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身份 12 再回荆颠
(2016-01-04 09:48更新,共3338字)
    第二天。

    回过身,看着眼前整理好一切的男人,‘你真的要为了她去荆颠吗?’

    ‘恩。’男人坚定道。

    ‘值得吗?’

    ‘Amy,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事了。’男人苦笑道。

    ‘不后悔?’

    ‘不后悔!!!’他看着他。

    ‘那好……’说着,Amy手中聚集出白色的光圈,迅速的朝天空中抛去。天空中,光圈消散的地方,渐渐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

    ‘谢谢。’男人向Amy绝美的一笑,众身跳入漩涡中,不见踪影。

    Amy手一挥,漩涡跟随着男人的离开也消失不见,‘佑,希望你不要后悔。’望着空中,他喃喃自语道,随后便离开了房间,走向另一个地方。

    Amy来到金诗染的房间外,停顿了一会,最终推开门走了进去。

    看到床上依旧熟睡的金诗染,握了握拳,他知道她醒着。眼底闪过一丝狠毒,‘如果佑有什么不测,我会让你后悔的。’说完,便转过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对于突然要去荆颠的佑我感到很震惊,但得知佑要去荆颠的原因是因为为了帮你去拿重生药的时候,自己是愤怒的。你不可能不知道我的血有重生的效果,不来找我帮忙,却要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去荆颠拿重生药。而这些被痴情的佑知道了,佑向你请求,请求代替你去荆颠,你不仅没有阻止,还欣然接受了!!!金诗染啊金诗染,你的心是被狗吃了吗?何以做到如此没心没肺?是佑傻,爱上了你,为了你可以不顾一切,可我还没傻到这种程度。

    可Amy不知道的是,金诗染确实不知道他的血有重生的效果。因为肖明佑将这些隐瞒了起来,所以金诗染知道救俱宇的方法只有去荆颠拿重生药这一个。

    床上的人儿,缓缓的睁开眼睛,想要起身,却怎么也动弹不了。眼角望向自己的身体,一条无形的捆仙绳正缠绕她的全身,那是佑留下的。他为了阻止她去荆颠,用捆仙绳束缚了她。(捆仙绳:只有使用者和被捆绑者才能看见)她当时答应佑同意他代替她去荆颠,其实只是想拖住他来争取时间,因为她知道如果不同意佑去荆颠他一定也不会让自己去的,无奈只能先答应他,然后自己再找机会去。本来昨天晚上她已经去荆颠了,可是却还是算错了一步。算错了其实他是那么的了解自己!原来他一直知道她不想让他去荆颠,所以在她即将去荆颠的时候,他用捆仙绳缠住了她,让她没有了机会。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一滴眼泪自她眼角滑落,‘对不起佑。’佑会去荆颠是因为自己,如果佑因此有什么不测,就算Amy不怪自己,自己也会恨死自己的。因为造成佑身处险境的人是自己啊!!!

    痛苦的闭上眼,希望佑能安全回来。

    场景切换中。

    ‘哥!’俱宇推开门走了进去,看着背对着自己在窗前站了很久的俱英说道。

    ‘……’俱英没有说话,仍旧呆立在窗前。

    ‘唉……’看着呆立着的俱英,俱宇叹了口气,曾几何时自己也关上了心,不让任何人走进去。可是那样一心寻死的自己都挺过来了,为什么哥却挺不过来?相比自己中了如此厉害的蛇盅,哥的原因是那么的苍白无力,让人不禁可笑,可笑哥原来是那么的经不起打击!!!

    ‘哥,小染她已经前往荆颠了。’这是安澈刚刚告诉自己的,他知道现在肖俱英最想听到的莫过于是金诗染的消息。

    ‘……她终究还是去了?!’沉默了几天的肖俱英,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哥,你终于肯说话了!’俱宇的眼中闪烁着晶莹的东西,是眼泪。

    ‘……’又是沉默,似乎刚才他说的那一句话是错觉。

    ‘哥,你要这样到什么时候?小染是因为为了救我和不想看到你犯下大错才去荆颠的没错,可是你这样的一味的自责有什么用?她已经去了!!!’俱宇无法再忍受如此的俱英了。

    ‘……’紧密的双唇,依旧没有张开。

    看着一动不动的俱英,他吼道,‘不要告诉我,哥自责的是因为小染那痛苦的过去!!!’

    ‘小染应该过的很幸苦吧!’他紧闭的双唇开启,声音很低沉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似乎是在压抑即将涌出的眼泪。

    俱宇猛得一怔,真的被自己猜对了,‘哥,你何必要自责?我们没有参与那段过去,所以不知道是理所当然的。我也知道小染过的很累,可是那已经发生了不是,我们没办法去改变,更没资格去改变。因为我们连参与那段过去的资格都没有。你何苦转牛角尖呢?那不是你的错!’

    ‘连你都发现了,可是我却没有发现这些。如果不是到那种地步,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知道?’

