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偃王机关城 第六十五章 休整
(2014-07-10 09:27更新,共4403字)
    四个月前……莫非是?!

    我极度震惊地看着王胖子。四个月前,正好是博物馆那起窃案发生的时间。虽然并非没有怀疑过那个案子和之后的事情有关联,但是其牵扯得如此之深,确实是我未曾想过的。

    胖子舔了把嘴唇,酝酿了片刻,继续说道:“四个月前,天真得到消息,有一批特殊的文物在上海被公安扣住。这些文物和他追查的事有点关系,所以……”

    “案子是他做的?!”我惊道。

    胖子一哆嗦,“啪”得捂住脖子:“小哥你冷静,咳、冷静点……”见我没什么动作,他这才有些尴尬地放下手,说:“天真这么干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这种东西一到了官家的口袋里,要想再见到几乎不可能了,他只能先下手为强。而且当初得到消息的可不止他一个,这些文物落在他手里,肯定比落在其他人手里好,这点胖爷我可以打包票。”

    这时候我已经定下神来。文物要安置到上博的决定,就连明子也不过是当天才知道,否则也不会半夜紧急把我找去。而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吴邪不但得到了准确的消息,还找到人手近乎完美地实施了盗窃计划。虽然临时安置文物的安保措施不及库存和展出文物,但毕竟是在上博。

    吴邪这个人的能量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太多了。

    不过,这胖子告诉我这些肯定不是为了替吴邪炫耀。张家的漏洞……

    “文物和消息的来源。”我冷然道。这批文物如果与张家有关系,那么怎么会泄露出来,甚至被查扣住送到博物馆来让专家鉴定?而关于文物的消息,吴邪,以及胖子说的其他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胖子动了动嘴似乎想说什么,但他突然眼神一动,再度开口时却道:“小哥,在天真面前出头的那光头叫铁掌,雇佣兵出身,耍得一手火器,在解人妖手里也是刺儿头一个,你小心些。”

    这话题转变的实在突兀,我愣了一下,忽然听到背后脚步声响了起来,回头一看,就见吴邪用防水布裹了一堆罐头走过来。

    “吃饭吃饭,人是铁饭乃钢,无铁无钢饿得慌。”胖子起身毫不客气地抽了两盒,一边“呼呼”地喊着烫,一边迫不及待地坐回原位,开了罐头就开始扒拉,就差把脑袋整个儿塞进罐头里。

    他是不想让吴邪听到这些话?

    这两个人到底在搞什么……我皱了皱眉,接过吴邪递过来的罐头,随口道了声谢。罐头上已经起了条缝,金属盖一揭开,一股肉香就扑鼻而来。

    我上一顿饭还是十几个小时前的事情,胃里那点压缩饼干早就连渣都没剩下。话说解雨臣那家伙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在我包里放的全是压缩饼干,还都是一个牌子一个口味的,我又不好意思让吴邪和胖子接济,这一路下来实在够呛。此时见到了热乎的正常食物,我从舌头到盲肠立马全都开始抗议,哪里还顾得上想些有的没的,立刻也紧跟着王胖子投入了饿死鬼的大军。

    整整干掉了两袋快餐米饭加两盒午餐肉,我才觉得踏实了些。吴邪和胖子也是饿惨了,难得的做到了食不言,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解决了肚子问题,脑子也开始活络了起来,我的思路渐渐接上了前面那些问题。对于吴邪是怎么得到消息的,暂时没有线索,而且看胖子的样子,只要吴邪在场,他是不准备再说什么了。那么剩下来能够思考的方向就是文物本身了。

    两个问题,首先是文物来自于哪里,其次是这批文物,包括海胆状的青铜球,六角青铜铃,以及那个外形普通的青铜匣子到底有什么意义,和张家到底有什么联系?

