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密林深处   第一章密林
(2014-03-11 09:29更新,共2286字)
    第一章 密林

    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然后被胖子摇醒,秦树早就警觉的站在我们前面,手里的黑金在月色下泛着诡谲的光,我恍惚了一下也麻利的站了起来。看我还没完全清醒,胖子又给我一胳膊肘,身上一疼我彻底清醒过来。

    “嘶……胖子你下手这么狠你爹妈知道不!”直起身的时候还是扯到了刚刚被胖子捅的地方,刚准备再说几句眼前的景象让我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冷气。面前密密麻麻的爬满了大大小小的蛇。

    “我们什么时候跌进蛇窝了?”我默默地退后一步,这玩意儿让我浑身都不舒服。“我们怎么出去,我不想给这群爬虫当夜宵。”

    “估计是那条白蛇死了,这群蛇群龙无首所以都出来了。”秦树把黑金立在我们面前在篝火里又添了许多木柴,火光一下亮了起来一些即将靠近的蛇微微向后退了退,蛇信吐出来时发出呲呲的声响。

    “受不了了,这堆爬虫太恶心了。”我看着附近纠缠在一起的蛇浑身痒的难受,靠近胖子的时候却见他两眼冒光:“你说我们把这些爬虫抓了做烧烤怎么样?胖爷的肚子都快饿瘦了!”

    “胖子,你这种时候还有心情吃……赶紧想办法我们怎么离开这里。”我哭笑不得的对胖子说道。

    在我正不知所措的时候秦树却往前去了一步,只见未在前面的这群蛇又微微的向后退了一步。胖子突然说道:“我去,小哥可没有这么帅的功力。”我皱了皱眉想到了神树的力量,刚要上前抓住秦树就见我这边的蛇群也往后退了一步。

    “胖子你想后面走一步,看看那群蛇的反应。”我低声说了句,见胖子向后走了一步那群蛇也跟刚刚一样向后退,不知道在惧怕什么一样。

    “蛟血……”

    “什么?”我看向秦树,只见他迈了更大一步蛇群开始四处避让空出一条小路。

    “果然是蛟血,那条白色的蛇已经不能称之为蛇了。”秦树抬手问了问衣袖上的味道然后转下身子将手臂伸出去,这群蛇立马小心翼翼地后退。

    “怎么会这样?”胖子一愣看着秦树。

    “汉代扬雄的《蜀都赋》有言:‘其深则有猵獭沉鱓水豹蛟蛇。’刚刚那条地下河河水湍急且深,深埋地下上百年。传说虺五百年为蛟,蛟千年为龙。并且蛟的形状似蛇,所以刚刚我们看到的那条巨蛇或许就是传说中的蛟。”秦树猛地拽住胖子往前走,只见所到之处群蛇纷纷避让,留出一条路来。

    我看了了看身上早就干了的衣服细细闻了闻,果然有一股淡淡地腥气。动物的嗅觉要比人类的好,所以群蛇在察觉到白蛟已死后就方寸大乱但在问到这个味道时而不敢对我们轻举妄动,这大概就是一种天性,动物们生存的一种法则。

    胖子一看这群蛇害怕我们更是来了劲儿嘟嘟囔囔的嚷着:“既然这些爬虫海派我们,不如咱们抓几条来个烧烤算了,胖爷我的肚子早就饿了。”说着就拿着枪对准一条肥硕的无毒蛇,眼睛冒着幽幽的绿光比黑暗中的野兽还要让人心颤。

    我轻轻拍了拍他说:“胖子,你还是不要吃比较好。蛇都是记仇的,现在它们怕我们是因为咱们的身上残留着白蛟的血,故而不敢动我们。可你要是了这里的任何一条蛇,那我们可就是真的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了。”说完我看向胖子,只见他飞快地收起枪想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是稍稍的向我这边靠了靠。

    “我们不能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白蛟的气味虽然能震住群蛇但也不是长久之计。其它好战的野兽要是闻到了这个味道说不定会被激起战斗的意识,而且味道还会慢慢变淡,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说着秦树就从火堆里拿出三个火把我们三个匆匆上路。

    夜晚的深林黑漆漆的一片,两旁的粗壮的树干后总像是躲着什么东西,只要你一不注意就会冲出来要了你的命。我们高度紧张的走过一颗颗高大的树木,时不时会有微风拂过脸庞,这个时节的晚风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走没几步我隐约听见什么声音,像是什么人在窃窃私语。我背后的汗毛瞬间立了起来,不是别人的窃窃私语让我害怕而是在这种地方、这个时间的窃窃私语让我害怕。

    我站定视线环绕四周企图找到什么,秦树的黑金也蓄势待发。胖子戳了戳我,浑身一抖我差点把手上的包砸在胖子脸上。

    “干嘛,吓死我了!”我低声地说道,如果不是这个时间不允许我做其他的事情,我真恨不得给胖子肚子上来一下泄恨。

    “不是,你看那边是不是有人?”顺着胖子手指着的方向看去,那边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没有:“别大惊小怪的,那里哪有什么人。”我小声跟胖子说,刚准备转过脸就被秦树拽在身后。

    “别出声,往前走。”秦树用手势示意我们,我和胖子小心地慢慢往前走。

    林子里越发的寂静,黎明前的夜浓的像被泼洒的墨,诡谲的气氛一点点蚕食我内心的那点耐性。我恨不得吼几句问问到底是哪个在这里鬼鬼祟祟的作怪,大晚上的不说去睡觉来这里吓人。

    走了没几步秦树说了句:“在这里休息吧,前面还不知道什么情况还是等到天亮的时候再走比较好。”说完就和胖子两个人开始收拾地方,我找来干柴用火把点燃火红的光线将这一片照亮,刚坐下我却发现一个问题。

    “胖子你看……”我转身对胖子说:“火光这么亮找的地方却并不远,跟刚刚在那边的光线区域明显不一样。”

    “你想多了吧,可能这个火没刚刚的大所以才照不远。别想那么多了,赶紧休息休息天亮了还要赶紧离开这鬼地方。”说完胖子就躺下去休息,秦树守了那么长时间的夜卷缩在前面。我想可能是这么多事情放在一起让我有些草木皆兵,于是也不再胡思乱想走到秦树身边让他好好休息,然后守夜。

    没过多久胖子就又陷入了深眠,秦树在一边抱着黑金闭着眼不知道睡没睡着。我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给他盖上,手刚缩回来就觉得光线好想暗了许多。我想是要填火了,结果回身去看,火依旧燃的很高。我以为可能是自己太过疲劳所以觉得光线昏暗,揉了揉眼睛再去看却发现光线又一次缩小范围。

    而本应该充斥的胖子鼾声的夜晚夜寂静的不像话,我强抑制住自己颤抖的手去推秦树,他的身体冰凉凉的在看向胖子依旧像是无知无觉的睡着。光圈再一次缩小,在这寂静的夜里,我的心也渐渐的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