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子阎罗 第二十七章 夹层之上
(2018-01-22 22:22更新,共3110字)
    第二十七章 夹层之上

    “幺姐儿你冷静一点。”刘大想让幺姐儿松开他,但是一向看起来冷静聪慧的幺姐儿现在却有些崩溃。她往后冲的架势就像是要回去把珠妹救上来。

    刘大毕竟力气大,幺姐儿被他困住完全动弹不得:“珠妹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以前你们不也参与过危险的行动吗?她自己应该没问题……”

    “不……不一样……”幺姐儿根本没有听的意思,还在奋力挣扎,但是这么一会儿刘大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花丫头,管好她,这个时候还他妈折腾什么?”

    刘大把幺姐儿交给剩下的那个女人,然后没再多看一眼,黑着脸往队伍前方走来。

    他们那边的争执引起了很多人侧目,尤其是刘大他们队伍中的熟人,有些也不再情绪平静了。

    我站在原地,做不成什么反应,脑海中是那个笑着跟我打招呼的女孩。

    正是那样好的年纪,即便是有些灰头土脸也掩盖不住生动的笑意在这一瞬间清晰起来。

    可却又渐渐模糊了……

    留在那里面还他妈能有什么活路?估计是再也见不到了吧。

    他娘的……

    我听着幺姐儿隐藏不住的哭声搓了一把脸,巧哥儿有点诧异:“怎么了?”

    “没啥。”

    幺姐儿已经被拦住了,而其他人似乎也没有太多救人的意思,我回过头,把手电光晃到前面的地上。

    巧哥儿并不是什么热心的人,他也没再多问。我们沉默的躬身往前走,根本没管身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毕竟也不是一路人,谁顾得上谁呢……

    木头踩在脚下发出闷闷的声音,这些东西远看没觉得,实际上却要大得多。全是发老的痕迹,似乎一使劲儿就能弄断了。地下传来间断的轰隆声,不像是那个雕像倒下后发出来的,断断续续的毫无规律,更猜不到会是什么东西。一开始还能够分一些注意力在这上面,可我担心了半天却又没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发生。爬上夹层的最后一幕从我脑海中隐去,现在值得关注的也就是屈膝前行的不快。

    好在这个夹层的距离不算长,其实这个夹层本身就不像是这种建筑里会有的东西,这么一会儿工夫再往前感觉已经能够看到尽头了。

    巧哥儿忽然疑惑的哼了一声,然后悄声叫三爷:“三爷,这前面的木头多了刻痕。”

    “让开让开,让我看看。”

    齐华率先挤了过来,手电一照却大失所望,“嚇――巧哥儿你也是眼神儿好,就这么几个浅道道都能看见,我还以为是刻得字嘞。”

    我给他让出位置,看向巧哥儿所说的,刻着东西的地方。

    现在看的确就是木头上有有些浅显的痕迹,和复杂的纹理交杂在一起,一点的不起眼。

    巧哥儿这眼神可是真够好的。

    我也不知道这些痕迹有没有价值,三爷和后面的人上前都只是瞥了一眼:“没事就别在这儿堆着了,赶紧走吧。”

    其他人也兴致缺缺,见过了那么豪华的大殿,这些东西都是可有可无的。何况在这样的环境下没人想在这些痕迹上费心了。齐华似乎想再琢磨琢磨,他张口就要叫幺姐儿,但是对方根本就没心思听他说话。齐华本身个子高,这么一动作就更显得他局促,他没得到回应,也住了嘴,表情隐在了阴影里。

    我回头看见幺姐儿完全是靠另一个女人搀扶着才继续往前走着。幺姐儿像是被抽空了力气,她收起了哭声,可即使不用借助手电光看,都能感受到她巨大的哀痛。

    我们被催着继续走,后面偶尔有抱怨腰酸背痛的声音,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瞬间被甩在了脑后。

    没用多久,我和巧哥儿就看到了夹层的尽头,我仔细拿手电照了照,一时心下发凉。

    前面是堵的严严的大石块,根本就没有路可走。

    “三爷,前面没路了。”

    “没路?不可能哇……”

    夹层总共就两人多宽,我给三爷让出位置。

    其实说是石块,只是因为视觉上有个大石头向夹层这个方向凸出来而已,我在三爷四处打量的时候也抬头环视周围。这些木头到这边的确已经到了尽头,有些贴近石块的都几乎要长在了一起。即便有缝隙也看不到外面有一丝光线,而那个大石块也向外延展了出去。

    不对,这他娘的哪是什么石块,这怕不是外面的山吧!

