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2014-02-07 11:05更新,共3370字)
    瞎子和小花一起回的酒店,却没有同时回房间,他是在外头晃悠了片刻才回去的,留给小花一个纠结过度,顺便定了回扬州的车票,以防小花想到时来不及。

    第二天早上起来瞎子愈发肯定自己的决定实在太过英明,解雨臣的眼睛有些红肿,一看就知道不是一晚上没睡好,就是看了什么太过煽情的段子还没缓过来,瞎子也不多问这些,只说他定了后一天回扬州的车票。

    解雨臣看看瞎子,发觉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们的确是有了不少默契,有些话不用说出来那人已经了然于心。这样一来确实是省却了不少多余的解释。他清清喉咙,说了句,“谢谢。”

    瞎子笑了笑,“小花儿爷这声谢谢实在是难得的很。”其实他们之间的合作这不是第一次,只是这一次却让他们难得的触及到这个解家掌门人的内心世界,要是一般人恐怕真的要为自己的安全担心一下了,不过好在他瞎子也不是一般人。

    “这次着实欠了你不少人情,说几声谢谢也是应该的。”小花轻描淡写应了一句。

    “不过花儿爷的这个人情债,可不是几声谢谢就算了的。”瞎子开玩笑道。

    “这是自然,先前就说好的事,以后有什么尽管来麻烦我就是。”

    瞎子看看小花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便不再说话。

    “不过这次还是要麻烦你,去了扬州之后和我一起去一趟北京。”

    瞎子点头答应,寻思着这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都到了这会儿了,走趟北京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

    江南的霉雨季,今年来得比往年早一些,两人到扬州之时已经入霉。雨丝细密,雨势不是特别大,却很容易淋湿。包来的小面包车在泥泞的小路上开着,时不时还会不小心陷入小水洼,偶尔还会打滑,解雨臣的心情也跟着烦躁起来。

    “小花儿爷也别着急了,二爷等了这么久,也不差这些时候。”被瞎子这么一说,小花也不再焦虑,静下心坐在一旁,等待着到达目的地。

    瞎子啧啧笑笑,难得的看到解家掌门人这样比较像活人的样子,以前碰到的时候,从各家长辈嘴里听到的,总是这家的正主是小这一辈里最能干的,最有担当的,最能控制大局的,仿佛他已经是这一辈的榜样和标杆了,他心里除了佩服之外也更多了一些同情,对于这一代的后人,他越是优秀所要背负的也越多,知道的越多要做的也越多。像瞎子这样已经跳脱于九门之外的身份,这种幸运,并不是每一个九门的后人都能享受到的。霍秀秀、吴邪、解雨臣已经无法避免的被历史卷入了这滚滚红尘之中,而他不知道何时,也会被命运牵扯其中。他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的,毕竟比起从小就在这重重险局步步惊心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解雨臣、霍秀秀,比起在经历过太多意外和不得已之后,不得不独自承担一切的吴邪。至少他还是有心情准备接受一切的,他享受了这么些年的自由,他实在比他们幸福太多。

    “两位客人到了。”司机刹车说道,“这个天气这种地方也没啥风景好看的,二位有什么忙完了打我电话,我先去过过瘾。”他指指口袋里的烟,又絮絮叨叨了几句,才把车开到一边吞云吐雾起来。

    树林里早已不见了桃花,树上一片嫩绿的新芽,也不失好看,只是司机不是风雅人,自然不懂其中之美,小花倒是时不时拿出手机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照片。

    “花儿爷拍这照片是给谁看哪?”

    小花看了看以前的发送记录,彩信的话多半都是发给秀秀的,现在这些倒真的不知道发给谁呢,“我自己拍着玩的不行吗?”

    “看不出来,花儿爷原来走的是这种小清新文艺路线。”瞎子调侃道。

    解雨臣觉得瞎子这人肯定是脑子有病,他心情好的时候来浇他一盆冷水的是他,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出来安慰,劝他的也是他,他忍不住朝瞎子白了几眼。

    瞎子吹了几声口哨,把头侧到一旁装作没看见。

    解雨臣一点没有迟疑的点燃了手中泛黄的信纸,连同那些年的故事和回忆,在微燃的火光里,一齐消散灰飞烟灭,“二爷爷,这是奶奶给您的信,虽说是晚了些时日,不过好歹小花给你捎过来了。”小花说完又摆起了架势,咿咿唱了起来。

    瞎子看着小花的阵势模样,默不作声的坐在一旁欣赏起来,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当红戏曲演员的表演可是难得的机会,一曲唱罢,瞎子站起身鼓掌,这身段真是堪称绝色了,当然为避免误会这句话瞎子是没敢讲出来。

    小花伸手拍掉身上的水珠,向着一边深鞠了一躬,“二爷爷,下次来看您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这一段您可喜欢?这是您当年第一段教我唱的……”

    “二爷自然是喜欢的。”瞎子上前拍了拍小花的肩,便不再多说了。

    小花看看他,“我有时候真有点不明白你这个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明白没关系,反正瞎子有时候自己做的事自己也不明白,就图个一时痛快。”瞎子随口打着马虎眼,跟着转入正题问道,“准备几时回北京?”

