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2013-10-27 16:19更新,共3184字)
    “先干为敬了!”解雨臣先满了酒,接着立马喝了个底朝天。

    “二位实在太客气了。”林卓然回敬道。

    “林先生可以答应我这个要求实在是——先替我家老太太谢谢了。”小花又满了一杯,“只是可惜林小姐没有一起赏脸吃个便饭。”

    “舍妹不善这种场面,还请见谅。”林卓然也自己满上一杯敬了二人,“我这里给二位赔罪了。”

    正所谓国人的生意,十有八九是在饭桌上定的,这里谈的虽然不是千百万的大单,不过终归是个买卖,买卖情谊总是在的,几个人喝得酒足饭饱也算尽兴。要服务员收的东西也算备齐,就等寄回北京给霍秀秀她们定个明白了。

    “林先生,请问你住哪儿啊?”

    “花儿爷您这有点过分啊?把人灌得醉成这样了,还问人住哪里?”瞎子笑着在边上扇风。

    “你也别看好戏,我怎么知道他今天过来居然只带了个比他还不能喝的助理还抢着喝?”解雨臣无奈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花坛边上,已然已经睡着了淌着口水的助理小胖子。要是他真的是霍秀秀的哥哥,实在是比她那两个狼子野心豺狼似虎的哥哥无害多了。

    “真是想不到霍家还会有这样的后人。”瞎子不免有些意外的看着林卓然现在的样子,“他这样样子认祖归宗是不是太危险了点?”

    “这可不是我们能担待的事,让霍家人自己处理去吧。”解雨臣回了一句。

    “你这话可不对,说不准你就是下一个霍家女婿了不是?”

    “谁知道呢?”小花扔了烟头一脚踩灭了,“算了,先回我们住的酒店吧?”

    一部出租车送两个喝醉了的人还是有些困难,先前只是考虑到万一被他们看到拿去鉴定的样本会不太方便,完全没想到,这两个人完全醉了也会很麻烦。无奈也只能自食恶果了,瞎子和解雨臣把两个喝得东倒西歪的人安顿在后座,留下小花在一边门口坐好,这才让司机启动向目的地的快捷酒店。

    “后面这位客人,麻烦看着点啊,别吐在我车里头!”司机师傅忍不住嘱咐道,要不是大晚上实在没生意,最不想拉的就是醉鬼了。

    “师傅谢谢了,我们打了好一会儿车了,就属您最好心,待会儿计价器上的我们乘双倍给你。”坐在副驾驶的瞎子说着好话,心想着只要搞定这段路,太太平平到宾馆就好了。

    正巧这一刻出租车经过一个坑洼地,车子一颠一下刹住了车。

    “唔……”车上喝醉的两个人同时作出了貌似要吐的动作。

    “麻烦两位下了车再吐啊!”司机叫嚣着打开后边的车门。

    瞎子和解雨臣顺道把两个半醉的人拖出了车,这两人估计醉得不行,一出车门就在路旁“哇哇”得吐个不停。

    “师傅,刚车怎么一下停了?”瞎子问。

    “好像爆胎了。”司机低头打了个手电筒仔细检查着刚才从坑洼出来的车后胎说,“妈的,谁他妈这么缺德啊,挖个坑里头放钉子?”

    瞎子和解雨臣刚站起来,就见一辆车打着远光灯,飞速驶过来……

    “花儿爷!”艹,妈的被摆了一道,瞎子心里吼道。

    “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头部受伤要留院观察几天。”医生语气平静的机械式的陈述。

    解雨臣躺在病床上,手上插着输液管,另一只手上绑着石膏,意识还没有恢复过来。瞎子坐在一旁陌末看着病例,还好只是左手骨折,他思索了许久,还是决定出了病房给霍秀秀打电话。

    “喂?”因为号码略显陌生,霍秀秀接电话的时候有些诧异。

    “我们碰上车祸了,花儿爷受了伤。”瞎子试探性的告知了情况。

    “怎么会?严重吗?有危险吗?”电话那头传来焦急又担心的回复。

    “大夫说没有生命危险,只是碰伤了头,要留院观察。”

    “是意外,还是……”

    “路上打的的车遇到了个坑,从车里出来的时候给后面过来的一辆车给带到了……”

    “是吗?”声音听上去有些迟疑。

    “不过这坑里不知道为啥还掉了几个钉子,弄得车胎也破了。”瞎子像是故意的,透露了一些细节,“不过后面那辆车的司机还在派出所做笔录,详细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小花哥哥他……”

