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好心情都被毁了
(2014-07-07 09:27更新,共2571字)
    第二日清早,婷婷早早的就来找李暮言。李暮言起的很早,确切的说,这一 夜几乎就没怎么睡。其一是因为在别人家总是感到不习惯,其二是他一闭上眼就仿佛看见台上那个月白色的身影在轻轻吟唱,那种莫名的熟悉感一直牵动着他的神经。如此辗转反侧一 夜竟几乎未眠。

    李暮言本想早早起来,去跟王伯伯打听一下昨天那戏班的地址,好亲自过去看看。谁成想一推开房门就看见婷婷站在门口,也不知她何时站在这的。想着或许是女孩子家羞怯,一直未敢敲门。

    李暮言彬彬有礼的和婷婷打过招呼,让她进房内坐坐。可婷婷不肯进去,只是低着头,低声问道:“暮言哥哥昨天休息的好么?”

    李暮言一想也是,婷婷是大家闺秀,怎能随意进入陌生男子的房间,倒是自己唐突了。于是干脆就站在门口客气的说道:“谢谢婷婷小姐惦记着,王伯伯准备的很周到,我睡的很好。”

    “暮言哥哥叫我婷婷就好了,不要总小姐小姐的,太生分了。”婷婷说着脸有些微红。

    “嗯!”李暮言应了一声算是回答

    婷婷听见李暮言答应,很是高兴,笑着说道:“暮言哥哥,一会我让管家送早饭过来,吃过早饭,我们一起出去转转可好,我带你欣赏一下扬州的景色。”

    “不必如此麻烦,我自己随便走走就可以了。”李暮言推说道。

    “暮言哥哥不愿意我陪着吗?”婷婷抬头问道。

    “不…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是怕婷婷小姐太过劳累了。”李暮言结巴着说着,也不知该怎么表达才好。

    “不是就好,那我一会再过来。”婷婷说完笑着跑远了。

    李暮言回到屋里,颓然的坐在床边,无奈的叹了口气。心想,一会儿有婷婷在身边,也不好去打听了,想着就觉得很失望。

    吃过早饭,婷婷就陪着李暮言外出游玩。江南的春天不比北方,总是热的比较早。李暮言和婷婷走在扬州城的街道上,婷婷显得很兴奋,其实她平日里也很少出府,即便出来也多是由家人陪伴,像今天这样自由自在的游玩的机会其实很少,所以反而婷婷一直被各种事物所吸引,像个外来人一样。而李暮言看上去却总是表情淡淡的,似乎也看不出多大的兴趣。

    婷婷一直不停的为李暮言介绍着扬州的风景,李暮言则有些心不在焉,更多的时候也只是淡淡的倾听着,偶尔报以一个微笑,婷婷自己已经眼花缭乱,所以也并没多在意这些。

    临近午时,太阳也越来越热了,两个人走了一上午,婷婷已经显得有些疲惫,但又不好意思在李暮言面前有所表露,只得强撑着。她一个大家闺秀,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何时走过这许多路,双脚早就都已经疼的不行了。婷婷望向两边的街道,看见左手边一家还算不错的酒楼,就招呼李暮言道:“暮言哥哥,我们进去吃点东西吧!”

    “好,进去歇会吧,这一上午陪我闲逛你也累了。”李暮言体贴的说道。

    婷婷听到这话,立马倍感温暖,马上说道:“不累不累,我就怕你饿了,我带你尝尝我们扬州的小吃,休息一会再带你去别处溜溜。”

    “好!”李暮言应道。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饭庄,那店小二一看见二人的穿着气度,便知道是有钱人家的。赶紧跑过来,热情的招呼到:“二位里面请!”

    “有包间么?”李暮言问道。

    “哎呦,这位公子,实在不好意,今儿个人多,楼上的包间都给人包了,您看这大堂行么?”店小二怯怯的问道。

    李暮言转头看向婷婷,似乎在询问婷婷的意见。

    婷婷虽然极不情愿抛头露面,大庭广众之下吃饭,但她感觉实在是走不动了,看见椅子就想赶紧坐下来,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暮言哥哥,我们就在这吃吧!”

