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浮生归墟
(2014-03-19 13:11更新,共2413字)
    我始终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应该交代一下——

     从假小哥和麒麟吊坠开始,我就入陷阱了,秀秀选择了一个合适的时机让小花发现假小哥,并第一时间通知了我。整个事件,小花即使旁观,但未涉及太多,更不提深究,而我又凭着过去的一些交情,没有理由会去猜疑他。假小哥的出现也并不突兀,不管是失忆也好,还是来去不定的行踪也好,本身张起灵就是这样的性格,而过去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这一切原本可能会非常顺利,我可能会在怪香的影响下完全被控制,可惜半路杀出了个胖子,把这件快要完成的计划截断,并在之后发现麒麟吊坠中,怪香的秘密。紧接着出现张家人,又将假小哥的身份揭穿,并将其控制住,同时知道了一个“神秘人”的存在,当然,现在看来,这个神秘人就是秀秀。

     且将这件事情称为A,A计划到这里差不多失败了,但又没有完全失败,秀秀对整个事情的许多可能性都应该预测过。于是A之后的B计划,又慢慢从六角铜铃上展开,鉴于麒麟吊坠做得非常精细,并且发现肚中藏有六角铜铃,于是把引起的幻象从怪香身上转移到六角铜铃上,也想当然地把这些事情与过去的一些已经发生的、或已知的信息和经验里去联系。再接着,就是扯淡的霍光墓。

     其实说来也可笑,认真想想,就知道这事情有蹊跷,那位假瞎子出现的太巧,而之所以没怀疑,是因为从小花那儿肯定过,人是他派来的。小花给我的解释很简单,科技太发达,所以和我说话的人根本不是他,可能就是秀秀本人。我对此不置可否,一是觉得这个可能是有的,二则是想轻描淡写掠过这件事,毕竟忒丢人了。

     黑瞎子似乎是看出我的想法,嘿嘿一笑,说:“其实呢,那个假墓室里有那种怪香,一开始是很淡,很难察觉。而等你掉到那个陷阱里的时候,一切成定局,又急着想出去的办法,自然又忽视了怪香的味道,慢慢受了些影响。可惜胖子竟然也着了道,跟着呆了几天瘦了一圈儿。”

     胖子这时候也已经醒来,正虚弱呢,一听这话也咋呼:“难怪呢!我说咱几个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了,这回居然在这里头认命,现在想想不是孬,是他娘的不科学!可怜胖爷我瘦得肚子都瘪下去了,天真,你绝对要补偿我,这回可不是一顿楼外楼能解决的事儿。”

     我笑骂:“丫的瘦了不挺好?下地钻洞的时候不用担心被被卡住了。”

     胖子哼一声,闭目养神了。我也没说什么,转脸一抬头,对上张起灵的眼睛,不似以前平淡虚空,但究竟包含着什么,却也看不懂。想起之前他特意来铺子嘱咐我别再深究,我没听,还惹了这一出,有些心虚,轻咳一声别过头。

     所以到这里也没什么更多需要解释了,整个事件就是一个局,我不知道秀秀在开局之前究竟筹划了多久,可能在我安逸的几年里,她一直在准备。我不得不说,她做得足够好,所以我也一直在按照她的路一直往下走,这一年多里被耍得团团转。并非没有漏洞,只是身在局中,总不如旁观者清楚,而她所下的子,都是我的死穴……

     “这一回后,如果……她想坐稳霍家的位置,没个三五年经营,抽不开身对付你了。你……”小花有些踯躅,“准备怎么样?”

     我笑了笑,不以为意:“不怎么样,就这么着吧。”

     胖子又插嘴道:“那会儿见秀秀长得可水灵,这事儿狠起来可他娘的一点儿可不含糊,居然连胖爷我就算计去了。”胖子转头问我:“天真,你这是打算不追究了?”

     我冲胖子点了点头,余光瞥见小花面色似乎一松,眼神稍移,又见黑瞎子侧倚在床沿,嘴角微弯,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着小花。心中顿时一轻,可见我不是顶糟糕的那个,人人都有要处理的事儿。这么一想又觉得自己挺不厚道,我好像也没多有资格去笑话别人,其他人不便说,这里几个……算了,我,不就是表面光鲜么,再光鲜也就是让别人看看、羡慕……可能表面也并不如自己想的那样光鲜?

     再思考下去,有点超出正常人的范围,我压下可笑的想法,顿时感到一注目光,抬头,果然是他。是什么时候看着我,还是一直都看着我而我没有察觉?

     我正打算一本正经和他瞪眼时,他却忽然收回目光,淡言:“她不会再对付你了。”

     “为什么?”我下意识脱口就问。

     张起灵瞥了我一眼,“少一些好奇心吧。”

     一句话让我噤声没好意思再问,或许是有什么把柄落小哥手里去了吧,我猜想。

     人已醒,事已明,该散的散,该忙的忙。随后病房里突然就只剩下我和胖子俩人,但谁也没想说点什么,于是就沉默着。想着闷油瓶走前过来拍了拍我的肩,不明其意,或许只是单纯的安慰吧。我问他还要去忙些什么事情,我能不能帮上忙,闷油瓶还是淡淡地说了句,我有我的事情,你不用无谓担心太多。这么一走,却不知道下一次见面又是什么时候,这样想着,气氛也有些莫名的伤感,颇有种“曲终人散”的感觉,实在有些不习惯,也略难受。

     我说胖子你讲几句俏皮话吧,这么着有点闷。

     胖子一口啐我说,滚你大爷的,合着胖爷我是来给你找乐子的?你付钱了么你,再者爷也不会唱小曲儿啊!

     我心说你丫就是会唱我也不想听。

     ……

     【尾声】

     我和胖子原本就没受什么伤,按胖子的话说:就是留了点油水走。不过这厮出院后还真在杭州赖了半个月,不仅平时吃得要求这啊那啊一堆,还隔三差五楼外楼走起,拿眼瞪他就开始伤春悲秋叹这叹那,我一寻思假墓那遭心里的愧疚就上来了,这半月过去胖子一身膘回来了不说还有多。

     临走的时候胖子还给了我一锤,煞有介事道:“这就还当天真你带胖爷入套那事儿了,一锤带过,此后不提。”

     我笑骂:“丫不厚道,吃了我多少顿楼外楼。”

     胖子也笑:“行啦,回自个儿地盘去喽,没事儿来帝都溜个弯儿啥的来潘家园找我就成。”转身一边嚷嚷顺带随便摆了摆胖手算道别。

     笑着摇头回了铺子,一时想起当时收起的麒麟吊坠,于是起身去找,心想下次有机会交给小哥让他看看里头有什么玄机,还有那个怪香,我还是挺感兴趣的。盒子打开,我一愣,随即又淡定合上,放回了原处——

     盒子是空的,可明面儿上这件事情已经划上了句号,我不希望再有其他意外和后续。不知道能够怎样,唯有装作不知道,不知道麒麟吊坠莫名不见是为什么又或是被谁拿走,不知道神秘人到底是不是秀秀,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势力参与其中,不知裘德考的复活有什么玄机,不知道……

     ——我是吴邪,行里他们都叫我小三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