    按照王胖子的说法,张家一直是吴邪调查的瓶颈,而这个瓶颈的突破,源于这批文物的出现。那么是否可以这么理解,这四个月与吴邪活动相关的事情,都源于这批文物提供的线索?再进一步推想,如果这段时间吴邪所涉入的两起盗掘活动,包括良渚遗迹和偃王遗迹,都与这批文物的线索有关,那么就可以反向思考,只要找到这两处遗迹被注意的理由,就可以判断出文物价值所在。

    据胖子说他们去良渚遗迹说是因为搞到了张藏宝图,吴邪说偃王墓的信息来源于铁面生的记录,而按照老王的说法,会稽良渚遗址和邳州徐国遗址的信息,都来自于战国鲁黄帛,也就是铁面生笔记。

    那么答案已经比较明确了,关键就在帛书身上。虽然那批文物里没有帛书,但却有一个能够存放帛书的用具——

    那个未曾被打开的青铜匣。

    如果当初打开看看的话……

    我心里叹了口气,颇有些懊恼,不过转念一想,如果重来一遍,自己估计还是会选择不打开匣子,而且即使看了,又能怎么样?现在看来,那起窃案里丢了的东西不止是数据卡,那些帛书,肯定是被黑瞎子给顺手牵羊了。

    不过这么一来,帛书应该是到了吴邪手里,这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些盗墓贼会掌握那么多遗迹的信息,但是老王他们和珊瑚公司又是什么弄到这些信息的?

    老王他们的话,八成是在盗墓贼里插了人手,至于珊瑚公司……

    我脑海里突然闪现了最初明子喊我去鉴定文物时说的话,公安扣下了一批走私文物,走私,境外……

    妈的,怎么早没想到,最早破译鲁黄帛的人就是珊瑚公司的创始人裘德考,能和这事扯上关系的境外力量还能有谁?不管是出境还是入境,这批文物的流出肯定和珊瑚公司脱不了干系,他们知道良渚遗迹的情况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至于这一次的偃王墓他们为什么没参与进来,呵,还用说么?!

    阿青……

    我狠狠地紧了紧拳头,事情都串连在了一起。在海外绑架阿青逼我进入偃王墓的力量,最大可能就是珊瑚公司。一切都是围绕张家而来的,秘密,帛书,还有……张起灵。

    因为我的关系,竟让阿青承受了这种无妄之灾……我咬紧了牙关,辨不清是愤怒还是内疚的情绪疯狂地冲击着理智,只觉得胸中的一股气几乎要压制不住,恨不得立刻就出墓去找洋珊瑚的麻烦。

    冷静点,原来的计划是最好的做法……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硬生生地转移了思路。胖子说的多半是真的,看来这整个儿的一团乱麻至少要扯到建国初。张家有太多的事情是我不知道的了,我向来不参与家族内部的事务,自然不会想到去了解这些事。原来不过是想走完自己的人生便罢,最多就是家族有需要就出把苦力,但现在看来,恐怕自己是因为这个张起灵而被彻底卷入这团乱麻的核心里。独善其身恐怕只是笑话,张家也不是万能的,否则也不会出现现在的状况,阿青是第一个,接下来,又会是谁?

    或许,我真要改变些做法了。

    我揉了揉眉心,抬头望着那一层荧绿的天幕,沉下心来。胖子说的那个秘密,和老王说的那个秘密,也许有重叠之处,但绝对不是同一个。长寿这件事,或许当年能引起大波澜,但是现在,还远不足以让国家机器投入那么大的力量。一来这个社会早不是一个人的天下了,现代人也没那么好忽悠,二来张家人的体质问题在高层早不是什么秘密,专项的研究也早已启动。这些年来张家一直在为国家提供血样,而且还主动投入了大笔资金辅助研究。据我所知,这个项目目前已经取得了不错的进展,研究的焦点锁定在了基因上,按照现在的基因科技的进步速度,完全破解这个谜团也就是没几年的事情了,完全没有必要再多此一举。

    帛书,足以改变我族之天命的秘密,究竟会是什么……

    “天真,来根烟。”胖子终于放下饭碗,一边剔牙一边说。

    “没门。”吴邪毫不犹豫地说,“我自己都不够。”

    胖子“切”了一声,道:“扯蛋吧,老子看到你出发前塞了条烟进去。小哥在你抽得没那么凶,肯定还有剩。”

    “少罗嗦,没有就是没有。”吴邪毫不松口。

    胖子啧了下嘴,表情纠结了下,一拍大腿说:“那换一根总行吧?”