    “今晚收拾完就回去。”

    “话说二夫人信里究竟写了些什么?”

    “你真想知道?先前你不是不想看的吗?”

    “呃,我就随口问问的,花儿爷就当没听见就好。”瞎子摆摆手回道。

    “和霍家小姐的事,你准备怎么办?”瞎子单刀直入地问道,毕竟小花这次叫他一起回北京,不外乎就是为了这事找一个见证人。

    “还能怎么办?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解雨臣轻叹着回答。

    “未必是没有回旋的余地?”

    “我只是不想在为她找借口了,这样很累。”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过来的,花儿爷应该都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才对。”

    “但是我不想我的枕边人,还需要我时时刻刻提防着。”

    “这事从头至尾未必是她的主意……”

    “未必就不是秀秀的主意,而且都到了这个地步,是不是她的主意,已经一点也不重要了,她有很多次机会提醒我告诉我,可是她都放弃了不是吗?”小花一脸失望地说。

    “也许她是不得已的,也许有家族,有其他的原因让她不得不有所取舍……”

    “所以我就是那个她权衡下来该舍的部分,这种想法实在太糟糕了。”解雨臣自嘲着接话。

    “这是我用词不当……”

    “不关你的事,和你用什么词来替她解释一点关系也没有,重要的是我们都是以家族利益为第一的人,这才是我们没有办法在一起的症结所在。”

    见解雨臣好像是铁了心的样子,瞎子也不再劝他,只告诉希望他以后不要后悔今天的抉择。

    小花也笑了笑,“解雨臣从来不后悔自己做的决定,今天以前是,今天以后也是。”

    重新迈进那个熟悉的大门的时候,解雨臣反而感觉轻松起来,好像不用再压抑的感情一下子宣泄出来一样说不出的畅快。

    “小花哥哥……”

    “秀秀,先听奶奶把话说完……”

    “奶奶不用多说了,解雨臣觉得和霍秀秀不是很合适……”小花这开门见山的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一下子懵了。

    “我知道,之前是我们霍家人的不是,秀秀也因为的嘱咐有些事没和你说,况且以我的眼光,我们霍家的女婿,是不会被这种小角色怎么样的,你现在不也好好的在这儿么?”霍家老太太依旧稳坐泰山说道。

    “奶奶的意思是在试炼我?”

    “也可以这么说。”

    “那秀秀有没有想过我要是不小心着了道怎么办……”

    还未曾等秀秀回答,老太太却先插上了话:“这样的人没资格做我们霍家的女婿!”

    “可是奶奶有没有想过,人心是最经不起试探的?”

    霍老太太一时语塞,跟着又圆场道,“我知道你还是生先前的气,你年轻意气用事我也明白,可你有没有想过这门亲事,不单单是你和秀秀的,包括霍家和解家……”

    “可是解雨臣不希望自己的婚姻也必须和这九门里的是是非非扣在一起,这次去办的这件事,很谢谢奶奶,知道二爷爷和奶奶的事情之后,让雨臣感触良多,我想我喜欢的人和我在一起可以坦诚相待,不需要有任何隐瞒和利益冲突,我希望我的妻子爱人,是全心全意和我在一起的人,不用为了家族利益而取舍的人……”

    秀秀站在一旁,本来心里就砰砰跳,她觉着她的‘小花哥哥’已经和之前不太一样的,当她听到小花的这番话之后她更肯定了,她和她的‘小花哥哥’已经没有将来了。她带着最后的希望看向解雨臣,却看到他故意避开的目光。

    “你是真的想好了么?”

    “雨臣是真的想好了才来找奶奶的……秀秀也不小了,不该再耽搁下去了……”

    霍秀秀扭过头不敢再看解雨臣,但眼泪却止不住往下掉,‘不该再耽搁了’这五个字大约是他对她最后的温柔吧。小花哥哥,你心里还有我吗?

    “秀秀还是放心不下小九家的孩子吧?过些时日奶奶再差些朋友说说……”

    “奶奶不用问了,我们之间横着霍家和解家这两道门槛在,他和我都是把家族放在第一位的人……终归是不可能了……”霍秀秀不可能放弃一切家族利益跟着解雨臣,所以这是注定的结局。

    解雨臣转身离开的时候曾经想,如果霍秀秀能放下自己的矜持,放弃霍家小姐的身份留住他,他的这个决定说不定还是会动摇,而霍秀秀终归不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们终究还是分开了。

    “你和霍秀秀就这样了?”

    “我已经不能信她,怎么留她在身边?”

    “那我实在太荣幸了,能得到花儿爷的信任……”瞎子笑笑,启动了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