    显然三爷也是这个想法:“这是一部分的山体,我们居然到了这儿……倒也是,咱们还得想办法往上走哇。”

    有的人站在后面只听到一言半语,就开始怨声载道。身边人死了那么多,又憋屈着躬身走了很久,很多人都忍不住了。

    “吴三省,你们他妈会不会带路啊!”

    “又他娘的怎么了?”

    “让开让开,老子可不想再跟着你们了!”

    刘大的人也不像以前那么沉默了,自从知道珠妹也没跟上来他们的情绪就一直很不好。暂时没太表示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

    脚下还能感觉到振动,耳边又是这么嘈杂,三爷紧皱眉头,忽然掏出一杆枪打到头顶的木头上。

    枪响让所有人都闭了嘴,我也屏住呼吸盯着三爷。

    “刚子,把上头给我弄开。”

    刘勇刚从人影中钻出来,手上拎着工具,非常暴力的摧残开始掉渣的木头。

    我看着三爷,就那么靠在山石上,垂着眼帘,翻找出了一支烟叼在嘴里。压抑的环境反倒让三爷显得有点阴郁。周围发生了什么好像一点都不能影响到三爷,可是下一瞬间却又融入到我们当中。

    头顶上的木头被大块儿的凿开,有人过去帮忙把破口清理出来,又是一个黑漆漆的洞口通到上一层。我们也只能再次往上走,但是我这次自告奋勇地第一个上去探路,也没管刘大挤过来欲言又止的样子。

    三爷一点头,我就站到洞口下,因为夹层比较矮,所以在洞口站直身子后肩膀就已经过了一半。这些木头作为承重的地方都是用的粗壮厚实的树干,我拍了拍新切开的断口,把手电放到手边。

    从这里上去就一点都不难,轻轻一撑就翻上去了。我拿着手电翻身到一旁,四处照了一下。这里比起那个大殿应该是小了不少,不过却极其空旷,两边好像什么都没有,也有可能是手电光的距离还不够。

    我警惕地后退一步,光打过去离我最近的墙面就是突兀的山石,从夹层开始这里的确是挨着山体建的。

    说是山体扎在地下,其实是我们一直以来看鬼城都是别扭的,对于鬼城来说应该是建在山坳和沟壑之间,这些城市和宫殿都可以看做是哪个山沟沟里藏起来的地方。可问题是这个地方深入地下甚至有可能在外面的山中间,我们待在这基本上是在一个巨大的溶洞当中。虽然我不知道那些悬崖峭壁是怎么出现的,不过我猜以前的河水总要有地方流。但是我有点不明白,如果现在这个建筑物是个像塔一样的东西,按理说应该是最底下最宽,往上越来越小,是挨不到山石,也就是溶洞石壁的。就算是在修建的时候无法避开,也不会一点处理都不做吧……

    这些木头感觉像是腐化了,可却没有想象中那么脆弱,我贴着边用手电扫视,发现有些地方应该不是木头腐化后的样子,倒像是一些花纹。我退开又上下看了看,整排木墙上深深浅浅的都是花纹……不,应该说是画才对。

    这就是古人弄出来的东西,顺着手电光能看到从顶部开始就蔓延下来的纹路,很多都是残缺的大面积的图案。不知道是在讲些什么,除此之外就是几根基柱,好像也看不出有什么危险的地方。

    我深吸了一口气:“没啥事儿,上来吧。”

    我站到一旁一边看着这些画一边等着底下的人上来,人上来的多了,光线也跟着变好。

    “三爷,这上面画了很多画。”

    “画?”

    “对,全都是。”

    三爷跳上来就掐灭了烟,然后远远就看起了上面的细节。齐华这个时候是不可能闭着嘴的,他几乎是在惊呼:“怎么会这样?天啦,这是地府的鬼,在……”

    “喂!别再嚷嚷了,之后他娘的怎么走?”

    “你们是不是巴不得留在这鬼地方啊?”

    为数不多的散户受不了齐华的一惊一乍,对于疲惫的所有人来说最重要的是离开这里。我也没有什么耐心耗在这儿,身上也剩不了多少力气。

    “之前地图上标着第五层那里有一条栈道,应该是直接通到外面的一个洞口,所以我们还要再爬一层。”

    没想到刘大会中规中矩的回答,我们都是一愣,他说完还率先带着人朝重新发现的楼梯进发。再次出现的楼梯就在对面几束手电的光圈当中,我迷了眯眼感觉有些不真切。

    齐华没搭理那些人,他神经兮兮的凑近墙壁后忽而又退远,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转向三爷他们想问问我们应该怎么办,却发现三爷,刘勇刚,就连巧哥儿的脸色都异常凝重。

    跟在队尾缓慢前进的幺姐儿也有了点反应,她和齐华的目光都从四周的壁画渐渐聚焦到了一个地方,就在刘大他们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