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学校卷 第二十章:赫尔墨斯家族(一)
(2014-11-26 09:31更新,共3449字)
    所以说,这里的东西都不是完整的,因此我在看的时候,才会觉得这里的东西全是扭曲的。

    那些残缺的肢体快速的化成了一团烟雾。

    “也许在很早的时候这里发生过一场屠杀。”丽塔学姐看着那些破碎的躯体全部化成一团烟雾消失了,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或者是因为在二战时期慕尼黑曾经遭到空袭,整个城市几乎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到底死了多少人谁也不知道,谁知道这里是不是在空难中被袭击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痕迹都没有了,而且学校对这一代也进行过修缮。这里这么多的断胳膊断腿,看起来很想是遭到空难了。”

    “我记得在这附近有一座教堂。”我说,我已经失去方向了,所以具体在什么方位已经完全搞不清楚了,我算是明白教堂的意义了,这里是有不少亡灵的吧,所以需要教堂让他们安息。

    尤里斯拿出他的手机,完全没有信号,连紧急联络器也没有用了。

    “现在就算是我们想回去恐怕也回不去了。”尤里斯望着他自己的联络器有点发愁,联络器还可以当地图用,现在联络器失灵,他就完全分辨不出他在哪里了,“联络器没有用,附近也没有看到学校的监视器,所以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向外界求救,只能等着三个小时实训结束导师来找我们了,或者是我们自己找到路出去。”尤里斯望着茫茫树林,两眼一抹黑。

    “这个总不是学校搞出来的吧,学校是不是选错了地方,或者是故意选在这个地方的。”丽塔学姐抱着她的枪已经回到我们身边了,他们四个人把我围在中间,全是警惕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尝试被这么多人保护着呢,一时间有点小感慨,但是这个时候不是感慨的时候。

    亚瑟蓝色的眼睛变成了红色,又尖又细而且很长的牙齿压着嘴唇,皮肤变得比以往更加苍白,周身也比以往更冷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吸血鬼的样子来,对比了一下自己看过的各种电影,觉得他比里面的演员长得要好看的多了。

    “这里给我感觉很不安全。”亚瑟看到我在看着他,对我笑了笑,解释着说道,“要是再不动真格恐怕我们都出不去,我们出不去倒是没什么,你要是有什么事,你哥哥不得杀了我。”

    我把脸转了过去。

    听他们说,每一次学校选实训场地的时候 ,都会对里面进行彻底的检查,断不会留着这么多孤魂野鬼在里面的,有的只是后来他们为了考验学生而留下的孤魂野鬼,那些东西是不会对我们这么不要命的攻击的,而现在看到的这个胳膊,腿,还有像蒲公英一样稀奇古怪的东西全部都是抱着再死一次的念头攻击我们的,这个时候枪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他们四个全部换上了冷兵器,来一个砍一个,来一堆砍一堆。

    学校应该不会犯这么大的错,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呢?

    “你们的紧急联络器全部没有用了吗?”我问。

    “受到特殊磁场干扰,已经全部没有用了。”我哥说,他也检查了他的联络器,剩下的几个也都说联络器失效。

    “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状况。”亚瑟把他的联络器扔了,对这东西十分嫌弃,“应该是到了这里才失效的,之前蔷薇部的那些还是可以借助联络器离开的。”

    长剑长刀破风声不停地响起,我们周围一直弥漫着孤魂野鬼灰飞烟灭时产生的黑雾,这些会影响魔瞳的视力,分不清在雾后到底有多少东西。

    “这里必然有大家伙。”尤里斯看着亚瑟,“是你把它带来的,你倒是介绍一下啊。”

    亚瑟对尤里斯的冷嘲热讽的强烈的予以回击:“开始我确实觉得是我把它引到这里来了,现在我觉得,是它把我引到这里来了。”

    事实上我也赞同亚瑟的话,是我们自己跑错了地方,从进入这里开始我就觉得全身特别冷,但是一直认为是阿尔卑斯山里的昼夜温差导致的,因为魔瞳只开了初级的,所以看不到藏在深处的孤魂野鬼,没有发现在地下深处藏着这么多的东西。这些东西肯定都是有一个大家伙庇佑着,所以能躲过丽塔学姐他们的搜查。魔瞳虽然可以看见孤魂野鬼,但是一旦孤魂野鬼的能力强大到一定的地步,会隐藏自己气息,就算是我们也都是无能为力。

    魔瞳的能力是可以提升的,所以在学校里也有这一门课,只是我没有察觉出来有什么用就是了。

    “这里以前肯定死过很多人,所以怨念非常强大。这些怨念被什么东西吸收了,日积月累就变成了一个怪物,甚至可以赋予其他的东西残缺不全的灵魂。”丽塔学姐的理论课成绩一直很好,所以她开始分析原因 ,“那个怪物的能力很强大,我们一直没有发现它,也许都不是现在的我们能对付的了的。”

