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 何道同归 第二十四章 黎中元
(2014-05-27 09:45更新,共2136字)
    一周后,中央派来的巡视员到达四川。

    大街小巷的流动摊贩纷纷绷紧了神经,时刻提防着城管和保安。

    我还是把阿宁带回了小花的出租屋里。发现我不见后,胖子潘子小花他们紧张了很久。

    “小吴啊,”胖子搂着我的脖子把我拉到一边,“你和那张小哥,到底是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我莫名其妙的看着胖子。

    “那天你出去之后迟迟没有回来,小哥是第一个冲出去的。他对你的事情挺上心啊!”

    咦?闷油瓶这么关心我?

    心里是这么想,但是我嘴上说的是“别乱说,我和你差不多是同时认识小哥的,还能有什么啊!”

    “恩……说的也是。”

    这个时候黎簇匆匆忙忙跑进来,还没稳住气息就开口,“吴哥,宁姐说的是真的吗?”

    一周前,阿宁告诉我们,即将来四川的人,是霍中枢。

    两天前,小花的下线传来消息,证实阿宁的话是正确的。

    我看了一眼胖子,要胖子说话,胖子却努努嘴,示意我解释。

    “呃……马上要来四川的是……”

    “我要去找他!”黎簇气冲冲的转身准备出去,却撞上小花的身体,“解老板……”

    “黎中元肯放任别人在你背上刻蛇眉铜鱼,说明他有可能放任别人对你做其他的事情。”小花关上手机,放进口袋里。

    黎簇顿时失了声。背上被人刻了蛇眉铜鱼,对他来说,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将成为不堪回首的记忆。

    “刚才,伙计在陈皮阿四以前的一个盘口,发现了一笔不小数额的假账。”小花拿出一个本子,胖子接过来翻了几遍。我也凑过去看了一眼——

    上面都是些看不懂的黑话。

    “作假也有问题。”胖子指着其中一个地方说,“只有大毒枭才需要这么多的钱来入货,既然是在盘口发现的,顶多也就是个瘾君子,可能有几个狐朋狗友。这么多钱,一定还有其他用途……会不会是陈皮还没死?”

    小花皱了皱眉,“张小哥?”

    闷油瓶摇了摇头,“我只看到所谓的‘尸体’,真实性无法确定。”

    我问小花,“会不会是陈皮阿四没有死,现在要卷土重来?”

    “可能性不大。他死了那么久,怎么突然挑在这个时候出来?”潘子说。

    “蛇眉铜鱼。不管陈皮阿四有没有死,这笔账单,和蛇眉铜鱼脱离不了干系。”阿宁说罢,转向小花,“给我台电脑,裘先生一走,他下面的几个副董事肯定按捺不住,开始争夺董事长的职务。这个时候,下面的人心肯定是散的。我应该可以找几个人,弄到一点以前的资料。”

    虽然不少事情我都不太清楚,不过,包括黎簇在内,大家都能觉察到,暴风雨,已经临近……

    但是,天气变得比我想象的要早。

    接连几天,小花被查封了好几个盘口。奇怪的是,被查封的盘口都是小花刚从陈皮阿四那边接手的,小花自己的盘口都没事,这使得陈皮阿四以前的伙计颇有怨言。

    “看来我有必要亲自去看一下。”

    “花爷,这有可能是陷阱。”潘子提醒到。

    小花还没说什么,手机就响了。

    是短信。

    小花看了一眼手机,眼神变得凶狠起来,“妈的,蛇眉铜鱼这是故意的!逼着我们出手啊!”

    “怎么了?”我问他。

    “陈皮阿四曾经最大的盘口,它的副店长郎风,死了。他妈的蛇眉铜鱼居然找事找到我的头上来了。”

    “应该是故意的,真实目的就是引出你们。”阿宁一针见血。“但是,又不能不处理,否则事情越来越大,损失也越来越多。”

    “那就主动出击,先引出蛇眉铜鱼的人。”小花按着键盘,发了条短信。

    胖子正准备开口,他的肚子先替他吱了一声。

    “嘿嘿……今天上午的运动量有点大,饿了,饿了。”

    “胖子你整天除了睡就是吃。”潘子回了一句,“哪天没钱了就把你拉去菜市场,估计能赚个回家的路费。”

    “你这是红果果的嫉妒!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

    我们找了家路边的小饭馆。

    服务员倒是看人挺准,菜单首先递给了我们之中最有钱的小花。

    小花说他要保护嗓子唱戏,只点了一道比较清淡的菜。

    潘子又把菜单递给我。

    胖子凑到我旁边随便看了一眼,就报上几个重口味的大菜。

    “给我看看,给我看看。”黎簇一边说,一遍从我手里抽走菜单。

    吱呀一声,玻璃门被拉开,有人走了进来。

    黎簇手里的菜单哐的一下摔在地上,也没有人顾得上去捡。

    “爸……”他小声说。

    一个多月不见,当初在黎簇家里看的的那个和蔼可亲的黎中元已经变成了现在冷着脸看着我们的黎中元。

    “黎先生,好久不见。”小花站起来,皮笑肉不笑。

    “上次在北京,侥幸让你逃走了。”黎中元抄着手,让他身后十几个穿着深色运动装的人进来,“但是这一次,你们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是吗。”小花冷眼看着黎中元的手下围过来,一个侧身,伸脚绊倒了一个。

    小花身后的潘子一脚踩在那人的背上,咔擦一声响,然后那人“哎哟哎哟”的就起不来了。

    我们这边还有闷油瓶、胖子、阿宁在,黎中元带的几个人根本占不到多少优势。

    但是,黎中元一脸镇定,似乎早就意料到这些情况。

    “别让他出去!外面还有埋伏!”小花撂倒一个人,正准备拦下黎中元,却被他的一个手下死死抱住一条腿。

    然后——

    然后发生的一切仿佛电影一般。

    闷油瓶使劲,或许他没有使多大劲就能做到,一跃而过,赶在黎中元走出去之前,将他拉了回来,然后顺手一带,一只手扣住黎中元的脖子,一只手扣住黎中元的手腕,一转身,硬生生止住了黎中元的步伐。

    “叫你的人不许动。”闷油瓶的压力气场再次开启,“房间里的手下,都出去。”

    “都出去!”黎中元的话音一落,能走的不能走的,一下子全散了。

    黎簇还想说什么,却被阿宁挡住。

    “怎么,黎中元,现在还认为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吗?”

    小花的话音刚落,外面居然传来了警笛声。

    卧槽!闹大了!条子来了!

    “解当家,你还能应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