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2014-03-03 15:59更新,共5492字)
    听到小哥的声音,我原本紧张到极点的神经立刻放松了下来。他感觉到我不再挣扎,就把手上的力道减轻了许多。心脏跳动的频率随着我的呼吸,渐渐慢了下来,小哥用武松打虎的姿势把我按在地上,他的身体就在我上方不到一拳的位置,但我却听不到任何呼吸声,我也尽量减少自己的呼吸次数,避免自己给小哥增加负担。

    可是那个把我带到这里的东西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从黑暗中跳出来,与小哥大战三百回合,然后被小哥打得落花流水,而是像之前一样无声无息地,在黑暗中消失了。

    小哥可能也意识到那个东西已经离开,放开按着我的手,然后“啪!”地一声打亮了手电,接着萧子矜和胖子就从一旁的黑暗处走了出来,三人问我怎么回事,我一开口才发现我居然还不能说话,只得呜呜两声表示我不能开口。

    胖子把我从上到下打量一番,看到我没少胳膊没缺腿,咂咂嘴道:“刚才是什么东西?处于发情期的母青魃?”小哥在萧子矜开口前,道:“是一只魅,没想到这里会有这种东西,我们得想办法把它解决掉,不然我们恐怕走不出这尸阵。”

    萧子矜听到这脸色一变,忙抓着我的手,把我的袖子褪到肘部,我低头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我的手臂上竟然印着一个漆黑的手印!而且手印周围的皮肤好像鼓了起来,上面布满了青黑色的小斑点,使这只漆黑的手印看起来像凹进了我的皮肤一样,看起来格外瘆人。小哥看到这只手印脸色也变了,从萧子矜手中抢过我的手臂,面色凝重地道:“好像是尸毒。”

    听了这句话,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我二叔常年接触这种东西,耳濡目染之下,我当然懂得中了尸毒的人到最后基本都会全身溃烂而亡,我不是特别怕死的人,但这种死法我表示实在很难接受。

    胖子盯着我的手臂看了一晌,然后拔出一把匕首对萧子矜道:“趁尸毒还没有扩散,把小若的手臂割下来,或许还有救!”我连忙拼命摇头表示切掉我的手臂不如直接切掉我的头给我个痛快好了!萧子矜的话一下救了我的命:“别忙,程若手上的尸毒好像停止扩散了。”然后他指着手印周围那些突起的地方,对胖子道:“八爷你看,这些斑点比刚才淡了许多。”胖子歪着头看了半天,还是没打消废我一条胳膊的念头,道:“我怎么看不出来?”

    萧子矜还想解释,这时,小哥却突然提起了他把古式长刀,我的后背一凉道,坏了,我这条手臂保不住了!萧子矜和胖子的脸色都变了,忙起身准备拦住小哥,小哥脸上露出不耐的表情,用手指在刀上抹了一下,他的手指一下就被锋利的刀刃割出了一条小口,萧子矜这时出手拦住了胖子,小哥面无表情地看了萧子矜一眼,走到我面前,把那根受伤的手指按在了那个黑色的手印上。顿时我手臂上本来已经毫无知觉的地方,感到了一丝温热。然后,小哥便头也不抬地对我们道:“的确,不知为什么,尸毒确实停止扩散了,反而有消褪的趋势。”接着小哥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收起他那柄古式长刀。

