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影诡墓 第十三章    地下河涨
(2016-02-03 09:39更新,共2969字)
    第十三章  地下河涨

    “快跑!快跑!”

    那伙人被我一喊,也发现了水流,但是来不及跑开——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地方可以跑,墓道已经被塞石堵死了,我们现在进退维谷!

    寸头还算有良心,拉了我一把,所有人都靠向大塞石,有人还准备开始翘塞石,但是还没等他们开始,水流就已经把我们所有人淹没了。我们先是被水流一推,重重地撞上了塞石,然后又重重地彼此相撞。

    但是幸好,水位不足以把整个墓道灌满,我们还有刚好一个头的高度可以呼吸。只是所有人都怕水里会有什么东西突然袭击我们。

    我扶着墙壁浮在水中,之前身上受伤了,被这冰凉地水一闹,体温降低了一点,痛感瞬间又减弱了一点。所以这对于我来说,好像还是一件小好事。然而不一会儿我就发现,这些人之前给我处理伤处的时候,可能在我身上划了几道口子放淤血,结果现在水流进伤口中,阵阵刺痛传遍全身……我心想,要是水有什么问题,害得我伤口感染,那就不妙了。

    老头子特别警惕地喊到:“所有人注意水里!”

    被他这么一喊,我还以为水里有什么东西,但是仔细一看,这水实在太浑浊了,什么东西都看不出来。我看,老头子应该不是发现了水里的什么东西,而是一种平常地警惕而已。

    寸头一马当先,游到所有人的前面去——我们背靠塞石——做出一副要挡枪的模样。但是我根本没有心思在乎他的危险与安全。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机关吗?被我们不小心触发了?”寸头疑惑道。

    “不……不是机关。”我插嘴说,所有人都看向我,“难道你们都没有注意到这墓道两边的墙壁上的那些水位线吗?就是这些自然形成的水位线。”说着,我给他们指了指。看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好像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了。

    “太草率了吧,你们来倒斗都不注意一下周围环境的吗?”我说了一句。

    “我们注意的不是这个。”寸头说道,我觉得他的话还没有讲完肯定还有其他话要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欲言又止。

    “这些水是地下河的水。”看见寸头没有讲下去的意思,我便说,“刚刚我就是从河里被你们救上来的吧,这墓道和石滩应该相连,这水才流过来,我能感受这水的温度,和地下河那边的一模一样。”

    “但是,为什么地下河的水会突然上涨呢?”寸头这家伙人应该还不错,也很壮,但是脑子还是差一点——不过谁又会知道他的心里藏着多少鬼主意呢?

    “为什么会突然上涨?难道你们没有考察过任何关于这墓的资料吗。我也是太佩服你们了,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下墓来找死的吗?”这番话我还是装作轻蔑地语气来说的,反正他们都不知道我是谁,这样装装逼有利于建立我的威信,搞成我背景很深的样子。这样一来等下我撒谎会容易得多。

    “哦,难道你知道些什么吗?”

    出乎我意料,这回是老头子回答我的话。刚刚他好像一直没怎么搭理我,只是注意着水里,又好像在想着什么。

    吴邪说过,红族人对于这个银子沟古墓的了解很可能只建立于前辈人的行动报告。看样子是对的,我发现他们一路过来十分迷信前辈的地图和行动报告,而很少注意实际情况。如果真的老头子并不真正了解银子沟的话,我撒谎就更加容易了。想着,我决定先试试他们。

    “你们手里的地图,能给我看看吗。”我反问道。

    老头子说要等一下,等这水退了再看,不然会湿了。我心说这何止是等一下啊,这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呢!

