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2013-10-31 18:05更新,共3061字)
    餐厅里面对面坐着一男一女,因为模样生的好看的缘故,周围经过的别桌的客人,都会下意识的偷瞄两眼,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瞎子隔着几个座位,悄悄围观着状况,还不到饭点虽然有别桌的客人围观几眼,好在人不多即便没有包间也并不会影响到这两人。

    解雨臣没说话,一边摆弄着他的粉红色小翻盖手机,一面等霍秀秀开口。

    霍秀秀有些踌躇的说道:“我昨儿个去见了林家的小姐。”  

    “原来你们早就查到了?”小花合上手机,直截了当说道。  

    “小花哥哥,你听我解释……”霍秀秀有些紧张的接口。  

    “我能过来就是听你解释的。”小花的回答不冷不热,让霍秀秀参不透该怎么回话。

    关键时刻,倒是瞎子过来打了个圆场,“两位这么久没见,怎么反而生分了?”本来是想给他们二人一些单独相处的机会,所以瞎子才离了老远不想当电灯泡来着,不过依照现在的状况,没有第三个人在,他们俩估计都不能好好说话了。他见二人还是没有继续沟通的念头,索性扯开了话题,“说起来还真是巧,当年二夫人绣的一个鸳鸯手帕,不知道怎么会在这位林小姐那里。”

    “当年的事,我们都不太清楚,二夫人其实是知道姨奶奶的,至于他们是不是私下认识,倒是要回去问一下奶奶。”霍秀秀顺着瞎子的话题说了下去。  

    “说不定是师母其实想叫你姨奶奶照顾师傅……”小花也不再固执着先前的事情不放,跟着说。

    霍秀秀微微一震,却听解雨臣继续说着。

    “真心待一个人呢,是舍不得他受半点委屈,舍不得他一个人孤单寂寞,舍不得他受伤遭罪的……”

    秀秀侧过脸有些不敢看解雨臣,毕竟无论如何,小花这次受伤,和她脱不了关系,没有提醒他小心防备,让他们一路朝着错误的方向,为他们引开目标。  

    “要骗过敌人,首先要骗过自己最亲的人……”秀秀轻声说着,不知道算不算是解释给小花听。  小花没有接话,可是心里却是很明白,我说过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也心甘情愿为你做这些牺牲,只是从没问过我是不是愿意,我讨厌这种被最信任的人欺骗的感觉。他叹了口气,点了一支烟。  

    “幸好这次也没出什么大事。”瞎子给两人倒上茶陪笑着,又在桌面底下用脚踢了踢小花,心里默默念叨,花儿爷我可是给足你台阶下了,你好歹应一应啊,犯不着在这台面上和霍家翻脸吧?好歹对面的姑娘还是跟你两情相悦的对象来着。  

    “是,幸好我皮糙肉厚,没撞出个三长两短,也算对的起解家的列祖列宗和二师父。”小花一句,又把刚刚缓和下的气氛弄得更僵了。  

    这下弄得瞎子也没招了,心道,小花儿爷你今天又吃了什么爆竹了啊,一点就着?

    “小花哥哥,你是诚心来听我解释的吗?”秀秀毕竟是女孩子家皮薄,脸面上有些挂不住。  

    “做错了事,道歉就要有诚意,说‘对不起’的时候要低声下气,家里的长辈没教过你吗?”解雨臣掸了掸烟灰,漫不经心说道。

    “对不起,如果我这声对不起有用的话。”秀秀轻声回应。

    “也对,霍家小姐,从来不用跟别人道歉,凡事都可以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瞎子实在看不下去小花这种浑身带刺的态度,好歹霍秀秀是个姑娘家,况且不看僧面,多少也看着点霍家的佛面吧,“霍家小姐,今儿个花儿爷有点感冒,脾气臭点,您别在意我带先他回宾馆去休息,有什么事我们改天再约!”  霍秀秀点点头,顺着瞎子的台阶下。

    瞎子也拉着解雨臣出了饭馆。  

    “花儿爷这是不打算和霍小姐继续了还是怎么着了?”  

    “这是我和她的私事儿,你别管得太宽泛?”小花吐了口烟圈。

    “不是我管的宽泛,你要是没想好怎么跟霍小姐说话,你就不该应了和她见面,你这见面比不见面还糟。”瞎子倒没意识到他这次同解雨臣出来时话多起来了,而且像个老大哥的样子劝起小花来。  

    “噗。”小花笑了笑,“我怎么觉着你比我家的家长更担心我会娶不到老婆啊?”