    李暮言知道婷婷的累的不想动了,便扭身对店小二说道:“帮我们找个安静点的位置。”

    “好嘞!,您跟我这边来。”说着引着二人走向角落靠窗的一张桌子。

    二人落座,婷婷笑着看向李暮言,轻声问道:“暮言哥哥,你想吃些什么?”

    “都可以,随便吃些就好。”李暮言淡淡的道

    “那怎么行,你来了扬州,我怎么也要带你吃些特色的。”说完转头对店小二道:“三丁包、翡翠烧麦、大仪凤鹅……,一样来一份,再上壶好茶。”

    “太多了,我们吃不了。”李暮言劝说道。

    “没事,这些都是我们这儿有名的小吃,你一定得尝尝。”婷婷笑着说。

    李暮言也只好随她的意。

    等了一会儿,菜陆续的上齐了。婷婷给李暮言夹了一个烧麦,笑着说道:“快尝尝,这个一定要趁热吃才好吃。”

    李暮言咬了一口赞叹道:“果然好吃!”

    婷婷看着李暮言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觉得很开心。

    两人边吃边聊,婷婷追着李暮言给她讲留洋那些年的有趣见闻。李暮言就挑些有意思的风土人情说给婷婷听,婷婷聚精会神的听着,一脸的崇拜和向往。两人说着聊着,一顿饭倒也吃的轻松惬意。

    一顿饭吃的差不多了,两人又坐在那喝了会儿茶。这时就听见旁边桌上几个年轻人在聊天,说话的声音很大。

    其中一个偏瘦的年轻人说道:“昨天城南王老爷家办寿宴你们没去,可精彩了。”

    婷婷听到说的是自家的事,便留心听着,李暮言也静静的听他们要说些什么。

    另一个黑黑的年轻人好奇的问道:“怎么精彩了?”

    那个年轻人还没说话,旁边一个稍胖些的年轻人就接着话头说到:“我知道,不就是请了个什么戏班子,听说里面一个旦角儿把大家都唱傻了。”

    “一个唱戏的而已,小爷在这扬州城里什么戏没听过没见过的,也没见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另一个带着纨绔之气的年轻人不屑的说道。

    “你还别吹,这个你还真没听过没见过,就那模样身段,就那小嗓子,比个女人也要强上十倍不止,你要是看了一眼,就包你不说这话了。”偏瘦的年轻人回击道。

    “呦呦呦,听您这意思,还真是个出彩的,那小爷倒要见识见识去,这个小戏子是哪个戏班子的,如今在哪唱呢,回头咱也长长见识去。”刚刚那个年轻人语气轻浮的说道。

    这时刚刚那个稍胖的年轻人笑着说道:“我说李兄,看你一提起那个小戏子,就一脸着迷的样子,该不是昨天听了人家一出戏就惦记上人家了吧?”

    “去去去,胡说什么,我可没那爱好。”年轻人有些气恼。

    “看了没,还恼羞成怒了呢。”胖子接着调侃道。

    “得了得了,你们也别打趣李兄了,回头咱一块去看看就知道了。我倒是要看看这个比女人还强十倍的小戏子到底好在哪。”那个纨绔之气的年轻人说道。

    李暮言听着这几个人张口闭口小戏子小戏子的,心里就觉得特别生气,不觉就皱紧了眉头。婷婷看出李暮言似乎有些不悦,就轻声问道:“暮言哥哥你怎么了?”

    “没事,有些累了。”李暮言冷冷的说道。

    “累了那咱们回家吧。”婷婷赶紧借机说道,她现在恨不得李暮言赶紧说回去。

    “好吧!”李暮言似乎也没了心情,起身结账就走了出去。婷婷默默地紧跟在李暮言的身后。

    ‘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是让你感到恶心的,他们会像苍蝇落在了你最爱的晚餐里一样让你无法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