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2013-10-27 16:03更新,共3035字)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姑苏城内的小饭店,倒也是一派热闹繁荣的景象。

    “花儿爷,要不要再来份糖醋排骨?”戴黑眼镜的男人问了一句。

    “我可不是你老板,你要是喜欢再来份也成。”去过观前街路过得月楼。最后却选了这么一个小店吃饭也实属无奈。瞎子说他从人到打扮都太过招摇,这么出去实在太引人注目。这也不能怪他,平时出门也时才不会到这种风景名胜旅游胜地,多半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鸟不拉屎的地方,被瞎子这么一说他倒也反驳不了,要是真一不小心被一两个票友粉丝认出来了,也的确麻烦,这一路也就风尘仆仆,遂了瞎子的意思。一路粗茶淡饭,让解雨臣有点食不知味。说来也怪,平日里下地连个像样的三餐都吃不着,也都这样过来了,可现在过了几天舒坦日子,人倒养尊处优起来,嫌弃起这里吃得不好那里住的不习惯了。

    吃过饭,他们也到不急着办正事而是找了一间快捷酒店先落了脚,拿了霍秀秀之前给他们的东西研究起来。

    “如你们所见,这块是一整张绣片上扯下来的,当时姨奶奶和奶奶闹得很不愉快,争吵之中就把这整块给扯坏了。”

    “当真是暴殄天物了……”解雨臣忍不住插了半句。

    “人一激动难免莽撞,这一整块原是《昼锦堂记》中的一屏(注:此处取自顾绣的名作《董其昌行书昼锦堂记屏》),顾绣流传到明末清初大约都被苏绣所取代,所以有如此完成整的物件,坏了着实是可惜了。”霍秀秀说着又拿出一张泛黄了的照片,“这个是原先照下的,照片的时间也挺久的了,而且拍得不是很清楚,当时的相机大约也就只能拍成这样了,苏绣向来是国内刺绣技艺颇高的地方,虽然有消息流出来也未必真品,所以才想麻烦二位先探个虚实。”

    “花儿爷觉得霍家姑娘说的有几分真几分假?”

    “东西应该是真的,事情也应当是确有其事。至于她到底想要我们做些什么,我当真是参不透。”解雨臣摇了摇头,他知道他与霍秀秀之间已经不会像当初青梅竹马那般脸小无猜了。只是他心里仍然有一些之年让他不愿意放弃心里的那些许信任。

    “也是,瞎子这次就舍命陪君子了,权当陪花儿爷散心来了,总不见得能比下斗还要人命吧?”

    “难得你这么有空,不过是到如今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二人先到的地方是当地十分有名的,相传也有拜年工艺的“织锦斋”,店铺不在什么闹事口,也就是个老街的门面。当时听说有人出个绣品,应该就是在这儿。

    一楼的门面卖的都是些绣花的小物件,布袋帕子头巾,小孩子的鞋子布偶,虽说都是小东西,倒是渐渐工艺精细,店主所说的件件出资手工确实不假。二人逛了一会儿,解雨臣便挑了一个绣花鞋模样的手机挂件,趁着解雨臣结账的空档,瞎子悠哉店里晃悠了一圈,见几个客人熟门熟路,绕着旁门一个小窄门上了楼梯。

    “你们这百年老店倒是小巧玲珑啊?”解雨臣边结账边说。

    伙计是精明人,一听就听出来弦外之音,“你别看我们这儿门面小,楼上可是别有洞天,好东西还是楼上请……”

    大约是因为房租的原因,二楼比底层的面积也大约大了一倍,陈设也与一楼局促的设计略显不同,几个红木的陈列柜错开一定距离摆放着,玻璃的柜门一边还上了锁,需要柜台小姐开了锁才能查看实物。柜台小姐也哥哥穿着苏绣图案的旗袍,身姿曼妙,巧言令色为几个熟客介绍着新进的货品。

    团扇的绣面镶着紫檀的架子,双面绣挂画,金丝线沟边,标价自也是比楼下翻了不知几倍。

    “两位需要些什么呢?”傍边一位没有招待其他客人的柜台小姐对着二人问。

    瞎子笑着接话,“陪我们家小少爷买些礼物,给我们未来少奶奶,你们有什么可推荐的?”