    不过这还不影响我的心情,我说:“我估计呢,这地上肯定是下雨了。你们应该都知道,这银子沟是几座大山围起来的,地势相对比较低,那些山里的水都往这银子沟里流。而同时,有趣的是,这古墓的位置相对于银子沟的其他地方来说,地势又低一点。所以银子沟附近的所有水最后都会汇入这古墓的附近来,最后通过地下河排走。而地下河刚好和墓道相连,偶尔,就会出现这样水淹墓道的情况。

    “这些是大体情况,想必有人会怀疑,古人最注重风水,不惊扰先人了,怎么可能还专门找水多的地方来盖古墓呢?淹了棺材怎么办?其实,我发现,这古墓的位置不知道在多少年前,其实并不是银子沟最低处。在古人盖这个古墓的时候,这里应该还是比较干燥的地方。而且,地面上本来是有一条径流的,能够让多余的水被引到最低点。但是后来发生了意外,有人,在地面的溪流上建起了堤坝,导致水无法流向最低点而被引进古墓里,所以淹到这里。

    “那么,现在这里突然涨水,绝对是因为地面上下了大雨,水流就全部汇集到这里。”突然,我给我自己的推断吓了一跳。

    脑海里突然闪过那句诡异的传说——凶地风雨日,阎王杀人时!

    完蛋了完蛋了!银子沟下雨,银子沟不能下雨啊!

    想必想到这个传说的人不只我一个,一时之间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只有老头子和那个寸头还依旧淡定。

    “下雨……”老头子自言自语道,“有道理。”

    吴邪曾经和我说,这个世界上有好多东西不是我们能够预见的,好多东西不是我们能够猜到的。那么我觉得,我入这一行应该就是不可预见的一件事。

    但是与吴邪一同炸了那个加油站的时候,我就已经不能回头了,或许是更久之前。

    现在在这里遇上这伙红族人,这也是一件不可预见的事情。因为在吴邪的计划里,我这个人必须“消失”,不能让组织的人知道我是活着的,这样我做事才会方便一点。而吴邪在一开始就为我的死亡演了一出戏,那么我就更应该要好好的把戏演下去了。

    红族人以前还是不错的家族,家族的体系保持完整,但是后来红族也开始分崩离析,虽然对于老九门来说,红族是比较稳定的家族,但是这种分散也已经开始了几年了。吴邪的材料中说,这主要是因为红族人被划分为两派了,于是本来就没有什么正宗的亲戚关系的红族人才被分开。

    这一分散,红族的实力也肯定会有所下降,刚刚老头子一直依赖那张前辈的地图就可以说明这个问题,他们失去了一些自我行动自我判断的能力。不过也可能是因为红族人只注意身手。因为二月红的身手就很好,那么这武艺肯定会流传下来的。

    而且刚刚那些,也有可能是老头子故意装给我看的。为了万无一失,我必须要全面考虑每一种可能。

    反正说来说去最后我一定不能暴露我自己的身份。

    幸好吴邪有先见之明,已经帮我想好了一个紧急身份,他说,一旦我被人发现,可以先使用这个身份。

    按照组织爪牙的无处不在来看,在场的红族人里一定有组织的间谍——即使没有我也要当成有!只是不知道这个间谍会不会认识我,但是我肯定是希望他不认识的!

    不过想必我这个新身份会让你们咋舌,这个人在以前的故事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但是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我们现在怎么办,只能一直在这里待着了吗?”寸头显然有点急了,不管是谁,在这泥水里泡着都不会舒服的。

    “暂时也只能这样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如果等下水会退,那我们就从塞石进墓,如果水一直不退,我们就先退出去。”老头子说。

    “那至少也要等三四十分钟了吧,我们年轻人这么等等没什么问题,不过你老这身子可就难免出问题啦!”我故意装作瞧不起地说。

    听了我的话,寸头马上就有点不爽,作势就想教训我,却被老头子拦住了。

    老头子说:“不劳你费心了,你顾好你的伤口就行了。鬼知道这水有没有带着什么病毒。”

    呵呵,忘了自己还受伤的这一碴。

    “这小哥,你也该谈谈你的来历了吧。”老头子说。

    这回是不能装晕了,我只能按吴邪给我的身份来。不过编个这么大的谎言,也实在是难的。

    不过,就在我酝酿完要开始讲的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事。

    “啊!”寸头在前面大喊了一声,声音在这墓道里尤其洪亮,所有人都被吓到了。

    当我恍过神来,眼前的寸头已经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扯进水里了,水面迅速地泛起一阵水花。

    水里有东西!脑袋里这个想法爆炸般涌现。

    老头子最先反应过来,迅速喊到:“所有人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