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2013-10-27 16:19更新,共3035字)
    “花儿爷,怎么不打个电话跟霍家小姐汇报一下情况?”瞎子试探行的问。

    “等有了具体进展了再电话她吧。”小花倒也不着急,不过最后还是拿出手机发了个个短信。

    瞎子虽然凑近了,但是由于眼神不及解雨臣手上的动作快,没看究竟发的什么东西,手机就‘啪’的一声合上了。

    “花儿爷还保密呢?”

    “家长里短的事,你就别瞎掺和了。”

    瞎子回过神不再和小花开玩笑靠着椅背,开始闭幕养神,二爷的墓地果然和小花描述的一样,背山靠水是个风水极好的地方,且附近的确无碑无记,只种了一棵桃树,长得极为茂盛,像是有意让小花找到似的。

    解雨臣见瞎子休息着,也开始瞌睡了。现在唯一困难的,就是怎样把林卓然约出来,顺便拿到查DNA需要的样本。按理说上次那生意做不成,这事应该就已经结了的。但现在下文不好说了,至于拿DNA样本,只要人能约得出来扯根头发,收一个一次性杯子什么的,也不是难事。

    “二位来得真是很不巧,我们经理今天刚好不在,你们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我们这里的主管,也可以跟你们推荐推荐。”上次招待他们二人的柜台小姐不当班,另来了一位招待,轻声细语的操着一口软糯的苏州普通话同他们客气道。

    “我们就是想见一下你们经理,这事儿和别人说都不行。”瞎子扮着狗仗人势的角色还挺拿手的。

    “这个——我们经理出门谈事情去了,二位要是不急,我帮你们预约一下明天或者后天保证二位能见到,你们看行吗?”这个柜台小姐说着,做服务性行业的,最怕这种难缠的客人,碰到了就只能顺着他们的意思来,她依旧态度极好的回复。

    “也好,我给你留个电话,你有消息了就回我们,我们明天之前要是没接到电话,还是会过来的,到时候还是得麻烦各位。”瞎子留了个对外用的手机号,就和小花出了店门。

    “咱这样子,看着像是打架结社的黑帮呢?还是纨绔败家的富二代?”瞎子吹着口哨问。

    “你的样子比较像黑帮的,黑社会不都是这种一身黑带着副墨镜的样子?”解雨臣开玩笑着回答,“至于我嘛,就是个有点钱没见过世面的小霸王,没什么威慑力,所以雇了个黑社会装门面。”

    “这样一来会不会太过分招摇?”瞎子琢磨着。

    “不招摇些怎么把领导叫出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投诉怎么找上头的人呢?会叫的娃才有奶吃,反正秀秀之前已经够招摇了,不差我们这点儿。再说在斗里是荒郊野外少一两个人根本找不到,我们现在可是在闹市区,量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花儿爷这事想得周到。”瞎子回想了一下,这一路过来基本都是在人多的地方走,很少有方便人出手的行程,除了那两次打探消息,查询线索的计划外线路。

    “我们只是来找人的,没必要连性命都搭上,再说要是我在这种地方丢了性命也实在没脸跟爷爷和二爷爷交代。”

    “那我们还是等着静候佳音吧!”

    “合作的事不知道你考虑的如何?”林卓然问。

    “我们暂时还没有和‘织锦斋’合作的意向。”男人平静的回答。

    “你现在不和我们合作,难道要等着顾家这个老字号倒闭?” 林卓然略微有些怒意,“我是看在我们多年同学的份上好心劝你,你现在还有合作的资格还有谈条件的机会,再过半年,你们就只有被收购的份了。”

    “你们现在不也是趁火打劫的动作不是?”男人接着说,“如果北京那条线说好了,我就不会再和你们争这头的地盘生意了。”

    “北京的线有人给你铺路了吗?你要想好了,北方可不是我们这里,市场怎么样你完全不了解,这里的地盘你从小长大的地方你都做不好,出去后人生地不熟的,你觉得真的能成吗?” 林卓然不再和男人争辩,拿着自己的文件包离开了。

    “喂?什么事,打了这么多通电话?”林卓然拿起手机看到了十几通未接来电,来自自己的助理,“我知道了,你和他们说,我明天上午有时间,让他们直接来店里吧。”

    “没想到才几天时间又见面了,不知道二位有什么事?”林卓然摆上笑脸问。

    “这样的,我们少爷的奶奶过阵子就大寿了,他想送件东西让老人家开心一点。”瞎子陪笑着说,“你也知道,有钱人家的老太太,金银首饰什么的都不缺,所以少爷想送点特别的,看上去很传统又不失高雅的,这不,就想到你们这边了嘛?”

