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暗道(二)
(2017-07-10 19:08更新,共3339字)
    有时候,我会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

    ……

    未等我反应过来,便被吴邪摁倒在地,头顶上空传来阵阵嘈杂之声。我紧紧的拽住吴邪的衣角哆嗦道:“为什么暗道里会出现一群蜜蜂?”

    “蜜蜂?”吴邪一愣,忽然就笑了起来:没想到倒斗生涯里竟能听到这个比喻。蜜蜂?竟然会有人将阴毒恶心的尸蟞认错成善良的益虫。

    “你笑什么。”对于吴邪莫名的笑意我有些茫然,我的疑问难道很可笑吗?

    “这是尸蟞,不是蜜蜂。”

    “尸蟞?”

    “对,是一种依附在尸体上的剧毒昆虫。以死尸为食,但也会钻入生人的身体。不过……”吴邪一边解释一边又抬头看了眼成群飞过的尸蟞,不禁疑惑,什么时候尸蟞变异成会飞的生物了。

    “不过什么?你快接着说呀!”

    吴邪侧过头静静看着我道:“你好像对尸蟞兴趣很大。”

    “……”

    “总之你小心点,别碰到它。”

    “哦。”

    吴邪瞥了眼一脸无聊的叶牧,也不准备交谈,在暗道里沉默或许更加安全。

    “吴邪。”

    “嗯?”

    我挪动自己的身体,换了较为舒服的姿势:“尸蟞也会像候鸟一样每年迁徙吗?”

    “不会。嗯,迁徙?”吴邪触起眉头反复掂量迁徙二字,总觉得有些不对。倒斗这么多年从未听说古墓里的生物也和鸟类一样具有沿纬度季节迁移的特性,而且如此巨大的阵仗与其称为迁徙,倒不如更像是逃亡。联想到这,吴邪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立刻俯身将耳朵紧贴在地面打探,果然,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

    “喂,你抓疼我了!你别跑这么快啊!”我对于吴邪古怪的行为非常不理解,好端端的不原地休息,忽然拽起人跑得这么快。

    “……”面对叶牧穷追不舍的提问,吴邪也懒得解释。当务之急是他们必须得马上离开着诡异邪门的暗道,避免和身后那个东西正面接触。毕竟自己一个人的战斗力就弱,胜算也不高;又不是血库有几十升的血可以随便洒;更何况还带着一个什么都不懂,毫无战斗力的高中女学生。

    “吴邪,你怎么都不说话!”我好生气,吴邪是怎么回事,干嘛都不理我!

    “吴邪,你怎么都不理我!”你再不理我,我也不理你!

    “吴邪,你到底说不说话!”我觉得我很委屈,我什么事也没做错,为什么不理人。

    “够了。”吴邪低声呵斥道:“叶牧有些话我只说一遍。”反手从背包里掏出一把野战刀紧握在前:“你现在看到的尸蟞不是迁徙而是逃亡,说明这里有东西比尸蟞更凶残。我一个人力量有限,但是定会护你安全。如果我活着,我们就一起出去。如果我死了,你也别害怕,闷葫芦和胖子肯定会找到你安全送你到家,你要相信我。现在赶紧跑。”

    吴邪突然正儿八经的嘱咐倒让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是要我做好准备等会大干一场?还是委婉地告诉我,他干不掉那个怪物,我们两个人很有可能死在暗道。等我回过神,才发觉这家伙竟然要我先跑,他来保护我的安全。

    哈哈,真搞笑,把我当手无缚鸡之力的三岁小孩吗?我嫌弃的给了他一记白眼,伸出手将散落的头发绑好固定脑后,随手从冲锋衣口袋的掏出一把Glock18握在右手。

    “你会用枪?是谁教你的?难道高中生的兴趣特长都这么厉害。”

    我瞧了眼喃喃自语的吴邪,暗自偷乐:我会的还不止这些,到时候你就等着看吧。

    “小姑娘拿枪的样子不错。”吴邪笑了笑,一颗悬着的心稍许安稳了些,有一个并肩作战的朋友真好。

    实际上我很想告诉他,我不会用枪,也没人教我。至于我为什么能够如此自然的掏枪上弹,我也不清楚。不,或许我是知道的,记忆里好像有些碎片,可想要回忆清楚,头却痛得厉害,好像下一秒就会爆炸。

    “如果害怕就站在我的身后。”

    “不。”我朝着吴邪笑道:“你都不怕,我又有什么好怕。”

    听到这个回答,吴邪不自觉的笑了,他拿出一个迷你LED灯轻轻的往远处一丢,LED灯微弱的光虽弱,却将前方的路照明的完完全全。他低声道:“往左走,那里有岔口。”

    “就这么便宜了它?我可不愿意。”我掏出一支管状物定好时间藏在身后的路中央。

    “你要用雷管?那也会波及到我们。”

    我管状物轻轻用泥土掩盖好,笑:“没事啦,我看这里面只有固体酒精,没有TNT应该不会爆炸的。”

    吴邪挑挑眉,似笑非笑。

    “好了。”我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只要它碰到,就一定能烧它个片甲不留。”

    “你倒是很自信。”吴邪一顿,催促道:“不好!我们快走!”