    听了小哥这个专业医生的鉴定,我们三个人为各自的原因都长舒了一口气,胖子不知骂了句什么,收起匕首,往一旁晃悠过去,看样子这家伙应该是准备到那边放尿。

    就地休息了一下,我喉咙的情况略微好了一些,已经能够非常嘶哑地说话,看来小哥和萧子矜说得没错,我身上的尸毒开始消散了,萧子矜给我做了一个全身的检查,看看我身体上还有没有其他部位有受伤或者中毒的情况,幸运的是,萧子矜没有在我身上发现第二个那种瘆人的黑色手印,身体除了几处不严重的旧伤也无大碍。只是我一直没弄明白小哥那个奇怪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突然,那边传来胖子一声大叫:“我靠,这是什么玩意!”小哥脸色一寒,便提了长刀冲了过去,我和萧子矜微微一愣也忙向胖子那边跑,我很吃惊胖子放尿时居然遇袭了!没有想象中的人尸大战,胖子和小哥愣愣地看着地上的一具尸体样的东西,我很没出息地咽了一口口水,和萧子矜走了过去,地上侧卧着一具双手手臂断裂的女尸,她背对着我,手臂以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势扭到了背后,恐怕就算是瑜珈高手也很难完成这个动作。看这衣着这女尸应该是这尸阵中的一员,不过我很奇怪这女尸怎么会从上面掉下来,不过,我很快就明白了,我和萧子矜走到那具女尸旁边的时候,一股凉意瞬间蔓延到我的全身,只见那女尸小腹处探出一只已经变成干尸的青魃,那只青魃只探出了半个身子,并没有完全尸化,也就是说,这只青魃的“制造”,因为某种原因失败了。而那时,这具女尸恐怕还活着,由于忍受不了腹中胎儿尸变时带来的恐惧和痛苦,扭断了自己的手臂,从上面掉了了下来,而看之前那些青魃的规模,这样的惨剧至少曾在这里发生过上千次,甚至更多!我们当时都沉默了,古代统治者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如此残忍得对待这些生命,我深深从灵魂对这些生命感到悲哀…

    胖子大发善心说要把这具女尸火化,帮她早日脱离尘世苦海,生天回归到西天极乐世界云云,说完竟一边从背包里掏液体燃料,一边摇头晃脑地念起了往生咒,小哥从胖子旁边飘过,丢下一句:“想死就点。”胖子当时几乎被自己的往生咒下半句给噎死。小哥的态度让胖子很不爽,不过胖子是识大体的人,马上把液体燃料收了回去,嘴里念念叨叨道:“女施主,不是老衲不超度你,而是这痨病鬼不肯,你要是想报仇就投胎做他女儿吧…”

    萧子矜看了看四周对我们道:“我好像听到一些动静,刚才那只魅不好对付,我们最好小心点。”胖子背好背包含糊应了一声,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哥这时在那边好像有了什么发现,招呼我们三个人过去,胖子一边走,一边不住地回头看地上的那具女尸,嘴里一边念念叨叨的,我心道胖子这货该不会看上那具女尸了吧?胖子这时也注意到我在看他,就没再回头。

    小哥离我们不过十几步的距离,在远处看萧子矜和小哥的手电正照在一个红色柱子一样的东西上,他们离那根“柱子”还有一段距离。这根柱子大概两米来长,和那些女尸一样吊在黑色的石梁上。

    我很奇怪这尸阵里面怎么会莫名其妙得出现一根柱子,难道这根柱子就是小哥口中所谓的“阵眼”?不过走到萧子矜他们旁边我就发现我错了,那根本不是什么柱子,而是一具穿着红色华服的女尸!令我极为惊奇的就是这女尸的长度,或者说她活着的时候的身高,她大概有两米五的身高,换算成现代人的身高观念就是比小巨人姚明还要高上大半头,简直就是一只古代阿凡达!

    而她身上的红底镶金的华服和其头部的金质凤冠,以及其身上大量的金玉首饰,都显示出她生前的地位不同与其他女尸,甚至从某种方面来说,这尸阵里面的上千具尸体,有可能都是这具华服女尸的殉葬品!胖子那双贼眼显然看到了这具华服女尸身上的首饰和那尊极其吸引人眼球的奢华凤冠,径直朝那具女尸走了过去。

