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2014-03-08 22:13更新,共1052字)
    刚从学校回来,只码了八百字……将就一下吧……最近在浮生荒延集那里用了太多的精力,这边开始有点卡文了……我错了……跪下谢罪……

    ————————

    第七章

    车子滑到洞底,拥在窗边的沙子缓缓滑下,胖叔开了车前灯,照见前头还有一大片空地,往前开了段距离,抖下不少沙子。张晓念趴在窗边,靠着车灯的光看到车外头是一个山洞,洞壁四周是被夯实的土墙,没有小说里每逢山洞就会出现的壁画和文字,周围勉强能辨认出有好几个洞口,为了加固洞口每个洞口外头都嵌了一溜石头,黑黢黢的不知通往哪里。“胖叔,快过来。”丫头忽然发现了什么,招呼胖叔过去。

    丫头指的那处洞口的石头上刻了一些图案,一共两种,每种图案有九个,间接排列在洞口。

    胖叔顺着丫头指的方向看过去,旋即翻出强光手电推开车门跑了过去。丫头跟在胖叔后头,伸手摸了摸,说:“这些图案有点像水和火的象形字,难道是传说中的冰火【和谐】九重天?”

    胖叔看了她一眼,无奈道:“这是籀文。”

    “皱纹?”

    胖叔看出了丫头对于皱纹竟然也是一种文体的不理解,便用小刀把字写在了地上,“喏,就是这个籀文,起于西周,跟秦国的篆文很像,被称为大篆。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推行的小篆就脱胎于此。这些文字刻在洞口一定是为了防止迷路,当成路标用的。走,咱们去看看另外几个去。”他俩转了一圈,发现这六个洞口周围的图案几乎一致,都是交错排列的水火二字。

    胖叔拍了拍身上的沙子,说:“他娘的,一模一样。走,收拾东西,等休息完了,咱们就进去一探究竟。”

    “那个阿宁怎么办?”丫头下意识的看向那些未被车灯照亮的角落,只觉得那散落一地的阴影如同一张张狰狞的兽口,等待着将他们吞吃入腹。

    胖叔拍掉丫头膝盖上的沙子,道:“她早就醒了,这会儿正躺在车座地下装晕呢。”说罢,胖叔嚷道:“喂,我说你准备什么时候醒,再不醒,我可就和丫头先走一步了。”

    “死胖子,下手够狠。”阿宁趴在方向盘上,揉着身上的淤青,恨恨道:“现在你们俩暂时占了上风,趁我被上身竟然下这么毒的手。”

    张晓念嚷嚷道:“谁让你那个时候不是人的,要是胖叔下手轻了,不把你打晕,现在大家指不定在哪里呢。”

    胖叔这一手的确下的很黑,阿宁身上的淤伤青中泛紫,有的伤处的知觉已经开始麻木。她揉着腹部的伤处,嘴里忽然吐出一口血来,血喷在方向盘上散出几丝寒气,阿宁吓了一跳,忙用衣服抹了抹方向盘。她下了车,靠在车门旁对远处的张晓念笑道:“我说,你们家胖叔领的这条路,可不太适合你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来呀,要不来姐姐这里,姐姐带你离开这儿。”

    张晓念哼了一声,没回应阿宁。

    阿宁看着向她走来的胖叔,眼神逐渐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