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人 戴维斯·大屠杀
(2014-02-07 13:21更新,共2524字)
    按现在的刮风程度,阿尔法他们应该留在原地吗?还是擅自走到哪里去了?万一走到我这里来了,我得给一个信号让他们不能靠近……

    ……迪,与其担心他们,不如先担心你自己吧……

    迪的耳朵里都灌上了雪,沙沙地在里面摩擦融化,风雪还呼呼地在头顶吹着,他的发根吹得起了冰渣。 他的四肢已经冻得麻木了,感觉四周的寒气渐渐在往内侵蚀他的热量,脑袋里嗡嗡作响,像有无数的蚂蚁在啃食,他明白要趁大脑没被冻僵到休眠之前想办法逃脱,不然就再也没有机会。

    迪你说得对,保持现在不要动,等到你发现逃生机会。不如我来给你个机会吧,请认真地观察你的前方……

    ……

    不过现在阿尔法的情况也不容乐观,让我们回到二十分钟以前……

    ……

    “师父的师父,路跑者是规定不能让人乘坐的,我今天是第一次坐到路跑者里来,好想知道它除了能像人一样走路还能干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屁孩你学礼貌了啊,不错不错。”阿尔法眉飞色舞:“不过我不喜欢就这样简简单单告诉别人,你先自己推理。”

    加菲跃跃欲试,他一向对这些科学产物很感兴趣,但身为人类阻碍了他研究各种高科技的产品,你知道,动物们发明出来的产品在官方上都只出售给动物。

    长腿大叔的球形舱内比加菲想象的要大许多,里面有个中心座椅,可旋转、可升降、可根据主人体型变形。实在是太大型生物,比如说长颈鹿之类的就要选择不同型号的路跑者了。环绕着这个舒适的座椅,四周都是排列整齐的各式按钮和各种摇杆,就连天花板都有一些不知名的机关。中心座椅的下方有四排细小连接的投影机,每一排负责一个空间维度,三排打开便能在舱中呈现三维的立体投影,正如一百多年前令世人大开眼界的日本引进德国来办初音未来演唱会的技术。最后一排负责的是粒子质感,放射出来会随着现实中的光线变幻而变化,看起来更加像是真实浮在空中的物体。而最前方就是视窗,能随时显示方位和外界温度湿度等等,能看到180度的外面。

    而更多的我就不多说了,下面由加菲来探索……

    “那先从左边部分开始,这里有一个摇杆,中心座椅离开得有点远,不应该是方向控制,上面……啊!”他大叫一声,震得阿尔法的耳朵发颤,它骂道:“别一惊一乍的好嘛!”“上面有一个雷达探测仪,这样应该就是,变形成潜艇之后的方向杆!”

    “不对!除了脑袋里第一冒出的想法,你能不能稍微再联系一下实际?”阿尔法瞥了他一眼,说:“要是所有的路跑者都能下海,那最难管理的海域不就更加乱套了!动物法律第一千二白一十一条明文规定所有陆地生物不能在海底工作,也就是说只能鱼上来,我们不能下去。”

    “呜……不能入海一点也不好玩,毁童年啊……”

    “真对不起让你失望了,不过这玩意你猜对了一半,它可以飞上天。”

    “这有什么,车辆都可以飞上天啊!”

    “看来你肯定不是普通人类,一般人是不能申请天上的轨道的,不然你以为地上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公路,为什么不用来植树造林?你一直都是在天上飞来飞去,所以才毫不关心平民百姓从早到晚堵车的痛苦。”

    “哼,我也知道的……”加菲撅起小嘴,够起身子按那个按钮:“那现在就让机器动一动,雪都没它的大腿了。”

    阿尔法重新舒服地躺好,机内的温度让它有种困意,按理说猫咪的充足睡眠应该在12个小时左右。它呐呐地念:“不飞也没关系,一会儿把腿伸长就行了……你不要给我弄坏了啊,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加菲兴高采烈地准备按下那个起飞的按钮,但刚刚拇指触碰到时,整个机器就一个震动,随后脱离了地面缓缓升起,他欣喜地叫到:“这按钮太灵敏了!我还没按呢它就飞起来了!”

    阿尔法眉头一皱,什么?

    这时突然传来一阵摇晃,它连忙爬起来旋转视窗,只是一下子,在它们的背后,在视窗里,出现了一个巨型的巨兽,灰白斑纹的毛发乱耸而立,像一根根慑人的利箭,它肌肉发达的胸膛紧贴视窗,机器发出了刺耳的挤压警告,脆弱不堪,那野兽张开血盆大口,血红的喉咙在深处震动,尖锐雪白的大牙在热气中森森伫立,正虎视眈眈,好像马上就要穿刺他们的心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加菲的尖叫被堵在舱内。

    阿尔法首先反应过来,迅速把视窗旋转回来。

    “跑!!!!”话音刚落,两颗瘆人的大牙毁灭性地穿了进来,整个路跑者被撕下一大片,警告声顿时失去了力量,沙哑地苟延残喘,像一堆废铁一样瘫下去……

    ……

    “跑!!!!”崔盖尔的大胡子在风中扬起杂乱的旋章,他没想到今天会这么倒霉,都怪该死的助理疏于职守。“真里斯!!!!快过来给我降船!!!!!”他惊恐着踢着那长期不用的生锈了的逃生船,船舱内到处都是凄厉的尖叫,还未冷却的鲜血布满了整条商船,令这一片的上空都是作呕的血腥味。

    好容易把铁链踢断了,救生艇带着铁屑渣掉入了冰冷的海里,崔盖尔不管三七二十一,急的探身就往下跳,咚的一声也跃入了海里,急忙狗刨过去够救生艇的边缘,途中还因为太紧张呛了几口水。

    大胡子噙了水变得沉重起来,令他的动作缓慢不少,这时身旁突然炸开了一片水花,吓得他脖子缩了进去,就像个大乌龟。

    那一片水花逐渐静了下来,周围也静了下来,刚才的混乱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崔盖尔鼓着大眼望来望去,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回过头,猛然看见满脸是血的一个头倒着盯着他。

    “啊!!”

    再仔细看去,这不是他朝夕相处的助理嘛!平时化妆品一天都要用半瓶的他的脸上如今皮开肉绽,惨不忍睹。此刻他平躺在救生艇上,是谁在悄无声息之中把他拖到这上面的呢?

    “真维斯!!!”

    “老,板……”他嘴里吐出的鲜血汩汩,又流进他的鼻孔里,崔盖尔拉起他的领子,听他嘴里在呢喃什么……“我叫,詹金斯……”说完,他的瞳孔突然放大,直盯着一个方向,再也不动了。

    崔盖尔感觉背后凉凉的,助理明显是看到了什么才那么吃惊,随后,他缓缓往背后看去……

    一双嗜血的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阴影把他牢牢圈在势力范围内,只剩冷风灌进他的脖子里,他已经成为它手下的待宰之羊。

    崔盖尔也看着它,做不出任何反应,湿湿的大胡子塔拉下来一动不动,失去了生气。

    巨大的手掌无声地从上落下……

    戴维斯海峡的冰逐渐在融化,冰块好像老头儿的秃顶上沾着的头皮屑,秃顶上还飘着两艘孤零零的船只,一艘大的商船,一艘小的救生船,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救生船漂泊的块区洋溢着鲜血,那些血承载着小船,随风飘去……

    ……

    在发生这场腥臭味的大屠杀同时,插着输氧管的地球的另外半边,同样有些人活得惊心动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