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集(十四)
(2015-02-05 18:06更新,共2413字)
    “啊!”黑暗中熟悉的鸟叫响彻隧道。

    “原来还有漏网之鱼。”小花急按下我就地一翻,欺身到自己背包处,掏出匕首加入战局。

    这只鸟显然小了许多,又有火光照亮,三个打一个绰绰有余。

    闷油瓶横着刀站在我前面观察四周,直至尘埃落定。

    “够默契。”瞎子舔舔嘴唇,给胖子立个拇指。

    “你胖爷我天资聪明,会审时度势,有容人之量,要不刚那第一下,我肯定揍在你鼻子上。”

    “那咱们握手言和还是再切磋切磋?”瞎子巡视遍地面,弯腰捡起刀鞘,潇洒地扔刀进去。

    “不用了,发泄发泄我气已经消了。咱们来讨论下一个话题吧。”胖子摆摆手,刚才瞎子刀战大鸟的招数精彩绝伦,手心向下刀子都可以紧贴着转上360度。他又不傻,多个朋友绝对比多个敌人赚翻番。

    “天真跟我们回去,你俩带领那群小孩继续往里走,进行未完成的‘事业’,OK?”

    我,小花,瞎子正在整理衣裤的动作,都因胖子这句话按了暂停键。

    “不好。”瞎子懒懒地勾住我肩膀笑道,“吴小三爷刚才已经决定了要跟我们一起进去,你的提议,无效。”

    “他那叫好汉不吃眼前亏。不跟着你,他哪有命活到现在。”

    “瞧你这话说的,咱两拨人迟早会遇到,他要不是自愿,我也拦不住啊。”瞎子瞥了小哥一眼,大力拍拍我,“是吧,小三爷?”

    我也看了看张起灵,四目相对,在他平静的眼眸后面,似乎读出了什么讯息。

    “胖子,你一个人能找到出去的路吗?”我做下自认为最合适的决定。

    “下么意思?”胖子惊讶得舌头打结,“你要甩下我?”

    “胖子,张小邪一路救过我很多次,他的事我要管到底。小哥,是解开一切的关键,而这个墓邪门的很,我不希望你……”

    “鬼扯,连我这个专业的摸金校尉你都不带,肯定是有好的明器怕我抢了,嘿,我还就跟定了,不许拦我!”胖子说完居然一把拽过瞎子,“敢不让我去,我让你人财两空!”

    “得得,您是爷,我没意见,你们这算商量好了?”瞎子摊摊手做无辜状。

    我再次看向小哥,只见他默默回身抄起装备背到身上。

    唉。我暗暗祈祷,自己这次的选择,但愿是对的。

    “出发喽。”瞎子的心情显然很好,一把搭在始终观察我们一举一动的小花肩上向前走去。后者抬肘一顶,瞎子矮身蹲下绕人半周复又站起,小花的装备已从地上变到手中,拉人过来耳语几句,小花逐低下头,随着瞎子走进山洞。

    “天真,你老不仗义了。”胖子待脚步声远拉下脸。

    “你觉不出这墓蹊跷得很吗?我是不想……”

    “你是不想跟我再做兄弟了,一个破公主坟出现,你就要跟我一刀两断!”

    “怎么可能!你他娘的明知道……”

    “一起去,一起回,干他的!”胖子甩包上肩,冲我歪歪头。

    “干!”有哥们如此,夫复何求!我搂住他脖子,要去打群架似的,二人飞扬跋扈地走进山洞。

    轰!前方突然巨响阵阵,抖动蔓延过来,我豪迈的步子差点踩在胖子脚上。

    “真是‘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你一出声准有事。”胖子摆出防范变故的姿势,却仍不忘挤兑我一番。

    我没来得及还嘴,小哥一个箭步飞出(对,是飞,速度快得看不到他脚落地),没入黑暗。

    十秒后,震声停了,我与胖子忙也奔过去查看。

    只见不足百米的洞穴尽头,豁然开朗。一片石柱群像从地下长出来般参差不齐林立眼前。最高的两米有余,矮的犹如被连根挖走,只剩暗坑,估测不出深浅。

    比我们站得更近些的是瞎子和小花,准确的说,他俩蹲在一坑边比比划划不知在讨论什么。

    再往斜前看,一大一小的身影立在那里。

    小邪吗?

    我几步上去,发现正是小哥与小邪,两人均冷冷注视着对方,小邪身体微微起伏着,像刚做完剧烈运动在调息。

    “不用谢。”小哥见我过来,丢下这三个字,也蹲到一个坑边探身观瞧。

    “小邪,你没事吧?小黑和小尘呢?”我仔细看了看他身上,倒是没有伤痕。

    “在下面。”小邪抬手一指我脚旁。

    我条件反射大跳开去,却发现他比划的方向是那片石柱,惊问,“他们被砸在下面了?”

    “下面有出口,我没来得及过去。”小邪说完,又瞄了小哥一眼。

    莫非这石林是个机关,他们三人经过不知谁碰开了绷簧,所以躲闪间两个跑出去,一个还在周旋时被小哥救下?

    “花儿爷,研究出来了吗?”在我脑补刚才的情景时,瞎子的声音打断了我思维。

    小花没有马上回答,站起来望望洞顶,后退几步往坑里扔块石头,等了等,什么都没发生。

    “需要有人下去探探。”小花宣布结论。

    “我来。”瞎子眼中闪烁着跃跃欲试。

    “小心点。”小花说完又后退几步,其余人不觉随着后退。

    “哎,哑巴,你不跟着退呀?我可要发功了,小心别被波及。”瞎子看小哥无动于衷依旧蹲在坑边,调侃道。

    小哥也捡块石头扔进面前的坑里,听了听,“三米距离上下,你两秒出的来吗?”

    “足够了。”瞎子活动了下手腕脚腕。

    “一、二。”读秒中小哥和瞎子各站到两个坑前。

    “走!”又是整齐划一的动作,两人瞬间在我眼前消失。

    轰!头顶突然传来巨响,两条大石分别落下,正砸进坑里。

    我还没嘶喊出声,已看到两个身影拍打着尘土走过来,紧接着地底复又震动,刚才落下的条石连同夹在中间的两个一起沉了下去。

    “正如我所料。”小花点点头,“这是利用人身体的重量牵动机关使巨石落下,而地底有个平衡系统,相连地段填充完全就会全部下陷,反复几次或许就能见到出口。”

    感觉好像……俄罗斯方块啊!

    我扫了遍现场听众的表情,没有质疑的,大家分别活动着自己各处关节。

    “总指挥,依你看该跳哪个坑了?”我自觉站到小花身边。不是战将踏实充当后勤。

    “需要四个人,两上两下。”小花右跨一步点了地表上下高低不同的四处。

    啥都别说了,瞎子,小哥,胖子,小花,各就各位后,一二三,走你。

    胖子名次偏后,但也有惊无险。

    “五个人,三上两下。”

    小邪加入进去。

    三个人……两个人……四个人……

    “六个人,一上五下。”

    场面突然静了。

    我能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注视。

    “两米高的台和三米深的坑,你来?”小花揣手等我选。

    我一米八一,跳起摸高两米二三,看来只有高台适合我了。

    “这应该是最后一下,必须万无一失,你要不要先练练?”瞎子不怀好意地笑笑。

    “行啊,你站好,我试试能不能蹦一下就踩到你头顶。”我没好气的驳回去。

    小哥闷不作声蹲到坑边,伸手感觉了下空气流动,淡淡地说,“吴邪,你得跟着我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