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帖子之后的故事
(2014-08-18 10:08更新,共3069字)
    “组织?”我问道。

    “这个帖子就是给组织的人看的。”暮说道。

    “怎么说?”我又问。

    “准确来说,我是为了让组织上的人看看我们的伪装方式。”暮继续道,“领队说过,我们要把野兽说成是野狼,我们自然也要编一个有根据的理由,我看我们在山上被狼群三次袭击就可以证明了。”暮解释道。

    我心说原来你就是干这个事情的。

    “原来还有这样的作用,那前半个故事是怎么回事?”我打破沙锅问到底。

    “至于这个故事,是我两年前来凉灯的时候的事情了。”她说,接下来暮便把两年前她在凉灯的经历告诉了我和许可心。

    “当时和我一起来的两个人是我们在村里认识的,因为我们都比较喜欢探险吧!所以我们才会一起上山,男A名叫刘季,男B叫石豪。”

    我心说男B的名字果然和他的人一样“豪放”。

    “我们就是冲着野兽去的,一起到了山上,但是只有我一个是活在回来的。”

    我把故事简要的部分摘取下来。

    “村里人已经他们都已经在寻找刘季,只是发现了刘季的电子表在黑暗中发出幽暗的光。

    ‘应该在往里面找找吧!’石豪说。

    跟着的几个村里人有些不愿意干了,那个说话沙哑的男人说:‘这真不能再往里面去了,现在大晚上的,来着鸟不拉屎的地方,碰上个野兽什么的我们都得没命。’

    石豪又想骂起来,这时那个说湖南话的人便说:‘得得!我们先在四周找找,毕竟电子表在这里,可能就是在这附近。先找找四周,要是没找到我们再上去。’

    四周没什么东西,略微有几块裸露在地表之上的颜色,被手电的光亮一照,反射出昏暗的光线。

    那年轻人着急的跑向一边的岩石,好像发现了什么。他们为围了过去,就听见那年轻人说:‘看,这块岩石上有血。’

    这些人纷纷看去,在突起与地面的不大的岩石上,的确有一片血迹,而且血还不少。

    ‘会不会是刘季摔在这块岩石上留下的?’石豪问。

    ‘应该不会吧!谁摔在这里会流那么多血。’年轻人道。

    这几个人心里估计都有种不好的预感。年轻人眼尖,看见岩石上的血迹延伸到了旁边的密林里,几个人面面相觑,跟着血迹走进密林。

    走了一会儿,就听见那沙哑的声音:‘流那么多血,还怎么活得成。’

    ‘你能说点吉利的吗?’石豪虽然没有破口大骂,但还是有些生气。

    又走了一会儿,众人发现血迹到了一片开阔的地带就已经消失了;血迹在地面上突然中断,没有任何预兆。

    ‘现在怎么办?’年轻人问。

    ‘还是先在四周找找吧!’一声湖南话。

    又是在四周一顿找,还是一无所获;到头来还是这年轻人眼睛尖;他发现地面上的沙土有被整理过的痕迹,他把拨开沙土,不明显的红色又显现了出来。

    ‘有人把地上的血迹给隐藏了起来,估计这里也就只有走丢的那个人了,他把自己的血迹给隐藏起来干什么?’年轻人问。

    ‘我看他没有那么傻。’石豪说。

    ‘我倒是想起了什么,有些野兽可以在很远的地方就闻到血腥的味道;走丢的那个人是不是为了避免被野兽发现自己,所以才这样做的。’沙哑的声音。

    ‘不怎么可能,这样只是看不见而已,如果是一些野兽的话,闻还是闻得到的;况且这些野兽是根据流血的动物的血液在空气中发散的气味辨别流血的动物的方向的。’暮道。

    ‘算了,先别讲这些了,跟着血迹走就知道了。’湖南话。

    年轻人找了一根末端还带着树叶的树枝,以便于拨开地上的沙土,看清地上的血迹,但是这样倒是很麻烦,也很费时间。

    又跟着血迹走了些时间,地上慢慢又显现出来了一些拖拉的痕迹。

    ‘你们说刘季是不是在爬着走路,要不这地上是怎么回事?’石豪问。

    ‘别乱猜了,要是爬只是这么短的时间能爬那么长的路?而且为什么爬着还要把血迹给隐藏着。’说话沙哑的男人道。

    血迹延伸了很长的路,这些人不知道,血迹正慢慢向者树木更为茂密的山上延伸;他们已经离搜寻的队伍有些距离了。

    而且根据情况判断,流了这么多血的人,能活得下来就是个奇迹。

    但是这群人还是‘心照不宣’的样子继续寻找,这就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吧!