    瞎子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我是觉着你明明是喜欢霍家姑娘的,何必为了这事儿搅黄了,而且她也是喜欢你的,古语有云‘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我这也是行善积德。”

    “哈哈哈哈。”小花笑得更欢了,“难道你就不担心我和秀秀结婚之后,霍家和解家的势力更大?我跟她黄了不是正合了你们这些圈子里人的心思?”  瞎子没回话,他只觉得这一路走来习惯了看小花和秀秀在一块儿,正如当年看着小三爷哑巴张和胖子一块儿仨缺一不可,而且这俩金童玉女一对璧人,也赏心悦目,真的也没太把这九门里头的事给考虑进去。  “别是也傻了吧?”

    “我这些话,你听过就算了,瞎子我是觉得你和霍家姑娘挺合衬的,而且你们倆也互相喜欢,这世间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多了去了,二爷和二夫人虽然没有白头偕老,也好歹做了这么些年的夫妻,你们两家门当户对,又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不在一起实在太可惜。至于九门里头谁家不想你们好,反正我瞎子肯定不是,自家的门面自家顶着,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瞎子是不想做也不屑做的……”

    “这事你不明白。”

    “我有什么不明白?不就是霍家他们大张旗鼓寻亲,其实人他们早就找着了,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让我们先出去打头阵,有什么冲着我们来,他们之后好安排会面?这个声东击西,不是兵家常事?何况由我们来对付圈子里的人,比让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来对付那帮人,实在安全太多了,这有什么不对?”

    “的确没有什么不对,只是——我讨厌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特别是我最信任的人。我讨厌她明明知道,还会眼睁睁看着我往陷阱里跳,这事儿我一想到就会一阵发凉……”  “想不到花儿爷你是这么胆小怕事,斤斤计较小鸡肚肠。”  

    “你犯不着用激将法,这招对付我行不通。”小花掐掉烟头继续说道,“人在对着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多半就是这么计较,这么胆小的,眼睛里容不下一粒沙。”

    “那——你准备怎么办?”  “不怎么办,走一步算一步呗。”  

    饭店里的小包间,老太太一早就到了,正襟危坐在主席上。

    “秀秀,奶奶这样子还好吧?”

    “奶奶这么打扮很好看。”老太太穿着一身改良的红色唐装显得十分精神,不过还是有些许紧张,“人呢,说什么时候到了吗?”  

    “在路上了,再有个十多分钟应该就到了,奶奶,您先喝口茶,别太心急了。”霍秀秀拿起茶杯,给老太太倒上热茶。

    “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奶奶您放心,去的人都很牢靠,不会有差错的。”  

    正说着,门就被轻声推开了。  姑娘碎步踏进来,旁边还陪同着一名男子。

    老太太倒也不意外,心想,这对半也就是是外孙女婿了。为了这个外孙女,怕是吃了不少苦的,一看也知道是个精明能干的主,从小一块儿长大的算是知根知底。

    “姨婆。”姑娘不见外,见着老太太就恭敬地喊了,她旁边的林卓然也跟着叫了。

    “来来,让姨婆瞧瞧。”老太太欣喜得很,拉着姑娘就坐到一旁开始家长里短地问起来。  “我也就比秀秀姐小两岁,跟着家里祖父的产业,做老本行。奶奶和姨婆的那套,我也不太明白。”  

    老太太听了就明白姑娘的意思,“我就是看看你,你奶奶离开家这么多年了,就你这么一个亲外孙女,也是我们家的血脉,我一把年纪了,不强求你们这些个小辈,你们爱做什么做什么,这个圈子你们没掺和进来,以后也千万别掺合进来。我只是可惜没见着你奶奶最后一面……”  

    “奶奶其实也想念姨婆的,只是当年年少气盛负气离了家,其实人这辈子,除了家人之外还有什么在亲不过呢?只是她想明白之后已经离家太久了,而且我们也不太方便去找你们。”林家小姐和声劝着老太太。  

    “你们家里头把你教的这样知书达理,乖巧懂事,姨婆真想把你带在身边多看几年啊。”老太太一面感叹,一面说道,“不过这多半是不行的了,不姓霍对你来说也是好事。”她说完又看看姑娘身边的林卓然,“你们的婚事什么时候办?”  

    “奶奶刚走没多久要守孝,也不想铺张浪费了,准备家里人随便吃一顿便饭就好。姨婆来了,正好给我们当证婚人,不知道姨婆是不是愿意?”

    “这个自然是再高兴不过了?”老太太满脸笑意,回答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林姑娘从问身边人手里拿出一张红色的喜帖,交到老太太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