    “这个不难。”林卓然翻出一本目录给二人。

    “这个也太普通了些。”解雨臣把目录扔到一边。

    “我们少爷的意思是……”瞎子凑到林卓然的耳根旁小声说。

    “两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织锦斋’做的从来都是正当生意,倒卖文物这种勾当,不好意思,我们是不会做的,这种空穴来风,也不知道二位是哪里听来的。” 林卓然有些生气的说道。

    “我看是林先生误会了。”解雨臣借机亮出了手机里的照片——《昼锦堂记》的部分残片,一边仔细捕捉着林卓然的表情变化。虽然只是一瞬间,不过在看到照片的一刹那,他的表情的确是略微震惊了一下。这么说来,最低限度应该可以证明他是见过这个绣片了的,小花得意的冲着瞎子笑了笑,总算今天是没有白来。

    “这是一个朋友的收藏,图有些小也不全,好像是个残片,前几天老人家见到了,很是喜欢,知道林先生这里绣工一流,所以想叫着仿一块一样的给老人家,不知道你们接不接这个生意?”解雨臣微笑着问,“我不是行家,不懂这些,据说这墨色的层次,若是把握得不好,便会差很多,不知道先生是不是能接这个生意?”

    林卓然看着那个图片一会儿,问道,“二位几时要?”

    “八月中旬。”

    “还有四个月不到的时间。”他看看日历,回复二人,“其实刺绣这方面我不算太内行,只是负责点门面生意,真的技术活儿,还要回去问一下舍妹。”

    “不急着这一两天,不过你们要是不行,还请第一时间通知我,我好另谋其他。”小花接着又跟了一句。

    “不过这东西相当费人工,即使是能赶工完成,价钱应该也是和真品差不多,不知道二位是不是能接受?”林卓然也说。

    “价钱方面我们这里没有大问题,就是为了讨老人家欢心,林先生要是不放心,大可和你妹妹商量好了,我们签合同付了定金再开工。”小花说到这儿,一点不含糊。

    “那就这么定了,最晚三天内我一定给二位一个答复。”

    “花儿爷这回可是下血本了?”

    “不都说了找霍家报销吗?”小花漫不经心打着打火机点了支烟。

    “我看这八九不离十了,这个姓林的,保不齐就是霍家姑娘的表哥了。”

    “话说你刚才怎么没扯他的头发?”

    “花儿爷,刚才什么情况,你让我扯他头发?让我凑他耳朵边讲话已经够奇怪的了,再扯他头发人家要以为我是兔儿爷了,怎么办?”

    “就算真是兔儿爷,以你的身手应该也不会吃亏。”解雨臣呵呵着干笑两声。

    瞎子看不出解雨臣这嘴上不饶人的本事还挺利索,不再接这个话题,转了个方向说:“扯头发有点困难,拿一次性杯子也不简单,不过吃顿饭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你也这么想?”

    “三天后等他约咱们碰面,刚好有机会请他一起吃个饭,包厢我们先打点好,饭店里的服务员只要小费给足,拿一两个碗筷碟子回去做样本也不是难事。”

    “那这些就有劳齐爷打点了。”解雨臣顺水推舟,把全套事情推给了瞎子安排,自己则电话了霍秀秀,顺便说了一下这些天来的收获和情况。虽然霍秀秀一再表示自己要亲自来一趟,不过小花还是让她先等等,等他们安排好鉴定的样本确认无误之后再过来,为了避免多余的不必要的人力浪费,同时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不要让不相干的人牵连进来。

    “小九家的孩子那儿,进展还算顺利吧?”

    “嗯,奶奶,小花哥哥差不多已经查到了。”霍秀秀答应。

    “那两个小兔崽子那儿,也没什么动静吗,这次倒挺耐得住啊?”

    “奶奶不希望他们什么都不做吗?”

    “奶奶也不希望他们有什么动作伤了你家小花哥哥,只不过——什么都不做,就不是咱们霍家的人了……”老太太叹了口气,“你放心,即便他们有什么动作,你小花哥哥也不是这么容易让他们伤到的,退一万步讲,就算他们真的害到你小花哥哥,这口气,奶奶也会替你出了的。”

    “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