    果然他们找到了刘季,但是已经是一具尸体,腰部被撕扯得让身体断成了两截;脖子上四个吓人的血孔让人不寒而栗;脸上惊魂未定的表情还没消散。

    在场的人已经是不知所措,看着地上的尸体不知道该怎么办。

    ‘妈的!谁干的,到底他妈的是谁干的!’石豪大骂道,他的声音在密林里回荡,久久不散。

    暮当时已经被吓得身体瘫软,差点直接倒在地上;她惊恐地大叫起来。”

    我估计暮这样跟男人差不多的性格就是从这时候锻炼出来的吧!当时被狼围攻的时候,我看见许可心已经是惊魂未定,但暮却还是很淡定地为我解释。

    在发现杜书蕊的尸体的时候,暮也没太大的反应;原来她早就看过这样恶心又残忍的场面。

    “‘对不起了。’一声湖南话,‘这明显是野兽干的。’

    石豪一惊,结巴地问道:‘你说的野兽不是虎豹豺狼那些,是村里传说的野兽?’

    那说湖南话的人点了点头,然后又说:‘我估计这样的事情也只有野兽能干得出来了。’

    ‘又是他妈的野兽,老子才不信!’石豪大骂道。

    说湖南话的人耸了耸肩,然后又说:‘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先把尸体抬回村子里吧!我看你也不想让他剩下的尸体喂狼。’

    虽说是尸体,但是已经是血肉模糊;石豪抱起了两截尸体,身上已经沾满了有些发黑的血液。

    下山路,浓重的血腥味让这些人喘不过来其气,也正是这血腥味,吸引过来了一些东西。

    没走多久,四周便出现了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声狼的轻嗥让在场的人愣在了原地。

    ‘他奶奶的!我们被狼给打围了!’一声可以让大地裂开的湖南声音。

    年轻人立刻点起火把,希望可以驱散四周的狼群。

    直到四周的声音消失,年轻人问:‘是不是没事了?’话音刚落,四周的黑影像是子弹一般,迅速扑在这些人身上,年轻人的火把倒是击退了几头狼,但是没一会儿就被扑上来的狼给盖灭了。

    拿着刘季的尸体的石豪已经被狼给围成团团围住,其他的狼也加入了这场搏斗。

    ‘把尸体丢掉!快!’说湖南话的人对着石豪大声吼道。

    可是,为时已晚,围住石豪的狼猛然发动袭击;顿时,十几头狼已经全部扑到了石豪身上;狼叫生夹杂着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狼群已经都围到了石豪那边;暮已经愣在那里许久,年轻人一把拉住暮,朝山下跑去。

    后边不断传来人的惨叫生,让人听了心脏不禁要停止。

    这几个人身上都有被狼咬的伤,但是都没有危险,可以说是石豪的命换来了这四个人的安全。

    暮只是被年轻人拉着下山,直到跑到那些寻找刘季的人的地方。

    湖南人给他们说明了情况,告诉他们有两个人已经死了;这些人便把这四个人送回村子里,到卫生所接受治疗。”

    几个小时的时间已经没了两条人命,暮看到了这些;听暮说她那段时间精神恍惚了很长一段,之后才慢慢好了起来。怪不得暮遇到什么事情都是这么淡定,原来,没有什么事情比两年前的那一天遇到的事情可以让他的心灵为之一颤了。

    “之后,政府的人员前来调查这些事情,派了一些人,携带些枪支,到他们所说的地方去查看;他们没有发现什么,连骨头都没有发现一根。

    之后,那个说湖南话的男人倒是谈到过刘季是这么被野兽杀死的。他说,估计是当时刘季在那块岩石上休息,被野兽给盯上,野兽突袭,一口就咬断了刘季的脖子;然后一路把刘季拖走,但是托到一半,野兽发现山下有人好像在找人,他便把血迹给隐藏起来,以免有人顺着血迹发现自己。

    那拖拉的痕迹也就是野兽拖着刘季行走留下的痕迹。至于为什么拖拉的痕迹到一半才有,那说湖南话的人解释说估计在前半段路上,野兽是用手抱着刘季走的,到后来为了省力才开始拖着刘季行走。但是因为那年轻人眼尖,他们还是找到了尸体,在石豪抱着尸体回去的路上,血腥味一路飘散,让山里的狼群闻见了,所以兽性大发,围攻了这群人。”

    这个解释倒是很完美的解释了这场悲剧,村里的人也都这样知道了野兽的厉害;野兽从先前略微带着神话一般的角色,变成了恐怖的现实。

    暮说完这些,还是一脸的不介意,我看我面前的这个女人真是跟平常人有着天大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