    ‘哥,我会知道那只是一个偶然。如果可以,小染不希望任何人知道那些,因为知道的人都会像现在哥这样,一味的自责和痛苦。那是小染不希望看到的,所以她才会没有告诉我们。’

    ‘呵呵,可你知道么,我宁愿跟着她一起痛苦。现在,我只要一想到曾经她一个人在黑白色的死亡世界里承受那些炼狱般的痛苦,没有人陪伴没有人安慰,我就心痛到窒息,小染她只是一个女人啊!!!’早已干涩的眼睛,竟又流出了眼泪来。他以为他早已经流干了……

    ‘原来你也喜欢小染。’俱宇笑道,带着一丝无奈,这一次他没有再叫眼前的人为哥哥。

    ‘对!我喜欢她,从小染回来的那一刻,我就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她。两年前,嘲笑承雷喜欢她的人,却在两年后也喜欢上了她,很可笑对吧!!!’也许是被看透了心思,俱英不再平静也不再隐藏,转过身他朝身后的俱宇吼道,‘可我能怎么办?两年后,在东城和她再度相见,我的心脏就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了。我知道她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她了,虽然她掩饰的很好甚至骗过了你们所有人,却骗不过我。因为我是那么的了解她!可就是因为她不是当初那个她,让我的感情不再只停留在兄妹之情而是逾越到了男女之情。那些不同,是致命的毒药让我情不自禁的爱上了这样的她,可我不后悔她变成这样,那时的我是那么的高兴她的改变!!!可是我现在后悔了,因为她的改变是因为那些痛苦的过去,而那些痛苦所留下的伤疤就像一把利刃刺进了我的心脏,让我痛不欲生。所以我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像佑一样跟着她一起离开,而是让她一个人去独自承受那些痛苦!!!如果当初我跟她一起离开,也许我不能改变那段痛苦的过去,但我却可以陪着她一起痛苦!也许她也不会是现在这样,现在的她是那么的坚强,可是却坚强的让人心疼。’

    ‘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有如果的话,自己和你的结局也许不会是现在这样的悲哀,‘哥,不要再自责了,振作起来。小染不会希望你这样的。’

    ‘振作?你叫我振作,那你自己呢?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俱英吼道。

    ‘可我现在不是出来了么!哥我相信你也可以的。’

    ‘呵,那你这件黑色的披风又算什么?你虽然走出了房间,可你依旧不敢以现在的面目示人,那和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又有什么区别?’俱英指着俱宇身上黑色的披风说道。

    一怔,他苦笑道,‘只要我以真面目示人,你就能不自责振作起来吗?’

    ‘自己做不到的不要要求别人去做到!!!’他皱眉。

    ‘好。’说着,俱宇抬起了手,拿下了后帽,露出布满蛇图腾的头。再往下,俱宇开始解起披风的蝴蝶结,披风滑落。除了最重要的地方,俱宇的皮肤完完本本的裸露在外。然后他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拿出了一套平常穿的衣服穿上。一切穿戴整齐,他站定,抬头,向俱英一笑。

    看着眼前的俱宇,除了皮肤有点不一样,其他的,就跟中盅前一模一样。一样的笑容,一样的爱干净。自嘲般的笑了笑,‘也许你比我更像一个哥哥,而我根本不配做你的哥哥。’你可以在我堕 落的时候叫醒我,我却只能在你堕 落的时候手足无措,比起我这个不称职的哥哥,你这个弟弟更像一个哥哥。俱宇有你这个弟弟我很自豪。

    ‘俱英,你永远都是我的哥哥!你配做这个哥哥。’别人不知道,但他知道,没有人比俱英更适合做哥哥了。也许他很白痴很霸道很没有做哥哥的样子,但他有作为一个哥哥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虽然他会迷失他会手足无措,可这不能怪他,毕竟他也还只是一个孩子。只是现实让我们过早的成熟了罢了。

    ‘谢谢你,俱宇。哥会振作的,不仅因为你,更因为小染。’

    ‘恩。’俱宇点头。

    ‘小染,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痛苦了,我会守护你的。’最后一句话,俱英说的很轻,就连站在身边的俱宇也没有听到。但他紧握的双拳,就像是在宣誓,这是他以爱的名义对她的承诺。

    ‘嘀嘀嘀……’突然想起了电话声。俱英从思绪中反应过来,走向书桌,拿起了正响个不停的电话。

    ‘喂?’

    ‘俱英,哥让你带着俱宇到医院来。’电话里,传来明赫的声音。

    ‘恩,我知道了。’放下电话,他看向俱宇。

    ‘怎么了?’看着看向自己的俱英,俱宇问道。

    ‘他让我们去医院。’

    ‘恩,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他点头道。

    ‘可是……’俱英想说什么。

    ‘不用担心我,对于自己现在的样子我已经看开了。’

    ‘那好吧,我们走!’说完,俱英便率先走出了房间,俱宇怔了怔,最终也迈开步子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