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手札 第五章 重逢
(2013-10-27 15:46更新,共3342字)
    五、重逢

    我决定先自己去找,没有去花爷那里报到。

    我想起他给我的那张卡,一直以来也没有用过,我在附近找了提款机,一查询余额吓了一跳。

    这尼玛都可以计算太阳到月亮的距离。

    我默默地给了自己一巴掌,收起卡精神恍惚的回了旅店。

    为什么?

    就算是富二代也不可能随手给别人这么个大礼,到底干什么才能有这么多钱?难道是个毒贩子?

    我心里十分的发毛。

    发毛的原因是,现在先缅怀一下平静的日常,和清白的历史,也许我就要走上不归路了啊粑粑麻麻。

    前略,致天国的乖乖女。

    我躺在床上,仿佛看见圣光远去,我打定了主意,不管他干什么,只要我学得会,就放下一切来帮他。

    他,会不会允许呢。

    脑子很混乱。

    我举着那副碎掉的墨镜在日光灯下看着,它折射出的光映出期待的味道,我还嫩着呢,就冲动这么一回好了。

    我想着想着,睡着了。

    第二天,我自己寻着地址出门去了,特意穿了最女人的一条裙子。

    这家眼镜店开在潘家园桥西一条不那么起眼的胡同里,装潢复古,店面不大。

    一进屋,就看见一个穿的像清朝遗老的老爷爷。我走过去小心的说道:“嗯,那个,您好,我来洗一下眼镜儿。”

    我毕恭毕敬的递了过去垂手候着。老爷爷从圆圆的镜片后面抬起眼睛看了我一气,然后裂开嘴笑了,牙齿很齐。“进来吧,刚回来。”他挑开帘子转身往里间走,我四下看了一眼,跟了上去。这帘子后面别有洞天的,上了楼,经过一条木头的走廊,拐了几个弯,他扣了扣墙的一处。

    “瞎子,有人找你。”老爷爷笑眯眯的,看起来很是高兴。

    墙后面没人应声,老爷爷转身往回走了,我站着不动,一着急,说,“我,我一定要看见他,我不想回去……”

    老爷爷转过来笑着看着我,“那就进去吧,我得看店。”

    我一愣,忙说:“哎,您走着。”然后深吸一口气推开那面墙上的暗门。

    真有一种爱德华推开了那扇大门的感觉。

    有期待,有兴奋,有恐惧。

    里面的人正坐在桌子上,嘶嘶的吸着气,扯着脚上血糊了的袜子。

    我知道我又鼻涕眼泪一把了,糊着眼睛看也看不清。

    就见记忆里熟悉的白光一道闪起来,真真是一剑光寒十四州。

    我站在门口,连向前走的勇气都没有。

    我竟然就站在门槛前,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他从桌子上跳下来,笑眯眯的。

    他推着我转了个身,说:“现在回头,退了旅店,回家去,还来得及。”

    我急急忙忙的停下,望着他说:“让我说5分钟!5分钟,你说没有,我就回去。”

    感觉背后的压力消失了,我脑子一热,只想起了许多酸掉牙的台词,我什么都不管了,开始一段一段背起来,声泪俱下的。

    “‘如果你碰对了人,那一瞬间就可以成为永恒。我很骄傲,我有一颗赤子之心。

    它被玩弄过,被欺骗过,可能已经破碎不堪。但它依然跳动着,依然爱着。

    哪怕爱明天让你遍体鳞伤,但是今天还是要爱。

    因为在你爱的那一刻,这个世界真的是无与伦比的美好。’

    看见你的第一眼,听到你说的第一句话,我就被你攻略了,你要是后悔,就该后悔救了我。

    我的命是你的了,虽然我在你眼里很没用,但是我会努力,哪怕你让我帮你挡子弹,让我把我的眼睛给你,让我拿自己喂你养的狗……”

    他伸手捂了我的嘴,说:“不许这么说,不然我现在就说没有。”

    我点点头,他松开手。

    我鼓足了勇气,抬头挺胸提臀准备挨揍,大声说:“我爱你,爱到世界都荒芜。”

    估计楼下都能听见回音。

    “不要爱我,我一无所有。不要靠近我。”他闭了眼睛,有些害怕似的退了半步,说:“救了你,是个意外,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善良的好人,我……是个无情的人,我并不想要什么的果,所以就不会轻易去种下什么因。”

    “这就奇怪了,那你为什么还要时刻标榜着自己是个混蛋,提醒别人不要接近你?。”我反问道。

    他抿了嘴,不说话了。

    我说:“好,我说最后一句,”我试着把所有的情绪蓄在眼里,恳求的说:“我希望你没有说谎,我希望在你内心深处真的对我没有一丁点儿感觉,你最好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因为只要有那么一点点,你将会后悔你什么都没有对我说,我问你,你可以毫不犹豫的说,没有吗?”