    “嗯。”我点点头,赶紧和吴邪朝着岔口飞奔,可跑得还没太远,只听见背后“轰”的一声,雷管被引燃。同时头上传来吴邪严厉的呵斥声:“快趴下。”

    可惜还是晚了。

    我们都忘了,在狭小的暗道里雷管爆炸冲出的气流,不是朝着四周而是冲向前后的两个方向。

    “叶牧,你醒醒。”吴邪拍了拍我的脸,而我丝毫没有反应。

    “真该死!”吴邪暗骂,我竟然让一个高中生来弄雷管?他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叶牧觉得烦躁无比。自己倒斗多年,早已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可是叶牧不一样,她原本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如果不是遇见自己,应该也会走上高考、上大学、之后参加工作,过着平凡幸福的生活。但是一切都变了,是我把她拉进倒斗的世界,将她的人生变得混乱又凶险。想到这,吴邪忽然想起了多年前另一个因为自己被改变命运的少年,黎簇;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吴邪抬头看着黑漆漆的墙壁,又想起躺在自己脚底下的叶牧,自嘲:我这一生都在抗争命运,结果偏偏与命运不期而遇。

    吴邪笑了笑,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俯下身横抱昏迷的叶牧,找了一个相对不是那么危险的地方放下,拿出止痛的药物轻轻洒在她受伤的胳膊上。大约等了5,6分钟,吴邪再次拍了拍叶牧的脸,说:“叶牧,你醒醒。”

    “嘶。”当我碰到被气流灼热的皮肤,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我去,真疼!

    “还能走吗?”吴邪问。

    我抬头看着吴邪觉得十分羞愧,要不我自作聪明的想到用雷管,估计现在也不会这么狼狈。“那个,对不起。”

    “嗯?”吴邪一愣,随后淡然道:“不关你的事,是我的问题。”

    “不是的!”我有些着急:“如果不是我自以为是,我们现在也不会这么狼狈了!还害得你一块受牵连。”

    “好了,我说了不是你的问题。”吴邪的口气听起来有点不耐烦。

    “嗯,我知道了……”

    “唉。”吴邪叹了一口气:“叶牧……好了,我们赶紧走吧。”这个世界上因为我死伤的不知有几个,他们原本都可以过各自安宁的生活,是我打破了平静。所以你没必要说对不起,更不用自责。

    我盯着吴邪的后脑勺,感觉他现在很不开心,可是我又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而此时,我忽然感受到了身后的异常,“吴邪!”我大喊一声,连忙将他推倒。

    “嗯哼。”吴邪一声吃痛。

    我发誓,我真的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才会推倒他,绝对没有其他的想法。我有些尴尬道:“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吴邪站起身,默默看了我一眼也不说话。

    难道是误会了?我忍不住在心里哀嚎,我真的没有别的想法啊!

    就在我纠结还要不要开口和他重新再解释一次,吴邪突然一把抓着我躲到岔口的阴影里。

    他捂住我的嘴巴,示意我不要出声。

    随后,我闻到了一股令人非常作呕的味道,像极了在炎炎夏日的垃圾堆中腐臭的血腥味。更糟糕的是,我觉得我身体产生了一系列的反应,比如眼皮变得很沉,止不住的想要瞌睡。还有,站在远处火光里的人是谁?为什么身影那么像我的失踪老爸,叶松岩?再揉眼一看,我的天,这不就是我苦苦寻找的臭老爸啊!

    “老爸!”我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赶紧大步跑到老爸面前,假装生气道:“老爸,你这么多天跑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可任凭我再怎么数落,叶松岩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老爸,你怎么了啊?你不要吓我。”叶松岩始终冷冷的盯着我,我心生怀疑想要挪动身子退后一步,忽然他伸出手一把掐住我的喉咙,紧紧的不放手。更让人恐怖的,叶松岩的脸和身体正缓慢地出现裂纹,渗透着一丝丝鲜红的血液,远远瞧着简直就是一个猩红的血雾。

    我心中恐惧,却对眼前的现状无可奈何,我脱离不开这个“叶松岩”的魔掌。

    难道就这么死了?还是死在自己老爸的手里?

    脑袋好像变得更加的昏沉,等再次睁开眼却发现我面前的人不是叶松岩,而是吴邪。他正费力的一边捂住我的耳朵一边往我耳朵里塞进隔音耳塞。见我清醒,他示意保持安静,然后偷偷地指着朝远处的火光。

    又是远处的火光?我身体顿时打了一个激灵,回想起刚刚“叶松岩”身上发生的一切,依旧恶心的反胃。正当我翻着白眼,准备告诉吴邪,我不想再看见更加诡异的画面。远处“砰”的一声,火光更加明亮,将躲藏在黑暗中的东西照明的完完全全。而我对它对视的那一眼就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我只感受到自己的喉咙里迸发出一声凄惨吓人的尖叫。

    我分不清我看见的,这是梦还是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