    “你还有?”吴邪惊讶道,随后见胖子掏出了我那包烟,立马哈哈大笑起来,“行啊胖子,看不出来这宝刀未老,那么快就上手了?来来,告诉兄弟,这是哪个妹子给的?什么岁数?漂亮不?辣不辣?嗯,以你胖爷的标准,肯定是波大脸嫩,那叫什么来着……哦,童颜巨乳,腰要细,腿也要好,小腿要直,大腿要圆……”

    胖子面色一变,在吴邪说个不停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接连做出了达到人类脸部肌肉能力极限的复杂变化。估计这运动量都能唱首十八摸了,吴邪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不对劲,僵硬地转过头来。

    我黑得跟锅底一样的脸色比胖子的十八摸要直抒胸臆许多。

    “不、不会吧……”吴邪干笑。

    别以为用个傻不啦叽的表情就能把这事儿揭过了。心里虽是这么想,但经过这么一出,我胸口的郁结之气似乎散去了一些,人也感到轻松了一些,看着吴邪的神色不由自主地缓了缓。

    “真他妈差别待遇……”

    胖子小声嘀咕了一句,不巧没逃过边上吴邪的耳朵。吴邪的傻笑立刻变得深邃起来,一把勾住胖子背过身去咬耳朵:“你狗日的故意的是不是,看我笑话,嗯?”

    “小哥心情不好,我逗他呢,你小子牺牲一下不行啊?反正他又不会揍你,不会少根毛的。”胖子小声道。

    “心情不好?你跟他说什么了?”

    “啥也没说。我估计,这张家人的更年期特别长……”

    我静静地听着两人嘀咕,心中泛起了一阵暖意。隔了这么些时候,胃里的食物也开始消化了,浓重的倦意便浮了上来。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想,你他妈才更年期……

    ……

    我一睁眼,明晃晃的光便投入眼中。

    我下意识地抬手遮了下,一片空白的脑中记忆迅速归拢,然后立马惊得一屁股坐了起来,盖在身上的毯子顺势滑落下来。

    四周还是原来的景象,唯一的区别就是亮堂了不少,头顶的金属网格上的藤蔓一改荧绿的色泽,正朝下投出与日光极为相似的自然光来。解雨臣那伙人除了几个守夜的之外,大部分还在休息。吴邪和胖子都在身边睡着,两人睡得很安稳,吴邪的毯子被他压在了身下,胖子的呼噜还打得震天响。

    我松了口气,看了眼表,发现已经是上午九点了。

    该死的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伤口的纱布已经换上了新的,黑金不知道被谁解了下来,正放在我的右手边。我微微一愣,缓缓叹了口气,重新配好刀,起身捡起自己的毯子给吴邪盖上,然后走到水池边,舀了几把水洗了下脸。冰凉的水花打在脸上,彻底冲走了混沌,我回身望去,那座高台上此时笼罩在柔和的日光下,也仿佛变得柔软了起来,曾见的神秘与伟岸都被消融了不少。

    五级台阶上站着一个人,在一片白芒下,墨镜黑衣,格外扎眼。

    黑瞎子,他在干什么?

    我起了分疑惑,径直朝他走了过去。到了高台下时还碰到了守着的方块,那小子冷冷地盯了我半天,我没理会,自顾自踏上坡道,任凭着那道森寒的目光刺在背后。

    黑瞎子立在台阶的边缘,正在摆弄一架看着就让人眼晕的摄影器材。他见我过去,招呼了下示意我靠近一些。我绕到他背后,看到器材的屏幕上显示的正是下方的水池。此时是白天,自然看不到星光,而在充足的光源和徐国人建造的光学奇迹下,池水仿佛真的被完全抹去了,整座池底星盘的模样都显露在了镜头里。

    “解当家吩咐的。”黑瞎子按了下快门,笑着说道。

    我一愣,随即差点给自己一脑嘣儿。怎么就没想到,彼时在博物馆不管是帛书还是数据卡,这些人要的都是信息而不是文物本身,那么现在也完全可能是同样道理,他们要的不是星盘本身,而是星盘上的古代星图!

    不过这么说来……“解雨臣的目标是星图?”

    “算吧,不过这里的好东西不少,解大当家感兴趣的肯定也不少咯。”黑瞎子说道,一手拂过相机,指尖极快地颤动了一下。

    我心中一动,在他弯下腰看镜头的时候,走到他身侧,右手似不经意地与他的手触碰了一下。

    就在那一瞬间,手上果然被塞进了什么东西。我没有去看,而是不动声色地让手里的东西滑进了裤兜里。

    那种触感……是数据卡。

    ——————————————

    同微博,近来预告图就不发了,把精力都放在更新上,尽量不断更吧。如果更新间隔时间延长,请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