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鬼窟 第二十八章  终章
(2014-12-19 17:26更新,共2527字)
    虽然灭掉了蒋国军,却也死了这么多人,对于我们来说,还是蒋国军赢了。毕竟他只有一个人,确切的说,只是一具骷髅,而我们却有这么多人。

    德仁喇嘛和蒋国军同归于尽,我们每个人心里都不是滋味,特别是徐沐风,在他心里总觉得是自己害了德仁喇嘛。王子亚看了一眼坍塌的洞口,叹了口气道:“德仁喇嘛为我们换得了生机,我们不能让他老人家白死,我们还是尽快离开吧。”说完又对着德仁喇嘛消失的地方,淡淡的说:“大师我们不会忘记你的,一路走好。”

    王子亚刚说完这句话,小安子就哭了起来。我瞪了一眼王子亚,“你不说话能死?”

    王子亚见小安子又哭了起来,忍住没说话。徐沐风说:“我们尽快离开这里吧,”然后转过头向外走去,我们相互看看,跟着徐沐风走出了山洞。

    走了一天,总算下了山,到了当地一个小镇上,找地方给李新疗伤,由于李新的伤,耽搁的时间太长,已经发了炎。当地的医院条件有限,只帮我们做了些处理,给其他人包扎了伤口,然后我们就往回赶,第二天的下午三点钟,总算是回到了西安。我们直接把李新送进医院,安排住下之后,徐沐风说有事要离开。就先走了,临走的时候,给了我一张银行卡,说我们几个人的酬劳都在卡里,密码写在背面。我也没客气,接过银行卡,直接揣进了兜里。

    徐沐风离开后,只剩下王子亚和玉儿,我们把李新安排好以后。又给玉儿处理了伤口,然后和王子亚出了医院,随便找了个地方,吃了点东西,就去了人民医院,我父亲还在那边,这么长时间没见,也不知他老人家恢复的怎么样了。

    之后急匆匆的赶到医院,找到父亲住的病房,病床上却住着一位中年妇人。我以为走错了,看了病房号,确定没错。正好这时护士走进来给那位夫人换药,那位护士看见我们,便问有什么事吗?

    我说明来意,护士脸色有些微变,说那位老人已经不在了。我问发生了什么,护士说:“你们刚走没几天,老人就自杀了,尸体被一位姑娘领走了。具体的事情,你们可以找那位姑娘问问。”

    当听到护士说我父亲自杀的时候,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半天没说出话,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自杀,我千里迢迢从贺兰山把他找回来,他竟自杀了,这一切到底为什么?

    随后我耐着性子问了护士关于那位姑娘的特征,护士只说是一位长的很文静的姑娘,其他的就不再说了。我怨恨医院太草率,连那位姑娘的的具体情况都不知道,就把尸体交给了她,万一要是坏人怎么办?护士却说,“应该不会,因为那位姑娘说,是老人的儿媳妇,我们这才让她带走的。”

    王子亚说“诶,天涯我记得干爹就你一个儿子吧,而且你不是没结婚吗,又哪来的媳妇?”

    我白了他一眼,“你问我,我问谁去?”

    不过按照护士的说法,我想那个人应该就是阿秀,因为除了阿秀,没有人知道我父亲在医院,更不可能冒充是他的儿媳妇,想到这,我和王子亚走出医院,直奔阿秀的住处,现在或许只有阿秀知道我父亲自杀的真相了。

    赶到地方,正好碰到阿秀从外面买菜回来。看到我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一下就把我抱住了。“这段时间你都去哪了,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到好苦。”

    我被阿秀突然抱住,有些不适应,再加上王子亚正满脸不高兴的看着。干咳一声,“额,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快要喘不过气了。”

    阿秀尬尴一笑,松开了我。“对不起,看见你太激动了,你别介意。”

    我笑笑,表示没什么。之后说明来意,阿秀脸上的笑容转瞬即逝。看着我说:“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伯父,才出了这样的事。”

    我虽然心里很难过,但还没失去理智,耐着性子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我父亲好好地怎么会自杀呢?”

    阿秀低着头说:“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那天我去医院看伯父,刚进了医院,就听到医院里有人议论,有个病人自杀了。我心中一紧,赶忙走到伯父所在的病房,到地方才知道自杀者正是伯父。当时很难过,给你打电话又打不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医院的护士没照顾好伯父,详细问过才知道,伯父是凌晨三点多自杀的,那时候医院早已下班。病人都已休息,值班护士自然不会去病房。而且伯父的病房只有他一个人,也没人知道,直到第二天,护士换药的时候,才发现伯父自杀了。发生这样的事,谁都没想到,就连医院的医生都说,伯父自杀的前一天还很高兴,有说有笑的,怎么也没想到当晚就。我也在医院闹过,可他们院长说,这件事的主要责任还在家属身上,就算告到法院,他们也只承担过失责任。没办法我就把伯父从医院接了出来,你要怪就怪我好了。”

    我心里难过的要死,却也怪不得任何人,要怪也只能怪我。要是我能在医院陪着他,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我看着阿秀说:“这件事不怪你,你别自责,我不在你能替我做这么多的事,我已经很感激了,又怎么会怪你?”

    阿秀低着头,脸色有些不好,过了一会,她抬起头看着我说:“天涯我对不起你,我把伯父的尸体给弄丢了。”说着哭了起来。我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看着她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点。”

    阿秀哭着说:“那天我把伯父的尸体从医院接出来,送到了殡仪馆,本想等你回来在火化的,结果第二天殡仪馆的人就打来电话,说伯父的尸体不见了,我当时就慌了,到了殡仪馆,里面的工作人员说,当晚下班以后,他们就都走了,只剩下一个老头在里面值班。一直到第二天他们上班,却没看到值班的老头,有人去上卫生间,在里面发现了老头,结果已经死了,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后来报了警,警察来了,让法医做了鉴定,说老头死于过度惊吓。而伯父的尸体也就是在那一晚失踪的,工作人员调取了当晚的监控录像,发现伯父是自己走出去,奇怪的是,伯父出了殡仪馆,就没了踪影。殡仪馆的工作人员看了殡仪馆附近的所有监控,也没能找到,后来报了警,警察也没找到伯父失踪的线索。前几天我又去了公安局,还是没有任何线索,伯父就像人间蒸发了。伯父失踪的事,殡仪馆和公安局都在保密不让对外说,可现在也没有结果,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找,但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听了阿秀的话,我更加奇怪了。父亲既然自杀了,又是怎么从殡仪馆走出去的,难道说,他并没有死?

    《未完待续》本文中未解之谜,将在长生之谜一一揭晓。徐沐风的身世和小安子的真正身份,他和徐沐风有什么关系?整个徐家真的只剩下徐沐风一个人了吗,张天涯的终极身份,早已消失的神秘组织出现为了什么?长白山下的冰窟之中,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张天涯的父亲再现,将告诉张天涯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看主角如何变强,在尔虞我诈的惊险世界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