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 论一个弱女子如何一把撂倒俩壮汉
(2016-12-15 20:00更新,共2141字)
    “毕业的时候我回来过?那时候的我有什么变化?”似乎隐隐觉得有突破点,那时候唐葑是出于怎样的心态离开一直对她宠溺的Vita,从巴黎回来到伦敦呢?

    “那时候……你变得更加坚韧了,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笑,不过脸上不经意间就会有些笑得疲惫的感觉,不知道这几年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虽然你还是和我一起嘻嘻哈哈,但是我能感觉到你的……嗯,怎么说呢,是孤独感吧。”听到这里,我们都有些沉默,各自喝了口饮料。

    他突然笑起来,接着说道:“有件事情我觉得挺有意思,毕业那会儿大家都疯狂了,有个傻逼把书从五楼往下扔也就算了,还连水杯一块儿扔了下来,妈的!我们一伙人刚从下面经过,这水杯妥妥就要让我脑袋开花,其他人就一声大叫,觉得我必死无疑,那会儿我就一个念头,我这是要死在毕业前了!是你啊!唐葑,就这么迅猛地一伸手,一下就接住了水杯!从5楼下来,加速度后起码也有5kg多的重量,你伸手悬空接住,竟然连抖都没有抖一下!纹丝不动你知道吗!以前的你根本做不到这样,你以前打羽毛球的时候,我基本都在场,你最明显的劣势就是体能不足啊!”Bard说得激动起来,手舞足蹈地模仿我当时的动作。

    “你是说我那时候反应和体能超过一般人?我有和你说为什么会有这种改变吗?”我追问道,感觉迷雾越来越浓。

    “你真是神人啊!那时候你让我相信了中国功夫确实存在,绝对不是骗人的!如果说你空手接杯子是你突然潜力爆发,那这样的偶然绝对不会出现第二次。但是你这样看起来能被风吹走的单薄体格,空手抡倒两个有武器有预谋的壮汉,简直不可想象。学校北面的那条酒吧街后面,正靠近树林,那一带挺乱的,除了那些情侣经常去那边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那边几年前还发生过杀人案。被杀的正是Aaron教授的关门弟子Clarence……说起来也挺可惜的,Aaron教授是华裔,可以说是台湾的生物学之父,他在年轻的时候就获得了牛津的终生教授,在整个英国学术圈里举足轻重,不过现在年纪大了,本来培养了天赋不错的Clarence,没想到这家伙在经过树林的时候遇到了几个黑人,也就是普通抢个劫,这个倒霉的家伙出门什么都没带,就死活不给劫匪钱,黑人抢不到钱,想出口气,抡起一块砖头就往他头上呼去,也没真的想杀他,结果位置没呼好,给人砸死了,多可惜,本来几十英镑可以解决的事,就这样,一个无价的人才没了。现在这教授还辛苦坚守着岗位,本来可以退休的,现在又收了个中国学生,一个挺特别的人,应该是关门弟子了。这案子也就发生在你离开后的几个月,后来警察封锁了现场,这件事过去后,虽然那边消停了会儿,之后依旧很乱。嗯……毕业那会儿,要分开了嘛,你说你要回国去。我们一伙人都在北街酒吧喝high了,出来晃荡着,想要在那片树林露营,最后就剩我俩,就和中了彩票一样,在毕业这会儿竟然遇到人生第一次抢劫。那两个人,一个拿着手枪,一个拿着拔刀……那个拿枪的,就举着手枪,指着我们,从树林深处走出来,低声教我们闭嘴。我酒都被吓醒了,那会儿我就想着和他们拼了,你是我救命恩人啊,我就是死了能拖住他们一会儿给你赢得一点时间也好啊!可是想着他们一枪嘣了我多快,很快他们就会指向你,我就说,要钱,都给,扣住我一个,让他们放你走。可是那两个禽/兽,显然看到你的时候就不打算放过你了……”Bard说到这里,浅蓝的眼睛里像盛了海水,微微有些湿润,仿佛那时候的情形又在他脑海里发生了一遍,还带了一丝惊恐。

    看他这样,我一时不知该怎样安慰他,只能握住他的手,深深地望进他的眼睛,告诉他:“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我们现在不正好好地坐在一起聊天嘛。”

    “他们走近我们,拿枪的指着我的脑门,开始搜我身,我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夺他枪和他拼命的时候,突然听到你一声低喝,接着看到他的手腕突然被刀飞着绕了一圈,手枪掉到地上,我立刻捡起手枪,看到另一个拿刀的劫匪已经被你撂倒,躺在地上捂着裤裆,我还没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你就拉着我一阵猛跑。后来我要报警,被你阻止了。”

    “我为什么阻止你?就算我们伤了人,也是正当防卫,而且还能让警察逮捕劫匪。”我问道。唐葑那时候的举动显然是反常的,不仅和几年前体质不同,而且似乎还不愿引起别人注意。

    “是啊!我当然也问了相同的问题。你只说没必要。我说这么严重的事情怎么会没必要报警?!就算我们不报警,我们伤了人,劫匪反咬一口怎么办?你说当时你只是踢了那个拿刀的人一脚,而那个拿枪的,只是手上筋脉被割断,及时治疗,没什么大碍,所以他们不会自找麻烦去报警的,而且他们两个作案手法纯熟,心态冷静,也没有追上来,这类人很有可能有案底,不会自投罗网。那时候,你在我心里早就不是大一时那个会和我一起恶作剧的单纯姑娘了,你变得强大而冷静,不变的是,你还是那么善良。我想,那时候对你来说,可能因为遇到一些事情,需要隐藏自己,可是你为了我,不只一次出手。所以我也不会来追问你发生了什么,既然你不告诉我,留自有你的理由。我只想说,唐葑,不论你变成怎样,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他说话时,湛蓝的眼睛里闪着光,倒映着天空和我,嘴角扬起的时候,暖暖的,让我真心喜欢这个大男孩。很久没有过这样心里一暖的感觉了,即使是唐葑的朋友,也姑且当作我在这个世上的第一个朋友吧。

    “很高兴能再一次认识你,Bard,就算失去了记忆,我们也能重新开始。”我举起杯子,真心说道。

    “嘭”清脆的碰杯声,相视一笑,心情愉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