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人 山尖·雪湖
(2014-02-07 09:49更新,共2493字)
    加菲小小的身体趴在迪的背上,在刚才从高空中降落下来时,尖叫让他自己暂时忘记了在恰当的时间打开降落伞,以至于以太快的速度栽到雪里,崴了脚。

    阿尔法坐在充满电的长腿大叔里,把脚蹼打开到最大限度慢慢行走,很担心会不会因为加菲穿越宇宙的尖叫而雪崩,当然还有,会不会惊动村落里的某些已经灭绝了的怪物。

    “这个村落,好像没有东西在啊。”迪有些疑惑,他的周围全是被雪覆盖的破烂房屋,而且雪地上根本看不见任何脚印。

    阿尔法啐了一口,将长腿大叔作360旋转,边转边向周围吼:“想要诅咒我们就出来啊,畏畏缩缩算什么巫师?”而风声险些将它的声音埋没,估计十米开外的生物听不见它的声音。

    “这造势,暴风雪要来了吗?”迪的防风镜周围都是雪,他喃喃地说道。

    他们一直往里走,山越来越深,房屋却还是如此重复,即使有他们敏锐的洞察力,还是没发现任何有生物气息的东西,“大型生物探测器”在风雪下也很不稳定,嘀嘀嘀地闹着情绪。

    逐渐的,头顶上美丽的银河不见了,天色变得和灰尘的颜色一样,风暴越来越猛烈,可视范围已不足100平方米,迪的心越来越不安,可别还没找到任何避难的地方就被风雪掩埋了。

    突然,他在白白的飓风中看见了一个黑黑的影子在正前方,风像老旧电视机里的黑白条,将视野肆意拉扯,那个黑影也变得空洞模糊起来。

    “阿尔法!那里有一个山洞!”他向后面大喊。

    “你先过去探探!我会在这里等你!”

    迪擅自打开了阿尔法的视窗,把加菲抱了进去和阿尔法挤在一起,“小鬼,我告诉你,进入我的长腿大叔是要收费的,你要记着……”,小小的空间内,加菲觉得一阵暖意,下意识地抱住了软软的阿尔法,阿尔法一时噎住。

    迪没有了加菲这个重物在身上,步伐轻快起来,迅速奔向那隐约的黑影。

    越来越近,迪觉得距离没有那么远,但是却跑了很远,是雪太深的原因么?

    待迪终于靠近那个黑洞时,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一动都不敢动,这……不是山洞……

    那个黑影的顶部突然开出两道狭长的红光,一瞬间,光的底下割出一条和白雪一样的颜色:“嘿,旅人,你怎么有这个胆子在这里乱跑?”

    “你是?”迪努力保持镇定,它的气息好像不是人类,是兽。

    迪在等待它的回答,没想到在一秒之下,它竟然悄无声息地靠近了自己,这在这么深的雪之下,该是多么快的速度!

    猛地一股子浓重的皮毛味扑鼻而来,宽大而强魄的胸体一下子贴在了迪的面前,他们的距离早已脱离了安全。

    迪意识过来时两把爪子抓住了它的肩膀,就算隔着防风服,他也能感觉得到爪子的锋利与冰冷。这是,狮子?老虎?还是……雪豹……

    一双红红的凶猛的眼睛直瞪着迪:“别动,你已经入陷阱了。”

    “什么陷阱?”“上天送给你的陷阱。”

    迪听见了它冷冷的奸笑,随后只是半秒,面前的庞然大物不见了,剩的只是猛烈的风雪,拍打着迪稍微脱线的神经。

    别动……

    别动……

    别动……难道?

    迪往脚下看去,缓缓站直了身子,突然脚心传来一记柔软的塌陷,不好!

    ……

    加菲因为机内很暖和,也恢复了精神,便开始说话:“鱼迪哥哥会不会有事?都五分钟了,怎么还不回来?”

    阿尔法被加菲抱在怀里也挺舒服,但听见他的话语,却冷脸下来:“我知道你是在哪里打听到迪的原始身份,但是我警告你,你以后少在他面前提这个,鱼这个姓他早在出生的时候就丢弃了。即使你想显示自己的聪敏,但小迪迪不会喜欢的。永远!”

    加菲意外的没有反驳,良久之后,只是静静点了点头。

    “师父的师父,我有个疑惑。”

    “直说无妨。”

    “从村落穿过的时候,我注意到类似于寨门的牌子上的刻痕很轻……”“说明这块牌子更新不超过两年,但是……”阿尔法不自觉地就开始插话。

    加菲继续说:“这不能说明这个村子还有居民,万一发生过雪崩,或者其他自然灾害,两年之内它们就不能在这里住了……”“但是……”“但是,一路走来,这个村子并没有遭受过自然灾害……”“所以这里肯定近期内还有生物在活动,因为房屋的……”“门栏上,没有雪……”“为什么会没有雪……”“因为有脚在进出房屋的时候蹭在了门栏上!”

    阿尔法面色不改,虽然心里很是欢喜,它道:“很好,你的推理很自然,那你为什么没有和笨蛋迪说这个情况?”

    “我看你也没说,所以我就想着肯定还有什么原因,可惜我一直没观察出来。”

    “那现在你自己看看你的头顶上。”

    头顶上是一片白雪茫茫,加菲的额头冒出来几个问号:“白雪?”。

    阿尔法说:“对,就是这个该死的风暴,我刚才查了一下,从今天一大早开始,格陵兰这个地带出现三年一遇的暴风雪,一吹就是三天,对于三年一遇的暴风雪,这里存在的村民绝对有方法来躲避,而地面又没有脚印,说明……”

    “它们全都在屋内的地下!!”加菲叫了出来。

    阿尔法无奈地掏了掏快聋了的敏感耳朵:“在这里我们无法推断头顶上到底有没有山,更不能推断这里有没有山洞,如果把实话告诉迪,他会着急死的,估计头发都得燃起来了,至少先给他个希望。”

    ……

    希望……

    迪半边脑袋露在雪外,不敢出声,也不敢动,刚才那一塌,下面的雪已经承受不住他的体重了,他本想马上趴下去想减缓压强,但雪塌的速度比他动作的速度要快,所以他现在以45度插在雪地里,准确来说,是雪湖里。

    那只雪豹说得没错,这确实是一个上天的陷阱,这里竟是山的顶部,延伸到另一座山的中间,覆盖着被风吹过来的薄薄的细雪沙,看上去和地面差不多,但事实上里面的空气却含量很高,很容易塌陷与变形,而迪就在这蓬松的冰沙里,无法动弹,万一他一动,就会陷得更深,活活被雪埋,在窒息的前一刻全身还会被自身温度所融化出来的雪水打湿得透透的。

    平时就在习武的迪与平常人的体力大所不同,但浑身肌肉僵硬得仍然令他感到一丝劳累。

    希望……

    兰西……我是不是很快就要去找你了?

    ……

    半个小时过去了,阿尔法证实了迪已遇难,此刻它不可能去哀求还一无所知的居民一起避难,眼看暴风雪就在眼前,如果没有避风港,在外面不出几个小时肯定会被掩埋,但是面对加菲的催促,它心中依然一点也没有想要去救迪的念头。

    又站在原地等了一段时间,长腿大叔的长小腿都快被雪没过了,阿尔法若有所思地说:“加菲,你会不会卖萌?说不定雪豹很喜欢萌货,到时候就可以放我们进去?”

    就在它说这句话的时候,在它们的背面,长腿大叔的黑金色壳面上,映出了一个极其粗暴的黑影,两边缓缓延伸出带着毛刺的臂,环绕进长腿大叔的两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