    声音抖得不像话。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眉间都是歉意。

    时间长得有些残忍。

    他一步走过来搂了我,说:“对不起,对不起……”

    这种窒息感不知是因为他的力量还是话语。

    绝望的快要哭出来。他说:“对不起,原谅我这辈子第一次自私好吗,我会用我的余生来还。”

    他说:“对不起,我不能,说没有。”

    我发现,这个时候说感觉听到了花开的声音,听到了爱萌芽的声音,感觉站在了世界的中心什么的肯定都是没真正经历过想象出来的,反正我这个时候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欢脱的叫嚣着:“我去!他答应了!老子成功了!”

    我吸吸鼻子,挺委屈的问:“那你,那天为什么那么干脆就赶我走了。”

    他松开我,按着我的肩膀笑眯眯地说:“哪里干脆了,我连滚带爬的蹿到树上去,疼得都眼花了,就看你在那里哭……”

    我撅了嘴说:“我不如爬到树上去追你了,一棵一棵的找。”

    他笑了笑,我说:“你就看着,还是让我走了。”

    “你走,我不去送你;”他看着我,说的很不像他,“你来,不论多大风多大雨,我都去接你。”

    我鼻尖一热说:“这是人家梁实秋说过的,我才没有很感动。”

    他嘿嘿笑了笑说:“哄女人嘛,我还是很拿手的。”

    我说是是是,你看着就很拿手的。

    他坏笑着说:“你都没问我,就不怕我有后宫三千?”

    我乖乖一揖说:“那我现在去拜见姐姐们。”

    他收了笑,脸色一冷说:“你怎么想的?不在乎?”

    我说在乎极了,但我在乎的是你不是我。

    我低了头说:“我知道,我不可能入主正宫的啦,你不用顾虑。”

    他愣了愣,忽然匆匆拉了我往楼下走,走过一条条街道,无视川流的人群,看也不看我,停也不停。

    一直走进一个看着挺繁华的小区,刷了门卡上了电梯,停在一扇门前面。

    他掏出钥匙开门,我趁着这功夫喘了口气说:“这是你家啊?”

    他一手推开门,发出咣当一声响,一手拉了我进屋说:“这是正宫。”

    我愣愣的看着他,说不出话,他低下头问:“你入不入?”

    我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又摇摇头说:“你不骗我?”

    他说:“我不会骗你,就像你不会骗我一样。”

    我巡视了一圈空荡荡的房间,忽然觉得很心疼。

    “你家怎么这么空啊,240平,就一张床,只有客厅有一盏灯。”我问。

    他望着天花板上的白炽灯说“对我来说,有什么都看不见,和没有一样。”

    他说:“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全世界所有的房产里,这一处最像个家了。”

    我点点头,觉得一定要把这里布置得让他不想走。

    我想起来,掏出那张卡,说:“还给你吧,你是不是拿错了,这一张……”

    他摆摆手说:“没有,你拿着,我安心。”

    我连忙摇头说不行不行,我丢三落四的。

    他摸摸我的头说:“你不会的。”

    没错,我不会的。

    我犹豫了一下,问:“你,为什么会……”

    他笑笑说:“可能和你想的差不多。”我点点头表示早就接受了,说:“我拿着它,万一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会不遗余力的去救你。”

    他摇摇头,“你有它,可以保护自己,我才安心。我不会牵连到你。”

    我说:“我不怕。”

    他说:“我怕。”

    看着他的眼睛,我心说,这货绝对可以有个后宫的吧……

    傍晚,他说要去主顾那里交代一下,让我回旅店收拾东西,明天搬到他家去。

    我想起今天见到他时的样子,埋怨自己说光顾着开心了,都忘了他刚刚回来还要收拾收拾。

    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又弄得一身伤回来。

    我没有回旅店,拐去了花爷的戏台子,今天他却没在,有个白白净净的漂亮小姑娘笑眯眯的问我,“你找他干什么呀?”

    我说:“我……我来找他听曲儿的,没在就算了。”

    小姑娘却不放我走,她说:“你能直接上到二楼来,没人拦着,说明你来过这里了,他们认得你。”

    真聪明的小丫头,呃,虽然看着我也是个小丫头。

    那姑娘狡黠的看着我,说:“花姐见过你,你是谁?我怎么不认得你。”

    我说:“我的确见过你们花……爷,”我考虑了一下还是这么叫稳妥一点,这小姑娘看来和花爷交情不浅,不能得罪了才是。“没自我介绍就上来打扰到你真是失礼啦,我叫离予,刚入行,原来是个学生,学管理的。”

    小姑娘笑了,说:“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花姐能见你,说明你不是个一般的人物,”她坐在梳妆台上晃着退,“哎,你名字怎么写啊?”

    我拿了一支眉笔,在手上写了名字给她看,她看了哈哈笑起来,说:“你还真好玩,毛毛。”

    毛……我一脸黑线,说:“那个字是雨啊。”

    她转了转脑袋,对这个话题失去了兴趣。

    “毛毛,我带你去找花姐吧。”小姑娘又转回来,一脸开心。

    我说好啊,就和她手拉手出去了。

    这姑娘真是……长大了又是一条好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