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今晚的月色真美
(2017-06-30 22:46更新,共3347字)
    实际上宿命已定,只不过我们不信。

    等待林楚楚洗漱的这段时间内,我翻开手机随意的刷着知乎日报。这时“叮叮”两声,一条短信映入眼帘。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短信的前大半段话在我看来如同废话,不值一提。唯独最后两句:叶木柠我错了,能不能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想和你重新来过。

    在原本已经平静的心里划起涟漪,令人滋味复杂。

    我不怪你喜新厌旧,反复无常;只怨自己年少无知,不懂情爱。

    又或许我根本就不喜欢你。

    “木柠,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

    “乱花渐欲迷人眼,因为乌镇太美,迷失了我的双眼。”我听见自己这样回答。

    林楚楚看了我一眼,拿起放在编织筐上的MiuMiu,靠近鼻尖嗅了嗅:“我不能左右你的思想,也不阻止不了你的行动。只是提醒你,有些事有一就有二三。”

    我低头看着地板上的纹路,瓮声回答:“道理我都懂,可是我还是很难过。明明说分手的是他,结果说和好的也是他。他到底想怎么样?”

    林楚楚停止手中的动作看向我:“你不用在意他想怎样,你该在意你自己的想法。你究竟是想彻底结束,还是更想和好。”

    “我,我不知道。”

    “那你能原谅他劈腿这件事吗?”

    几乎是下意识,未等林楚楚说完,内心深处就有一个声音坚决的回答,不能。我抬头看着楚楚摇了摇头,再不说话。

    “你看,答案很明显。木柠,相信我。干净利落的结束对两个人都好。”

    可是即使明白这样的结局对谁都好,却仍不心死的问一句:楚楚,如果他也知道答案,那他为什么还要找我和好?

    “没有这么多为什么。”林楚楚认真挑选着脚下与着装相搭配的鞋子,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非得说个理由,大概就是你分手后依旧过得快乐洒脱,不像其她女生一样回头苦苦哀求前任早日和好。”

    “这也算理由吗?”

    “是呀,男生的不甘心并不比女生少。”林楚楚穿好鞋子,妖娆的靠着房门上冲着我笑:“不过木柠,你反应还是这么迟钝,面前这么一个绝品好物竟然都不注意。”

    “哎?什么意思?”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是说,假设你以后要找男朋友,为什么不考虑金辰?”

    “啊啊啊?谁?金辰?”

    “是呀。”林楚楚笑的越来越放肆:“复旦的高材生,长得高又帅。而且专业还是医学,你妈妈不是一直想让你报医学?你要是和金辰在一起,不会的知识点直接让他帮你补习。”

    “我,我觉得这样不好吧。”

    林楚楚笑眼盈盈的推开门:“没有不好呀,我觉得你很适合金辰,而且……”门外忽然出现的人影着实将林楚楚吓了一跳,待她看清了来人,只见林楚楚的笑意更加深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我默默看了一眼站在眼前的金辰,非常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害羞,只是我的脸红的像风中的猪头。

    真是太尴尬,谁会想到我和林楚楚之间的对话竟然被门外的金辰听的一清二楚。虽然据金辰他自己所言,他只是过来蹭WiFi。但是你坐在秋千上不能蹭吗?非得跑到房间门口?还有我要给这家酒店一个大大的差评,隔音效果这么差!还好意思说自己酒店的部件全部都是欧洲搬运过来组装而成!想到这,我忍不住冲着我面前盘子上的西湖醋鱼狠狠地戳了又戳。

    “哟,我们的叶木柠小美女这是怎么了?菜是不是不合您的胃口?”萧泽懒散的靠在椅子上,嬉皮笑脸道:“服务员,麻烦你把菜单上来,让我再挑几个。”

    “等等。”金辰接过服务员手中的菜单,仔细的看了看,微笑道:“麻烦您给我来份,杨枝甘露和果盘小拼。”

    “这能吃饱?”萧泽面对金辰的点单十分诧异。

    “她不饿。” 金辰端起面前的果汁,抿了一口笑:“就是有些烦躁,需要降降火。”

    “哟哟哟,你是叶木柠小美女肚子里的蛔虫吗?这你都能知道?”萧泽很不屑,转过头笑嘻嘻对我问道:“呀,叶木柠小美女,你别理金辰。你还想吃什么?”

    我抬头看了看萧泽,又偷偷地看了眼金辰:“萧泽,谢谢你啦。那个,我不饿你就别点了。”

    “啧啧啧。”萧泽嫌弃的瞅了眼一脸面瘫的金辰,恢复之前懒散的坐姿哀怨道:“这么快就定好了目标,下次出来我又是孤家寡人一个,真是没意思。”

    “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金辰夹起一块色泽红润的东坡肉放到萧泽的面前无奈道:“赶快吃你的饭。”

    “呜呜呜,小辰辰你好狠心竟然抛下我。”只见萧泽又要进行新一轮的表演。

    “别闹。”一旁的林楚楚实在忍无可忍一把抓住萧泽,按回原位:“你怎么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这么多戏。太调皮了。”

    萧泽“嘿嘿”两声,再不说话,脸上也透露着少有的害羞之色。

    而坐在我的位置更加可以察觉,一脸害羞的萧泽将他的座位往林楚楚的身旁挪了挪,离她更近了。

    我抿嘴笑了笑,低头吃饭。

    总有一个人会是另一个人的软肋。

    西塘很大,其实也很小。

    我慢悠悠的跟在金辰的身后,欣赏两岸景色。

    金辰找了一条游客稍微稀少的笑道,停下来问我:“听说,你不喜欢医学这个专业?”

