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2013-10-27 15:56更新,共3381字)
    江南小镇细雨绵绵,应了那句“清明时节雨纷纷”的名句。青年着一身裁剪得体的深褐色西装,领口处露出的一件粉红色衬衣,让这身打扮隆重之中透了些许时尚。他打着长柄伞不徐不疾地向着目的地前进,一不留神倒险些被旁边窜出的一个人影撞了个正着。

    “哟,花儿爷!”那人打着标志性的黑色墨镜,看不出表情,只是微微上扬的嘴角,显示着来人今天应该心情不错。

    “这种阴雨天,居然还带着墨镜出门,也不怕一不小心掉进坑里。”解雨臣带着几分调侃的语气回道。

    “非也非也,瞎子习惯黑灯瞎火的,太亮了才容易栽坑里。”

    两人虽是熟人,却也没有并肩走,瞎子没有带伞春雨细密,被淋着大半身都湿了,他也不在意,总是走在解雨臣身前一些,和他一前一后保持着一定距离,想着同一个地方走去。

    解雨臣一路走着边寻思着,霍家的人,这些年并未怎么联系,这次的帖子是秀秀发的,也不知有什么目的,保不齐有其余九门的后人过来。

    没过多久便到了约定的茶馆,对门口的服务生报了预定的名字,便被引到了二楼的一间包厢。圆桌上已经坐了几个熟人,霍秀秀上身着一件改良民国学生装,下身穿了一条小口七分裤,松松的挽了一个发髻,拿着折扇支着下巴,神色恍惚地靠在门边,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旁一人清清喉咙说道,“霍家姑娘可真像是从民国电视剧里走出来的。”

    这一声倒让霍秀秀回来神,她见了解雨臣,浅笑起来招呼说,“小花哥哥,你来了。”言语之中带着少女的欢喜之情,也透着点滴的熟悉,仿佛是穿越到了年幼时的光景,却又好像让人瞬间意识到所有人都不复当初了。

    解雨臣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就随意挑了一个不太起眼的位置坐下。

    霍秀秀看上去比起前几年又成熟了不少,不过终究是个姑娘家,主持大局这种事,还是有些紧张。解雨臣稍稍打量了一下周遭十多号人,都算是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这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物。但以九门在这个圈子的声望,号召这些人也并非难事。霍秀秀连这些人都召集进来,不知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人多了难免口杂,包间里有些吵,霍秀秀也并不着急,稍作镇定,便向来人表明了意图,说是也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有几个物件,想要些人帮忙查查找找,因为也算是有些年份,不能光明真大着来,找圈子里的人查大约会比较方便。

    有些个人七七八八的问了下来,知道大约是霍家的私事,事情多半又牵涉到九门里的人物。也就陆陆续续有几个人和霍秀秀打了个招呼便走了,浑水并不是人人都愿意趟,何况这些人也没几个手头缺钱花。霍秀秀也并不挽留,只说这个茶馆今天已经包下,大家即便要走,也可以在楼下吃顿便饭,也算是犒劳一下大家远道而来。毕竟是九门的后人,做什么事也不能失了九门的体面。

    话到最后,留在包间里的就只有吴邪、解雨臣和瞎子三人。霍秀秀并不意外,只叫他们先稍等一下,喊了服务员上了几样当地的特色小点,自己进了旁的一个隔间,没多会功夫,便扶着一个人出来了。

    三人见来人便齐齐占了起来,没想到是霍家老太太,她的身份相较于在座的,都是不折不扣的大前辈,任谁都不能失掉了九门的规矩。

    “都坐下吧。”老太太落下坐,便对三人说道。

    三人待秀秀给老太太斟上茶,才在边上一齐坐下。

    霍老太太也着了一身民国的装束,不知是那个时代给他留下太多的记忆,还是她本身就活在那个时代出不来。她的举手投足间还留有着大家风范,眉宇间也保有着当年的风韵,只是岁月早就在她的额上映上了深刻的纹路。

    “早就料到,不会有多少人愿意留下的,最后果然还是你们仨孩子。”她抿了口茶,“其实我让他们来,也不是真要他们帮忙。只是我想查的这事,总会碰到里头一两个人,到时候只希望他们能行个方便,别节外生枝就好。”她说罢站在一旁有一会儿的霍秀秀便从桌下的小暗格里抽出一个画框,画框大约也就A4纸大小,用紫檀木镶的框,依寻常人想中间框里多半是裱的字画,只是这画框却有些特殊,虽然也是一副字,但色彩的渐变和墨迹的深浅,还有光影的变化,更像是一幅绣片。

    “奶奶这是……”

    “还是小九家的当家识货。”老太太略加赞许地看了看解雨臣。

    “品是唱戏的行头里也会有一些上了年份的绣片。”解家当家人谦逊回道。

    “明后的绣片,到现在大约是没人辨得出来了,都算在苏绣那一块了吧。”老太太徐徐讲起,“这东西本来也有一尺见方的大小的,如今就只剩这么一小块了,单说起来这倒是家里祖宗传下来的的东西,还有一半应该是在秀秀的姨奶奶,我妹妹那儿的,只是她现在人和东西都不知去向了……”