    这话听着很丧气,但是在这里站着的都是一群不服输的人,越是困难越要迎着困难而上。就像是亚瑟,他在之前是应该能借助联络器离开的,但是他不仅没有,还被引到这里来了,估计就是想抓到这个大家伙吧,这种想法固然是好的,不过不够明智,在实力悬殊的情况之下,我个人觉得小命高于一切。包围圈越来越小,而围着我们的怪物并没有减少,反而有一种增加的趋势。

    “我听说过一种说法,也不知道对不对。”一个刺猬一样长着许多刺的东西从我们眼前飞过,被我哥一刀给砍了,这次我留了一个心,一直盯着那一团黑雾,而哥哥在旁边继续解说,“据说如果人在死前经历了太多的痛苦折磨,灵魂也会被折磨,最后可能会完全看不出人形。如果说这些只是一些残缺的尸体,他们能有灵魂的可能性不大,也不会这么可怕,很有可能是他们死后灵魂扭曲才变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哥哥的理论课学的也不错,分析的都挺有道理的。

    如果说是灵魂扭曲的话,也很能解释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蒲公英会出现刺猬,但是之前要经历什么样的痛苦才可以把一个灵魂扭曲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他们死的时候怨念一定大得出奇,所以才会有这种现象。一般的灵魂是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的。”亚瑟补充了一句,他是吸血鬼,对于他自身的定义,他是死的还是活的他自己都十分的疑惑,所以看着现在到处飞的灵魂,也不晓得这生出的是不是“感同身受”的感觉。我总觉得“感同身受”这个词用得不恰当的,但是看他的眼神表现的就是这种含义。我对亚瑟并不是很了解,只是听说他是初代吸血鬼,因为某些剧变,后来陷入沉睡。亚瑟没有说过他沉睡的原因,只是偶尔提起来的时候,他蓝色的眼睛里总是会出现云彩,挡住他眼里的一片纯净的晴空。我没有问过,只是想着那大概也不是什么很好的回忆吧。亚瑟的能力太多没有苏醒,不知道完全恢复原状的亚瑟会是什么样子。

    ……

    “如果您的学生知道您是故意设计他们陷入危险的,接下来他们会怎么找你算账。”副校长盯着大屏幕,有点幸灾乐祸得看着校长。

    校长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她已经熬夜成习惯,但是还是需要咖啡刺激自己 的神经来提神,速溶咖啡一点点的融化,校长室里弥漫开一股咖啡的苦味,苦之后是浓浓的香味,这种香味大的咖啡其实质量不怎么样,但是她能找到的只有这个了。

    勺子在杯子里划了划。

    “他们不会的。”校长看着大屏幕,扬声器里传来他们各自的声音,听着他们大胆的猜测分析原因,然后一步步纠正,找到正确答案,她觉得自己是收到不少的好学生。

    “你怎么这么肯定?”副校长望着自信满满的校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一直贴身带着的枪抽了出来,指着校长,“赫尔墨斯家族可是只有这个一个继承人,他要是出了什么事,赫尔墨斯家族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还以为你一直不在乎你的那个学生呢?”校长完全不在乎指着自己鼻尖的枪口,她眼睛瞥了一眼大屏幕,迫于鬼魂的攻击,几个人终于还是分开了,尤里斯在一群鬼魂的围攻中显得孤立无援,这一次的实训基地是学校标注出来的禁地之一,这里留着不少以前遗留的厉鬼,因为众多原因,学校并没有对里面进行清扫,平时是不可能对学生开放的,但是这一次却是对他们开放了。

    “你的子弹上膛了。”校长低头喝她的咖啡。

    副校长点头,说:“是的。”

    “赫尔墨斯家族那些老混蛋每一次来学校开校董会议的时候都会来找我,而且每次都把子弹上膛,似乎是希望这随随便便就把我杀了才好,我对他们的威胁就那么高吗?真是让我倍感荣幸。”校长伸出手,把指着自己鼻尖的枪给拨开,“一枪打在这里,那么反抗和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了,在几秒之后我会立即毙命,你这是要我的命呢?”

    副校长把枪收了起来,流,,氓一样的倒在沙发上,架着腿,懒懒散散,嘻嘻哈哈地说:“那些老混蛋每一次找我回去都是这样的,我可只是一把枪对着你,他们十几把枪对着我,恨不得一枪崩了我,就算一枪打不死我,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给我补上,我能活到今天真的不容易哟,还好他们的枪从不走火。不过他们是巴不得走火吧,杀了我,省的我和你狼狈为奸。学校在你的控制之下他们很不满意,一直想控制你我,然后控制学校,结果他谁都控制不住,连他们自己选的家族继承人都是一个小混蛋,宁愿抛弃家族。他们真是失败。”副校长说起这些事整个人都十分的开心,他对他的家族完全没有好感。

    “你这次把尤里斯扔到魔鬼森林里面去,他们马上就会知道,与其想着怎么应对你学生的质问,还不如想想怎么应付他们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