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鬼门关
(2014-05-29 09:10更新,共3008字)
    场中央,浑身浴血的强子从袖子里拿出一把稍长的三菱军刺,不屑道:“哈哈,没有想到,今天和朋友吃个饭也会遇到刺杀,你们是冲我来的吧,我不会跑,他们是无辜的,你放他们走。”

    “强子,他们应该是冲我来的,你以为他们会放过我们任何一个吗?”张拉基冷酷一笑。随后,超越人体极限的步伐踏出,身形一闪而逝,那个冷峻青年脸色一变,微微点头,十多名黑衣人尾随追击,力求拖住张拉基让外面埋伏的狙击手动手。

    张拉基趁这个间隙突然出手,手中的匕首闪烁着嗜血地光芒,不等那个离他最近的大汉提刀,手掌翻动,匕首轻轻一抹,一个杀手的生命的消失在他的刀锋之下,狠辣如斯,无迹可寻。

    “不错,到现在为止,你似乎很轻松的杀了我四个手下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杀的了几个才死。”冷峻青年森寒道,显然,他对于张拉基此刻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没有丝毫的慌张。

    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冷峻青年正在装逼,还有一种就是他还有高超的后手,他自信张拉基今天绝对不会逃出自己的手掌,他此刻才会如此的镇定。

    闪出两名杀意滔天杀手拿着两柄武士刀,单足点地,腾天而起对着张拉基抡刀劈下,一阵凶猛的劲气扑面而来,刺痛了张拉基的眼睛。

    又飞出两名杀手,其中一个翻滚朝往前冲的张拉基双脚砍去,刀势凌厉,显然身手不弱。张拉基身形停住,超越人体极限的步伐踏出,飘渺无形,如仙如神,旋转反冲。

    张拉基双足在地面上的两把长刀刀尖轻轻一点,在空中一个侧身,躲过其中一个杀手的锋利一刀。随即,他手上的”星辰剑”划出一道优美地死亡弧线,一个杀手的脖子和一个杀手的胸口大裂,一个人喉管裂开,眼神变得灰白,不甘倒下。

    还有一个大汉胸口直接喷出血箭,残破的森森白骨露出,大吼一声不甘倒下,眼睛还睁得大大的,身体倒在地上颤抖了几下就不动了,死不瞑目。

    “你出手很快,连我都看不清楚,你的来路我竟然看不出是出自哪里,呵呵,我活捉你带回基地研究下再弄死…”冷峻青年拿着刀猖狂的大笑着,眼中的炽热目光让人恐惧。

    等张拉基落地时,除了那两把没有得逞地长刀,又有三个黑衣人的长刀冒出,三把的锋利长刀直抵张拉基的胸口。

    张拉基手腕一翻,“星辰剑”沿着一把刀的刀背将一个杀手的脑袋削了下来,随即,他左手顺势拧起那把长刀,一记“横扫千军”将两个杀手瞬间连人带刀砍成两断,鲜血飞溅,血肉横飞,四肢乱飞,惨绝人寰。

    众人大骇,气势顿弱。张拉基昂然而立,伸出舌头轻轻添轼那把嗜血匕首的血渍,仰天长笑道:“哈哈哈,想要我的命不容易,还有谁不怕死的尽管过来,黄泉路上,我送你们这帮人一起去,免费定居,哈哈哈哈!”

    张拉基阴森的语气让冷峻青年也有些寒意,单方面地屠戳在张拉基手里的“龙吟”上拉开序幕,七八名先天之境的杀手根本就不是一个张拉基的对手,除了在张拉基身上留下几道微不足道地伤痕,根本没有办法对他造成实质性伤害。

    张拉基微微喘口气,扔掉手上那把已经有几个缺口的长刀,手掌旋转着”星辰剑”,嘴角一个冷酷的笑意,道:“还有谁要上前来送死……”

    冷峻青年踏出一步,一步步的接近张拉基,狰狞笑道:“想不到你的命这么不好拿,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我杀了这么多人,你这种有意思的人不多见。”

    张拉基将血迹添拭干净,冷笑道:“不多见吗?呵呵,让你失望了吧,要我的命,别人看来是不行了,你自己亲自过来试试吧!”

    冷峻青年森寒道:“好,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叶家少爷到底有多么厉害!不怕告诉你,我们恶魔雇佣兵军团要杀的人,就从来没有失手过。”

    张拉基皱眉道:“恶魔雇佣兵军团?”