    “没什么大碍,待会儿等他醒过来,我让他回你个电话。”瞎子继续没事儿人一样回答。

    “你给秀秀打电话了?”瞎子刚回到病房就听到小花问。

    “啊?我是觉得应该让她知道一下情况。”瞎子搬好凳子坐下说。

    “我觉得你说的没错,我——太信任秀秀了。”解雨臣的话里带着些许失望。

    “就算真有人给我们下套了,霍家小姐也不一定知情吧?不然她电话里不会这么担心了。”瞎子这会儿又觉得应该替霍秀秀圆圆场解释一下。

    “其实也没什么,若是我真的信错了人,吃瘪也该是我的。”小花叹了口气接着说,“东西你别忘了快递给霍家。”

    “这都安排好了,你放心。”

    “哑巴亏都吃了,要是再查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太坑了些。我先睡会儿,你也宾馆休息吧。”

    “没事儿,就两天功夫我在这儿陪着就是了,还有霍家小姐那边,你要回个电话倒是真的。”

    “今天时候也不早了,改明儿个再回吧。”小花拉好被子侧过身,准备睡了。

    瞎子见解雨臣这个态度,突然觉得这二人的婚事,估计有点玄了……

    “奶奶,我——他们为什么要去动小花哥哥?”

    “他们动你小花哥哥只是给我们个警告,你姨奶奶的后辈也是亲戚,霍家的自己人,不能随便动这规矩是老早就定下的。况且小九家的当家的,怎么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让他们摆平的。”霍老太太手握念珠平静的回答。

    “可是他们这样太过分了!”

    “秀秀,你可得注意自己的身份,你现在还不是小九家的媳妇,还是我们霍家的女儿,该站在哪边你可得自己想想清楚,还有你小花哥哥他们快递过来的东西,你可要仔细好生收好了,别又出什么岔子!”

    “奶奶!”

    “好了,我也累了,大半夜的这么大把年纪经不起折腾,有什么事儿,明儿个再说。”

    霍秀秀只觉得心里凉了半截,她拿出手机,对着解雨臣的号码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有拨通那个电话,她不知道千里之外远在苏州的解雨臣也握着手机,就这么过了一夜。

    “警察叔叔,哦不,警察大爷,您说这大半夜的,路上又没有路灯,我打个远光灯也不犯法吧?”这个肇事司机也不知什么来头,一副小混混不是好东西的模样,耍无赖倒是非常在行。

    笔录的警察也不说什么,刚才的确是和交警沟通过,这种情况的确也不能算蓄意肇事,人也没有喝酒,除了打远光灯有点不道德,外加超速撞伤人之外,也没有其他好说的。

    “警察同志,那位爷应该也没什么大碍吧,今儿只要一出去,我和兄弟几个一定到医院去探望赔罪,医院里的花销我们也绝对全全负责,您看还有哪里不对的?”

    警察笔录了半天也没什么别的收获,如果民事那边没有问题了,他们也的确没啥多余的要做,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小警员合上笔录本子算是暂告一个段落。

    解雨臣一早刚醒,几个非主流打扮的年青人就进了病房,瞎子正考虑这是不是要拿个扫帚轰出去。

    “爷,我们兄弟几个给您赔不是了,昨儿个夜里实在飙车飙高了,那地方黑灯瞎火的,看不清才打的远光灯,多有得罪了。”几个人把探病用的花篮水果放在一边的柜子上。

    瞎子在一旁站着,等小花给个反应他就准备动手。

    “那天就你们这几个人吧?”小花问。

    “没错,要是爷还不舒坦,我们这儿给您打到手折绝对不喊疼。”几个小喽啰大义凛然说。

    “没事儿了,反正我这儿也就缝几针打个石膏。”解雨臣浅笑着说,“要是我给你们个三五万让你们把那人给弄残废了你们干不干?”

    “这可不好说,卸条胳膊打断条腿,价码可不一样?”一个口没遮拦的小弟迅速接了口。正说着就被为首的那个敲了一记头,“不好意思,我这个兄弟乱七八糟的小说看多了,有时候有点胡言乱语。”

    “没事,我也是开开玩笑的。你们走吧,把医药费结了就好,我没闲工夫管这事。”小花跟着说。

    “这个是当然一定的,我们大哥会全全安排好,爷您看您住的舒服,哪天准备出院了给个电话我们就成。”几个小弟又低头哈腰的退出了病房。

    “这事就这么算了?”瞎子站在一旁问。

    “不然还能怎么办?严刑逼供不成,现在什么年代了?”

    “那就这么便宜了他们?”

    “依你说的,秀秀那天的态度,基本上可以确定是霍家他们家里的事了,家丑不可外扬,我又何必揭穿?”小花说着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对,我没什么大碍,过两天就出院了,你不用来,老齐家的瞎子在我边上。还有件事就是——”他稍稍顿了一顿,问道,“秀秀,我——可以信你吗?”

    电话那头,却是良久的沉默。

    “好了,你已经回答我了。”

    霍秀秀还想说什么,结果这头已经传来了“嘟嘟嘟”的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