    柜台小姐看了看解雨臣的打扮,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定制,但是依照衣料和裁剪,也是高级成衣的样子,自然也是不敢怠慢,保不齐这个月的提成就靠这一单了。他从旁边的一个柜子里那列几个小木盒子,盒子里是几条类似于毛衣链的项链。链子用珠片串的,挂件却是手工绣的花草虫鱼,倒是少有的别致。

    解雨臣托着一个蝴蝶样式的挂件看了看,绣工精致,价钱也不算贵,买下倒也无关痛痒,只是总觉得少了点味道,他露出有些犹豫的表情,略略皱眉,用手机拍了个照片。

    相机的咔嚓声就把柜台小姐给引来了,“先生,这样不太好吧?麻烦把照片删掉。”

    “你们这里也没有挂牌子说不能照相吧?”解雨臣漫不经心拽拽地吐出一句。

    “这个……”柜台小姐一脸十分尴尬为难的的样子。

    “不好意思啊,我们家少爷脾气有点怪,你们稍微等等我劝劝啊!”瞎子当起和事老打起圆场,他把解雨臣拉到一边,“少爷这种东西秀小姐也不一定喜欢的,你拍下来发给她她也不一定会回你。”

    “那也未必,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喜欢?”

    “秀小姐出身书香世家,这种庸脂俗粉的玩意儿她不会看得上眼的……”

    “倒也是……”解雨臣顺手删了照片,“那我们走吧,反正也没什么要买的了。”

    那柜台小姐见到手的肥羊没了,赶忙又拿出几件压箱底的好东西。

    “这东西不错。”解雨臣拿着一块绣着鸳鸯图案的锦帕说。

    “少爷真是识货,你看这个绣工这配色……”

    “只是这价钱有点不合适……”解雨臣摇摇头。

    “少爷觉得什么价钱合适?”

    瞎子在一旁用手比划了一下。

    柜台小姐看了瞎子比划的数字,有些拿不定注意,说这是别人寄卖的东西,他们自己不能打折,物主要过个三五天才回来,解雨臣摆摆手,说无妨他们过些天再回来,反正也不赶时间,姑苏城里游玩一下也还是挺开心的。

    “瞎子,真看不出来,你这人做戏还挺有一手的。”

    “不敢当,是少爷安排得妥当,何况暗示都这么明显了,瞎子再不接得好点,实在对不起列祖列宗了。”

    解雨臣笑了笑,摆弄了一下他的粉红小翻盖。顺手把之前买的那个绣花小鞋子的手机挂件拍了个照片发给了霍秀秀。

    “少爷在想什么好事情?”

    “怎么?你还在戏里出不来?”

    “我只是在想经过这次的合作,说不定以后我们会成为好拍档。”瞎子试探性的问。

    “也未尝不可。”解雨臣的心情似乎不错,继续摆弄着那个小挂件。

    “我说这个挂件,花儿爷该不是想送给霍家小姐吧?”

    “你怎么知道?”

    额,难怪别人说恋爱中的的智商比较低了,解家的当家人不会就这么一头载进去了。

    “霍家小姐也不一定会喜欢这种小姑娘的东西吧?”

    “怎么会,她很喜欢呢,你看!”解雨臣拿着手机的显示屏冲瞎子晃了晃。略微有点亮得刺眼的液晶显示屏,简短的回复了一句短信,‘很可爱,谢谢啦^_^’瞎子难以置信的对着这两个谈着学生恋爱的九门后人,这样真的不要紧吗?

    “我和秀秀说了,背鞋‘辟邪’讨个好口彩,她很开心!”解雨臣“啪”一声合上手机盖。

    “秀秀,有什么高兴的事吗?”

    “没什么。”霍秀秀按了锁屏键,下意识的把手机放到身后。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解家那小子那点破事!”

    “小花哥哥现在时解家当家的,不是什么没名头的小混混,你要是自己有本事别怪被人抢了盘口抢了生意!”霍秀秀一脸不屑对着来人回道。

    “老太婆跟你说了什么?霍家以后会交给你和那小子?”

    “奶奶从来没有想过霍家要交给霍家以外的人掌权,但是你现在的样子,怎么配继承霍家?”

    “呸,你一个女人懂什么?”

    “我是不懂什么,只是霍家前两辈都是女人管的,照样没辱了霍家的名声,到了这一辈,儿孙满堂,倒出了这种不肖子孙!”

    “胆子不小啊,敢这么对哥哥这么说话!”

    “你不是想知道奶奶跟我说了些什么吗?我就是告诉你,在奶奶眼里你们都是些撑不了门面的不肖子孙而已!”

    “好了,吵什么?老太婆老远都听到了。”霍家老太太咳嗽两声问。

    “奶奶,没事和兄长聊聊家常。”霍秀秀回了一声。

    “男人家别老是和自家的女人怄气,有点上进心,别让祖宗留下来的全毁在你们这辈手里……”

    “知道了,奶奶没事孙儿先走了。”

    “去吧去吧,秀秀你随我回房,我有事和你再唠唠。”

    “秀秀是真心喜欢小九家的孩子的吧?”

    霍秀秀微微点头答应。

    “只是这事,奶奶注定是要亏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