没有传召不可随意进入后宫,你们是忘了?”

    以刘五为首的宫女太监们没想到宇文淮会突然发怒,一个个连忙吓的跪倒在地,“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去把右相给朕找回来!”

    “是皇上!”刘五忙不迭地的起了身,匆匆忙忙跑了出去,身怕慢几步又会被宇文淮责罚!刘五怎么也想不通,右相可以随意出入后宫虽没有真正旨意颁布,但也是宇文淮授意的,如今怎么就惹了主子不高兴了呢!

    刘五找到笑彦倾的时候,她正给李慕念描绘丹青,他稳了稳匆忙的身子,走到笑彦倾身边,将宇文淮的意思转达给了她,“大人,皇上唤您过去。”

    笑彦倾笔尖顿了顿,“可是出了什么事?”

    “奴才也不知晓,只是皇上急着唤您过去。”

    “既没有急事,那便不去了,你去回了皇上便是,就说我这里还有要紧事情处理。”

    刘五看了一眼笑彦倾描绘的丹青,人形已经大部分都出来了,看她这意思,一时半会恐怕真的不会走,刘五没了法子,只得原路返回了御书房。

    宇文淮见刘五进来,身后没跟着笑彦倾,有些恼怒,“右相呢?”

    “皇上,右相大人说有要紧事情处理,说是处理完了便过来。”

    “他的原话也是这样?”宇文淮冷匿了刘五一眼。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吓得刘五又是跪地一轮磕头。

    “罢了,都退下吧。”

    奴才们也不敢耽搁,都退了出去。

    偌大的宫殿就剩宇文淮一个人,心里空落落的,感觉失去了什么!转眼又觉得自己可笑。

    笑彦倾进来的时候正瞧见宇文淮这一幕,“莫不是边关出事了?怎得这般颓废!”

    “边关来了折子,你去看看吧。”宇文淮转过了身,指着案桌上的折子对笑彦倾说道。

    笑彦倾依言走了过去,拿起折子翻看,心中已有计量,“比计划的时间有些晚了,看来边关搅事之人也无十全把握。”

    这话像是笑彦倾对宇文淮说的,又像是笑彦倾自言自语的,宇文淮一直没接话,等笑彦倾转过身去看他的时候,宇文淮说话了,“你觉得李慕念如何?”

    笑彦倾放下了折子,看向宇文淮,“温婉贤淑,学识也不差,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做夫人算是不错的人选。”

    “如此,你是有意接受太后的安排,让她成为你的夫人?”

    “若是缘分到了,也不是不可!”笑彦倾一双丹凤眼狭长的眯起,看不清里面几分真几分假。

    宇文淮却是信了,“朕若不同意呢?”

    “皇上有何可不同意的?男未婚女未嫁,微臣觉得这段缘分甚是美好。”

    “你当真要娶她?”

    “有何不可!”

    “好!”宇文淮狠狠的看着眼前之人,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怎么了,就是心底里升起一股怒气来,拿起折子,洋洋洒洒的写下了几个大字,写罢,扔了笔,“来人!”

    “皇上有何吩咐?”刘五进了殿。

    “传朕旨意,李泰之女李慕念赐婚右相笑彦倾,三日后完婚!”说罢,宇文淮就将折子扔给了刘五,一双英目漆黑一片。

    “是皇上!”刘五慌慌张张的捡起折子,便退出了御书房。这御书房中的气氛委实诡异。

    “谢皇上赐婚!”笑彦倾邪肆一笑,俯首一礼,转身离开了御书房。

    看着那一抹潇洒离去的身影,宇文淮的心情复杂到了极致,有些东西终归是变了,他再也不是那个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奶娃,他终于是长大了!

    “来人,让苏妃献舞!”

    “是皇上!”

    这一 夜,御书房中歌舞升平,一直到天明,那绕梁的歌声和欢笑声都未曾停下。

    这一 夜,进宫数日的笑彦倾终于回了府,师兄弟们别提多高兴了,晚上让厨房备了一大桌菜,众人吃吃喝喝,十分尽兴。

    晚饭后,笑彦倾像是还未尽兴,又辗转去了云风清房里喝茶。

    “可是与皇上置气了?”云风清替笑彦倾倒上茶,递到了她面前。

    “宫里住着不舒服,想回来瞧瞧。”笑彦倾端起泡好的茶,轻啄一口,懒懒散散的靠在了玉椅上。

    云风清笑着摇了摇头,将剥好的橘子放在了跟前的盘子里,推到了她面前。

    笑彦倾拿起几瓣往嘴里扔了进去,“南城的橘子倒不如琉璃的好吃。”

    “呵呵,世人皆说琉璃有仙泽,养育的不管是人儿还是水果,都是顶好的,有机会倒要带我去尝尝这琉璃的东西。”

    “好,等师兄回来,我们便一起去。”

    笑彦倾有烦心事的时候特别喜欢跟云风清待在一起,他不会打扰你,却又会陪你说话。来南城这些时日,她倒有些习惯云风清在身旁了。琉璃她终归是回不去了,日后待一切事情了了,恢复女儿身留在南城陪伴爹娘时,云风清倒是一个可以托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