    金质凤冠看起来极重,那华服女尸的头都被压得垂了下来,使我们看不到这只“超级古代阿凡达”的真容。不过,不知怎么,这具女尸给我很不舒服的感觉,我正想上去叫住胖子,却被萧子矜拦住了,萧子矜关掉了手电,指了指胖子对我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只见胖子走到那具华服女尸附近就停了下来,嘴动了一下,不知说了什么,可能是声音太小我没听见,也可能是胖子根本没发出声音。胖子围着那具华服女尸转了一圈,好像被无形的墙困在了那具华服女尸附近,我心道糟糕,胖子可能中招了!接着,胖子的动作几乎超越了人类的极限,只见胖子后倾将近四十五度靠着根本不存在的墙坐了下来!看着几乎惊叫出声,胖子进入的幻境也太高级了些,竟然能引导胖子的身体潜意识做出平时一般人根本无法完成的高难度动作!胖子刚坐下就不甘心地爬了起来,又把那堵无形的墙壁来回摸索了一遍,我有幸又欣赏了一遍胖子的一串高难度动作表演。

    胖子摸索一阵没发现什么,就满脸失望得坐了下来,丝毫没有注意离他仅一步之遥的华服女尸,可能在胖子的幻境中,根本没有这具华服女尸,不然依胖子的性格,哪怕下一分钟这墓就塌了,胖子也会拼死把逃生的时间中挤出一半,从这具华服女尸身上搞点明器下来。然后,胖子取下了背后的背包,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掏出来,那只背包里的东西很多,我记得里面应该有食物、水、绳子、弹匣、液体燃料、无烟炉和少许炸药。这时,胖子从里面掏出一件让我意想不到的东西,是那支我留下来准备当匕首的黑色箭矢,胖子脸上随即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显然,他也没想到背包里会出现这么个东西,这时,我心头一凛,我好像隐隐猜到了这里面的连系…

    胖子随手便把那支黑色箭矢丢在一旁,然后把目光集中在剩余的少量炸药和几根雷管上,我心里咯噔一声,心道胖子难不成准备要动用炸药把那根本不存在的墙炸开!胖子这也太果断了!如果胖子这样做,他自己肯定会最先被炸死!

    萧子矜怕我会冲上去,轻轻按住了我的肩膀,并示意我先不要轻举妄动。还好,胖子摆弄了一会可能觉得不妥,又把炸药放了回去,我着实松了一口气。

    不知什么时候,那具华服女尸头上出现了一只白色的东西!那只白色的东西趴在那华服女尸下垂的头上,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下面的胖子。那只白色的东西藏在胖子手电刚好照不到的地方,我只能隐约看到一个轮廓,但我知道那只白色的东西就是那只被我打伤的白魃!我心道,果然!我猜得没错!这次一定要把这鬼东西弄死!那只白魃上次在我手中吃了大亏变得谨慎了许多,没有像上次那样直接从上面跳下来,它无声无息地趴在上面观望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地缓缓从上面倒吊着爬了下来,它的目标正是那支被胖子丢在一旁的黑色箭矢!

    那只白魃见眼前这个胖子呆头呆脑的,就放下了戒心,从华服女尸身上跳到了地上,就在这时,本来发呆的胖子突然暴起,扬起匕首,大喝一声就朝那只白魃扑去,那只白魃反身就往那具华服女尸身上跳去,胖子扑到一半,突然脸色大变,靠了一声,身体就以一个很奇怪的姿势扭到一旁,接着,黑暗中寒光一闪,一把古式长刀从黑暗中飞刺而出,而后几乎贴着胖子的肥躯,直逼那只白魃而去,我才发现刚才和我在一起的小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失去了踪影。

    但本来小哥这必中的一掷,因为胖子从中插了一杠,使那只白魃刚好躲过这致命的一刀,并顺势抓着那具齐长的华服女尸,飞快地窜上了我们头顶的石梁,小哥那柄长刀刺了个空,噌的一声插在了地上,胖子化作滚地葫芦摔了个四脚朝天。

    小哥紧接着从黑暗中飞掠而出,看也不看地上的胖子,也不管那柄长刀,抓着身旁的一具女尸,两三下便翻到了石梁上面,萧子矜见状也冲了上去,我心急如焚,心道这鬼东西是个麻烦,要是不把它解决掉恐怕我们下次就得全栽在它手里。

