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2014-01-28 09:37更新,共2029字)
    这会儿已经是初夏了,不管是老街上的梧桐还是轶兰屋脊上的爬山虎,长势都十分旺盛。而如烟大概觉得这书吧全是绿色植物,看起来有些乏味,因而又不知从哪儿搬来了几盆鸢尾放在铺子门口的小黑板下。

    典雅的绿色和高贵的紫色相互辉映,倒十分好看。

    因为是午饭时间,所以店里的客人并不多。

    美嘉还是一如既往地先说一句:欢迎光临,才抬头看来人。

    “嗯?安澈你怎么和乔编一起过来了?”我还没来得及迈步,就听见美嘉出人意料地来了这么一句。

    “哈?”我惊讶。景骁固然和程安澈在身形和眉眼上有些神似,但是还不至于像到让人无法区分的地步,更何况,美嘉是非常熟悉安澈的。

    看来美嘉今天没有戴隐形眼镜。

    随着我们两个向柜台靠近,美嘉终于意识到自己方才说错了话,脸上微微红了一下。

    “刚才你们逆着光进来的,我还以为是小呆来了。”美嘉不好意思地笑了,她看了景骁一会儿,对我说,“不过,是有点像吧?”

    “是啊。”我轻笑,“这是景骁,是我负责的作者之一。”

    “你好。”听到我介绍他,景骁礼貌地问候了一句。

    “这,会不会太巧了点,你负责的两个作者居然长得一样?!”

    “哪有一样,别乱说话,景骁帅多了!”我夸张地笑了起来,“先来两杯摩卡。”

    “好的,你们先聊着。”

    “对了,小猫们怎么样了?”

    “好得很,已经大了不少,要看吗?”

    “不了,下次再来看吧。今天有正事要做呢。”我说完,和景骁找了个光线充足的角落坐了。

    “刚才说谁像谁?”咖啡上桌之后,景骁问我。

    “说你像这店里的一个客人。”我补充,“而且那客人还刚好是我负责的一个作者。”

    “嗯?哪个作者?”

    “《第二号甜品店》的作者。”我问,“你见过那篇文章吗?”

    “怎么可能没见过!”景骁说,“这个月火得很……哎?那文章是你负责的?”

    “恩。”

    “前途无量啊!”

    我不谦虚地点点头。

    “等等,那文章,作者是男的?!”

    “很不幸,是的。”

    “天啊,能写出这种文章的男人,那得有多……”

    “我一开始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不过这篇文章其实还有另一个作者,是个女生,负责细节润饰和描写的。”

    “哦……那倒可以理解了。”

    “而且,那个女生是这里的店长哦。”

    “刚才那个?!”

    “不是。”我说,“刚才那是老板的姐姐……老板本人要更漂亮一点。”

    “不过你这也太巧了吧?好不容易签下的两个作者都住你家附近。”

    我耸肩:“承蒙上天眷顾。”

    “酸……”

    “啊,说起来,你的《隐身人》贴的差不多了吧?”

    “恩,快完了。”

    “出实体书可能有些困难哦。”

    “我知道,没关系的。”

    我看着他被阳光照得看不清轮廓的脸,继续问他:“下一部小说有开始构想了吗?如果可以坚持写下去的话,也可能出名的。”

    “恩,在写了,还是侦探题材的。”景骁修长的手指拨弄着勺子,“要听听构思吗?”

    我笑着点头,说,“当然要了。”

    “有纸笔吗?”

    “唔,我看看。”我从包里翻了翻,然后拿出自己的记事本给他,“拿这个凑合一下吧。”

    景骁接过笔和本子,开始埋头写了起来。

    我一时无事可做,就顺手抽了本诗集来看。我不是文科出身,读书也不多,所以也只是随便翻翻,并不作多想。

    十来分钟后,景骁便停了笔,我起来坐到他身边,开始听他理大纲。

    景骁的声音略显低沉,和安澈那种清澈干净的声线有些区别,但也十分好听。他右手握着笔,随着手指的动作,笔尖在纸上划出一些简明扼要的符号。

    随着讲解的深入,我也跟着主线的思路慢慢思考了起来,期间,也会就自己的看法提出些疑问。

    等我们讨论完,时间已过去了许久,而那张原本干净整洁的纸上,也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东西。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好长时间啊。”

    “是好久了。”景骁的脸上永远带着些许笑意,“今天收获很多。有你当编辑,真的太好了。”

    “让我这种人当编辑……是最糟糕的吧?”

    “别太……妄自菲薄。”景骁伸手弹了一下我的额头,“整个编辑部,不会有人比你更好的了。”

    “因为我看推理小说?”

    “不止因为这个。我猜你……应该是学理工科的吧?”

    “怎么被你看出来的?”我似乎只告诉过他我不是学编辑和文学的,但是并没有告诉过他我的正经专业。

    “怎么样都看得出来吧?”景骁一口喝完了已经冷透的咖啡。

    “那所以,我学理工科的怎么了?”

    “思维方式和我不太一样,所以可以互补。”

    “哦!”我装作恍然大悟般地吼了一嗓子,然后伸手招来了美嘉,“亲爱的,再来两份草莓蛋糕。”

    16、月寒江风(1)

    从轶兰离开之后的一周内,我和景骁又通过QQ讨论了几次他新文章的诡计,也算是有所收获。

    暂且不提。

    六月上旬悄悄过去,那天下了班才要回家,就感觉到深埋在手提包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我翻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非常忧伤地望了望天,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么?

    “什么事?”叹气。

    “姐,老头子要杀了我,你先收留我几天”

    “……”

    “姐,算我求你了……”

    “他早就把我赶出来了,我哪还敢再让你叫我一声姐?”

    “我说大姐,明明是你自己要离家出走,可别赖我头上。”

    “说得好听,你要还认我这个姐,怎么会一整年都不来联系我?”

    “喂喂,别这么绝情啦。看在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的份上,你就救我一次吧……”

    “你现在在哪?”

    “家门口。”

    来电话的是我的亲弟弟,名叫乔江风,算算日子,大约刚考完了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