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臾红尘亦纷飞 074 如梦似梦
(2019-06-28 15:12更新,共2148字)
    等风雪散去,赫连月才终于弄明白怎么回事。

    他们二人整个倒挂在崖壁上,唯一的支点就是笑彦倾那双修长的腿,紧紧的勾住了铁爪绳,而铁爪的上方是三道又长又深的抓痕,和隐隐约约的血迹,可想而知他们滑行了多长时间才堪堪停住。

    “我不清楚铁爪能撑多久,你先顺着我的身子往旁边爬,找一个落脚点,我们再循地方出去。”

    赫连月点点头,翻过笑彦倾的身子,从一侧爬去,因为头是朝下的,比起顺着爬,向下的姿势更艰难,而且大脑长时间充血也异常难受。他好不容易调整了身体,找到一块落脚点,看向仍旧倒挂着的笑彦倾,“把手给我,我驮你过去。”

    “好,你踩稳些。”说着,笑彦倾伸出手紧紧的握住了赫连月,一使劲挣脱开铁爪绳,整个人趴到赫连月背上,“你循着这条石壁走,应该有出路。”

    “好。”赫连月背上她往前攀爬过去。

    赫连月爬了约莫半刻钟,却依旧没有发现出路,风雪却又大了起来,“我们所处的位置怕是临近崖底了,先找个地方避避风雪,再找其它出路。”

    “嗯。”笑彦倾应了声,并无回话。

    赫连月察觉到笑彦倾的身体有异,“你再撑着些,马上就到了。”

    等赫连月找到洞穴的时候,笑彦倾几乎已经说不动话了,仍由他将自己放了下来,撕开锦衣露出了受伤的后背。

    赫连月的脸色并不好看,尤其是看到她后背的伤,本就阴郁的眼目更是阴沉了几分,像是为了让他心安,她动了动苍白的唇角,露出了那一贯的笑容看着他,“莫不是在想为我负责的事?”

    对上她的嬉皮笑容,赫连月头一次竟有些生气,“你信不信我此刻便可以要了你的命?”虽是这么说着,但他的手上未曾停歇,细致的处理着她的伤口。

    “怕是你不舍的。”笑彦倾的恢复能力很快,赫连月帮她止血后,她就有了些精气神,但是完全恢复还是需要些时间。

    “我出去看看,你现在这歇会。”

    “小心些。”

    赫连月点点头,走出了山洞,笑彦倾则进入了打坐,恢复内息。

    等笑彦倾退出打坐的时候,赫连月还没有回来,洞外的风雪又大了起来,她心中有些担忧,赫连月那较弱的身子怕是受不住这极寒的天气,起身寻了出去。

    笑彦倾是在山崖处寻到赫连月的,半挂着,像破碎的风筝,摇摇欲坠的挂着,她依靠铁爪钩小心的将他拉了上来,一株完好的雪莲从他怀中露了出来,瞧着昏死过去的他,“我到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她如今使得上力的只有一只手,要直接将受伤的赫连月带回去怕是很难,看着手中的铁爪钩,她笑了起来,凑近赫连月耳边,“小月月,得罪了。”说着,她将铁爪钩勾住了赫连月的腰带,又扎了个结固定住,起身扯了几下试试,弹性可以,便把铁爪钩的还有一头绑在自己身上。

    她就这么一路将他拖回了山洞,好在雪地有冰,滑动起来倒是没费多大力,只是赫连月的形象怕是毁了,堂堂的神医就被这么拖拽着,传出去怕是会被天下人耻笑。

    进了山洞,笑彦倾解开了铁爪钩,查看了赫连月的伤势,身上只是些擦伤,倒是头上有一血块,怕是不小心摔落的时候碰到了头造成的昏厥,“之前已经失忆,这回头又受到了重击,该不会成了傻子吧。”

    像是听到了笑彦倾说的,赫连月眼皮竟动了动,她一喜,莫不是要醒了,可等了半天,他依旧没动静。

    笑彦倾叹了口气,今晚怕是回不去了。

    她又给赫连月输入了些内力,替他包扎了头上的伤口,她便将雪莲取了出来,整个吃了下去,直接吃的雪莲鲜嫩,却也极苦,药效却是最好的。

    服下雪莲后,笑彦倾就进入了调息,运功加快雪莲修复断骨,如今只能等赫连月醒,或者雪莲修复她的断骨,他们才有机会出去。

    而这边陷入昏厥的赫连月,只觉得周身很冷,他感觉自己处于冰天雪地之中,他怎么也跑不出去,他想找笑彦倾,他跑了好久好久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你去哪了?”可当她转过身来的时候,那张脸陡然变成了另一张,“月儿,你为什么要出生?”

    冰天雪地瞬间变成阴寒至极的孤月宫,他看着那个女子一步一步走近他,将他的心脏一点一点的挖出来,“乖,月儿挖出来就好了,挖出来就不疼了。”

    “不!”赫连月惊呼,陡然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置于闹市之中,他看见那个绝美的犹如天神一般的男子牵着一个小人儿向自己走来,“大哥哥你要吃糖么?”

    “滚开,别碰我!”赫连月甩开了小人儿。

    小人儿被推倒在地,哭了起来,旁边那个天神一般的男子将小人儿抱了起来,“乖,十四不哭。”温柔的替小人儿擦拭流出的眼泪,而在转头看他的时候,那双眼睛冰冷的让他仿佛置身于寒潭,男子衣袖一挥,滔天的剑气贯穿了他的整个身体。

    他痛得失去了知觉,只感觉自己被打入了无情的地狱,受万火拷打,被鬼魅撕咬灵魂。

    “赫连月!”就快跌入深渊的他听见了一声呼喊,仿佛黑暗里的一道光,他看见笑彦倾趴在洞口拉住了他往下掉的身躯,嘴角含着那抹熟悉的笑容,她一双如星辰般璀璨的目子里,倒映出他清晰的面容,他不是一个人。

    他抓住了那双手,一个用力将她拉下了洞口,苍白的嘴唇吻上了那鲜艳动人的唇畔,陪他一起掉进深渊吧。

    他们仿佛掉进了一个雪白的山洞里,风雪呼啸,他们互相靠近着对方,汲取对方身上的温度,他们想要的更多,一发不可收拾,只想拼命索取对方。

    他们坦诚相见,如墨的头发披散下来,十指交融,她那张绝美的容颜在他身下时而皱眉,时而轻颤,牵动着他身上那颗正狂烈跳动的心脏,“一直陪着我好么?”他伏在她耳边轻喃。

    “嗯哼?”她那一声娇喘,让他几近疯狂,一边一边,缠 绵缱绻,想要把自己融进她身体一般。

    这是一场月的盛歌,星星点点的红花开满了白色的雪地,慢慢染红了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