    “奶奶恕我直言,既然是霍家自己的私事,时隔多年,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来去找,为什么不是霍家的人自己去早呢?”吴家小三爷直截了当问道。

    解雨臣抬眼看了看吴邪,自从那个人消失之后的这几年,吴家小三爷变了不少,为人比之前阴沉了,从旁门左道也听闻到不少他的消息,似乎是越来越会耍手段,也越来越像这个圈子里的人了,这大约也可以当作是一种成长吧,不过作为儿时的玩伴,这种成长,难免让他觉得有一些矛盾纠结。

    “这么多年才想起来去找,是因为当年秀秀她姨奶奶不见之后一直音讯全无,你们也知道霍家的人若是真心不想人找到,那定然是不会找不到的。直到前些天,有人看到了这个绣片出现,我才想起来,我也这把年纪了时日无多,这个妹妹我就一直不太曾上心,不知道她现在好不好,有没有家人孩子在身边……”

    “这么久没有消息,就算找着了,人也未必还在……”

    “我心里也明白,只是心里总有这么个念想,不安心。”老太太长长叹了口气,转了个话题说,“快吃饭了,你们先吃些东西垫垫饥,晚些我让秀秀和你们详说,老骨头有点撑不住了,先去歇会儿。”

    留下的四个人里头,霍秀秀、吴邪、解雨臣三人年龄最为接近更算是发小,只是今次居然连几句话也聊不上来,多少让瞎子这个也算是半个外人的有些意外。吴邪看着窗外,河道里乌篷船还在摇,白墙黑瓦的江南老镇,他想起来先前导游说的,这地方大概最好冬天来,那时候银装素裹,只剩黑白好像水墨画一般,不过现下他实在没心情去想这些。

    “刚才奶奶说话的时候我不方便说,这次这事我就不参与了,麻烦秀秀待会和奶奶打个招呼。”吴邪起身作势要离开。

    “小三爷等等。”霍秀秀以为解雨臣是要挽留吴邪,没想到后半句话却是,“外面下雨,我送你。”他说着跨上伞,跟着吴邪下了楼。

    “这一两年里你变了不少。”

    “不是小孩子了,总要长大的。”吴邪回道。

    “我一直都不想你去经历那些不怎么愉快的经历。”

    “有些事,由不得你想不想。”吴邪无奈回道。

    “你还在找他吗?”

    “是也不是,他留下太多谜团,又有太多让我不明白。这中间有有关他的,也有有关我的,让我不得不想去弄清楚。”

    “那你有没有想过,所谓的真像,如果并不是你乐意看到的……”

    “即使是不想看到的,他依然是已经摆在哪里的,并不会因为我不想知道而消失,早晚要知道何必逃避。”

    “小三爷……”

    “一直想要谢谢你,就是一直没这个机会,谢你之前的照顾,小花,尽管你一直都说不要信你,可我还是觉着你可以相信,你不仅是我的朋友发小,更是我的知己。”吴邪伸出手,解雨臣同他郑重一握。“就送到这儿吧,待会儿王萌会过来接我。”

    “那你保重。”二人道别,不知下次再见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也不知下次有没有机会再见。

    吴邪没走多远,霍秀秀便跟了过来,“我以为你会留吴邪的。”

    “留不留都一样,除了那个人那件事,已经没有让他上心的事了。”

    “那你呢?”

    “我已经在这儿了,不会走了,秀秀的事就是我的事!”

    “谢谢你,小花哥哥。”

    “今天你们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客气?”

    “不是这样的。”霍秀秀摇了摇头,“小时候我曾经想嫁给吴邪。”

    “难道不应该是我吗?无论怎么看。都是我比较有女人缘。”

    “可是谁会嫁给一个比自己还好看的男人!”

    “噗!”解雨臣憋不住笑了出来,“那现在呢?”

    “现在……我奶奶说,我一个姑娘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不必理会家族里的事,不需要被这世家所禁锢,可是我喜欢的人却是九门里的人……小花哥哥,你若不是九门里的人该有多好,可你若不是九门的后人,我有怎么可能遇见你喜欢你呢……”霍秀秀的声音越说越小,到了最后轻得像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秀秀如果嫁个寻常人家的男人,你那两个哥哥也未必会同意吧?”

    “我若嫁给你,大约这辈子都要逃不出这九门的束缚了,我真不想自己的孩子,将来也一辈子被困在这个圈子里,但若嫁的人不是你,旁的什么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解雨臣一阵哑然,不知如何回答……

    “‘倘若不是自己心里头想的那个人,别的人是谁,都没有什么差别了。’这句话,是当年我姨奶奶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