    头顶的石梁全是小哥的脚步声,不时有大量的灰尘从上面掉下来,落了胖子一头一脸,胖子可能扭到腰,躺在地上便把小哥全家女性成员问候了一遍。

    萧子矜看了看胖子的伤势,可能真是扭到了腰,便让胖子不要动,然后便双手抓住旁边的一具女尸,肩膀一沉,便后翻用双腿夹住了那具女尸的脖子,再双腿和腰部一起用力,以一个标准的仰卧起坐的动作翻到了石梁的上方,动作飞快,甚至很有观赏性,如行云流水一般,比小哥还快上几分。

    刚才还瘫再地上的胖子见萧子矜上去了,一个肥猪打挺从地上爬了起来,我顿时愣了,胖子这是唱得哪一出,胖子冲我贱贱地笑了两声,便准备往那具华服女尸身上爬,胖子的目标是那女尸头上的凤冠!我忙出言阻止胖子道:“这具女尸给我的感觉很不好,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胖子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一边往上爬,一边对我道:“又不是泡妹子,什么感觉好不好的,去去去!别挡你胖爷发财!”说着先用一招狗熊掏蜂窝把那具女尸的凤冠小心翼翼地摘了下来,然后直接扣在自己头上,又准备去取那女尸身上的首饰,胖子此时就几乎和那具女尸脸对脸了,突然,胖子大叫一声:“我靠,这东西怎么有两张脸!”然后胖子念了句阿弥陀佛,就连忙从那女尸身上滑了下来,我在下面接了胖子一下,把他拉离那具华服女尸。

    胖子头戴凤冠,不知是被吓得惊魂未定还是这凤冠太重,胖子下来一个踉跄,差点把我给带倒,不过,虽然凤冠被摘,这具华服女尸也丝毫没有要暴走的迹象,仍然一动不动地挂在那里,胖子一边喘气一边道:“他娘的,吓死老子了!你胖爷我倒了这么多年的斗,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邪门的东西,简直是作孽!”

    “要是这女尸尸变了,我就被你给害死了!”我没好气地对胖子道,这家伙一看到明器就什么都不顾了。谁知胖子理直气壮地道:“你胖爷我都救你那么多次了,害你一次算什么?不要这么小气嘛!来来来,帮你胖爷掌掌眼,看看这玩意值钱不?”说着就去摘他头上的凤冠,没想到这凤冠和胖子的头型还挺般配,胖子一下没拿下来,不由骂道:“这玩意套得还挺紧,可惜了,要是个王冠老子就戴着出去了。”

    胖子又用力扯了两下竟然还没扯下来,胖子和我对视一眼感到事情不妙,于是更加使劲地去扯头上的凤冠,不过,胖子的头皮都快被他自己扯下来了,那凤冠却像在胖子头上生根一样,丝毫没有下来的意思,我赶紧阻止胖子自残的行为,对他道:“别急,先让我看看是怎么回事。”胖子却叫道:“他娘的!你懂个屁!这凤冠里有东西!”我听了一惊,什么?有东西!接着我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一幕,只见胖子的耳朵里和鼻孔里,嘴里,包括凤冠的缝隙里瞬间冒出了大量黑色的头发一样的东西,并且在不断快速得生长,胖子的大叫一声便抱着头躺在地上打滚,不过他的叫声很快就因为嗓子里填满了这样头发一样的东西而发不出声音,我忙扑上去想帮他把头上的凤冠扯下来,没想到胖子的力气很大,一下就把我推倒在地上,然后疯狂地用双手击打自己的头部,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他脑袋里面去了。

    这时,从上面跳下来一个人影,看到胖子的情况叫道:“糟了!”我这才看到那华服女尸的身上竟然也长了一层黑毛!要尸变了!那人没理会地上的胖子,径直从背包里掏出一瓶液体燃料,然后一股脑泼在了那华服女尸身上,接着抬手便是一枪,女尸身上很快燃起了熊熊大火,女尸身上的无价华服和奇长的头发瞬间便化作了灰烬,衣服上面的金属玉质饰品叮叮噹噹落了一地,而这具女尸的真面目也展现在我眼前,一股凉意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我当时惊呆了,喃喃道:“这,还是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