    冷峻青年仰天狞笑道:“哈哈哈,不错,正是恶魔雇佣兵军团,华夏最厉害的组织,怎么,叶家小子,你是不是怕了?哈哈,放心,杀了你之后,接下去就是你妹妹了,还有你的老娘老爹,黄泉路上你不会寂寞”。

    张拉基脸色巨变道:“你们为什么要杀我一家人?是不是邹长胜派你们来的。”

    冷峻青年冷笑道:“这个,我不会告诉你,你带着这个疑问去地狱问吧!”

    张拉基眉头紧皱,心想这次可能真的有点麻烦了,恶魔雇佣兵军团从张拉基这个纨绔的记忆里,是华夏非常强大的一个杀手组织,简直闻名中外,就象是意大利的黑手党,梵蒂冈的宗教会一样出名。

    传闻中,恶魔雇佣兵军团的杀手,等级森严,三流杀手,二流杀手,一流杀手,顶级杀手,据传闻,这个组织要杀的人,从来没有失手过。

    不过,任何阻挡在他面前的敌人,就算是神一般的敌人,对于张拉基来说他都不在乎。

    任何想要他命的人,不管他们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什么势力,他的做法只有三个字:“杀无赦。”

    只见张拉基仰天一笑,抬头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无数敌人,舔了下嘴角,舞动着星辰剑,森然的笑道:“你们这群狗,原来是来自恶魔雇佣兵军团啊,哈哈哈。既然你们恶魔雇佣兵军团想要我的命,那我不介意一个一个的杀死你们组织所有的狗,直到恶魔雇佣兵军团的狗,全部都从地球上彻底消失为止。”

    冷峻青年脸色一变,随后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一样,他仰天大笑良久,才瞪着张拉基,厉声喝道:“凭你吗!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说着,冷峻青年缓缓举过手上精致古朴的长刀。

    瞪着张拉基,冷峻青年仰天疯狂的怒吼道:“真是蝼蚁不知道天高地厚,告诉你吧,你这只卑微的蝼蚁,恶魔雇佣兵军团对你来说,是神一般不可猜测的存在,你能死在我的手里,死在我们恶魔雇佣兵军团的屠刀下,是你的荣幸,你的荣幸啊,你知道吗?你这只卑微的蝼蚁。”

    张拉基眼睛里闪过一丝浓烈的杀机,手里的”星辰剑”通过反射光线,瞬间让那个不可一世的冷峻青年眼睛一晃,然后,张拉基迈动超越人体极限的步伐,他的身形象是变成了一道闪电,急速向前,力求一击毙命。

    冷峻青年冷冷一笑,原本刀尖向下的长刀募然转变,闪过一抹亮光,直接撞击在张拉基的匕首上,“当”的一声,张拉基竟然被冷峻青年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击打退。

    地落地上,张拉基抹了抹嘴角地血迹,狠狠一笑,大声道:“好刀法!”,他没有想到这装逼的青年还真有几分本事。

    超越人体极限的步伐施展开,张拉基身形再起,这次他的速度更快,没有一点轻敌,全力进攻,冷峻青年身体微微向后一撤,手中长刀作出一个上刺地奇怪剑势,以刀作剑再一次和张拉基手掌的短兵相接。

    “当!”。

    眼看张拉基就要被他的古老长刀刺入身体,冷峻青年算准张拉基的下一步准备接下来的真正杀招。

    没有想到张拉基竟然毫不躲闪,身形微微偏侧任由长刀刺入身体,嘴角露出一个血腥的笑容,武士刀穿透他整只肩膀的时候,张拉基的”星辰剑”也如愿以偿的达到青年的脖子!

    这就是生死一线的差距,这是张拉基通过光脑千万次的推算演练出来的,有些时候高手并不一定是最后的胜利者,能看到第二天太阳的也有可能是弱者,怀着必死决心的善于使用智慧的“弱者”。

    就象是楚留香一样,他之所以能够击败所有比他强大的对手,如石观音,蝙蝠公子、水母阴姬等人,并不是楚留香的武功比他们高超,而是楚留香的智商甩了他们几条街,所以他是最后的胜利者,才有“分光捉影成绝响,人间不见楚留香”的传说。

    眼看这位来自恶魔雇佣兵军团的冷峻青年就要丧命于匕首“星辰剑”之下,张拉基还没来得及高兴的时候,异变突起,一把更为凌厉的长刀挟带惊人的气势将从未脱手的“星辰剑”击飞。

    在鬼门关转了一圈的冷峻青年被一直在看戏的碧眼青年抱起,然后两人往后几个弹跳落在远处。

    躺在地上的张拉基不甘心的望着两人,大骂道:“卑鄙的混蛋,你们胜之不武,太无耻了。”

    张拉基心中苦涩无比,他知道这一次自己是绝对没有生还的机会了,这两名青年的实力就是一对一自己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加上自己如今身负重伤,简直就是束手待毙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