    我老实的点点头。

    “我可以理解,医学的确很枯燥乏味。”金辰笑了笑又忍不住问:“那你有考虑报什么专业吗?”

    我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喜欢传媒,文学这两类专业;又喜欢海边城市,所以比较心仪厦门大学和中山大学。”

    “离家这么远?”金辰有些诧异随后又笑道:“楚楚说你不恋家,看来不假。”

    “嗯?”

    “没什么,本来是想问问你愿不愿意报复旦,当我的小学妹。”

    “这个……”我有些为难的看着他,其实我也想报复旦大学啊,可是我的分数应该不够吧。

    “你这算什么表情?”金辰伸出手戳了戳我的眉心笑道:“我只是随口说说,不用放在心上。毕竟总得去自己喜欢的专业,理想的大学,这才算完美。”

    “所以你是觉得你的大学生涯很完美咯。”

    金辰笑着背过了身:“今天之前都觉得很完美,可是现在却觉得十分遗憾。”

    听得云里雾里,等我反应过来才发觉金辰已经走远了。

    “喂,你等等我呀。”慌忙踩着布满青苔的小路,赶紧追了上去。

    听闻匆匆而来的脚步声,金辰心里不知怎么起了坏心,原本站定不动的姿势忽然转了身。只听见怀里“哎哟”一声,一个柔软娇小的身体扑进怀里被自己单手环住,清新的空气里掺杂了一丝从她身上传来的淡淡果香。正想多贪婪几分时光,却害怕被她发现自己的小心思,立马扮起长者的模样训斥道:“叶木柠,你跑这么急摔倒怎么办?以后不要这么火急火燎的。”

    突如其来的训斥让我有些懵,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好了,下次记得别这么急。”

    “哦。”

    金辰放开手,笑着反问:“这么急匆匆的跑过来是有什么事?”

    我小心翼翼的观望两侧,咽了咽口水低声道:“我不认识回酒店的路,而且我怕黑,不敢一个人走路。”

    “怕黑?你真的害怕?”

    我气鼓鼓的回应:“什么叫真的,我就是很怕黑!”

    金辰笑:“哎,你别气。我就是开个玩笑。”

    这种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好吗!我默默地在心里给了他无数白眼。

    “听闻西塘有家概念书店,我想去逛一逛,之后再送你回酒店可以吗?”

    明明你什么都已经决定好,却还要反过来问我。我嘟囔道:“我有权利说不吗?”

    “你不想去也没关系,那……”

    “别!”我立马打断他的话:“我去!我去!”

    金辰板着脸,冷冰冰道:“可别说是我强迫你的。”

    “不不不,怎么这样说呢。当然是我自己要去啦!”我合上双掌,一脸的虔诚:“我们快去书店吧!这样我们还能早些回酒店。”

    金辰冷漠的点点头,而就在转过身的刹那,嘴角却是压抑不住的笑意。今晚的月色真美,他这样想。

    我这是碰上什么冤家了,好想一锤子锤晕他啊!我长叹了一口气,撇撇嘴连忙紧追金辰的步伐,我可不要被丢在这偏僻的小道。

    “金辰。”我气喘吁吁道:“你能不能走慢点,今晚吃太撑了走不动了。”

    “你晚上不是没吃多少吗?”

    我冲他眨眨眼,委屈道:“可是我真的走不动了。”

    金辰若有所思的看着我,探究道:“要不我背你?”

    “别!我走得动,你走慢点就好了。”我朝他笑了笑,做无辜状。

    “叶木柠。”

    我没好气的回答:“干嘛?”

    对于我的态度急转大改变,金辰倒也不诧异。他问:“有没有什么书令你印象深刻。”

    “有啊。”我数着脚下的鹅软石答道:“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金辰听到这个答案突然来了兴趣:“知天命?”

    “唉?没听清。”

    “没事,只是自己想到了一件事。”

    我抬起头看见月亮虽被金辰的身体遮挡,可散发出的月光却将他衬托的更加柔和,令人容易迷失心智。

    金辰伸出手摸了摸小脑袋,笑:“《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有一句很出名的话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当你全心全意想要的时候,全宇宙都会一起来帮你。”

    刚要开口回答的刹那,忽然间回忆呼啸而过,好像前不久我还穿着校服端正的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起关于炼金术士的选修课内容。

    而现在,我却毕业了。

    金辰收回手淡淡道:“我送你回去吧。”

    “嗯。”

    我抬头再看了眼天空,发觉今晚的月色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