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胖爷我老了
(2015-04-07 09:58更新,共4132字)
    “问荆蝎?”胖子叫了一句。地上足有大大小小几十只问荆蝎,一双螯正在不停地张和,尾巴做出了要攻击的动作。

    胖子正要拿工兵铲向这些蝎子拍去,被黑眼镜拦住,黑眼镜道:“先别轻举妄动,这些蝎子不会轻易攻击我们的,况且这些蝎子是从人头里出来的,这些蝎子怎么会在人头里还是个问题,不知道拍死这些东西会怎么样。”

    “莫非这些人头的脑子都变成了母蝎子的子宫,才生出了这些蝎子,真是作孽,这些人死或者的时候是都招惹了多少雄蝎子啊!”胖子道。

    “少扯淡。”我道,这些蝎子开始像四周散开,“我记得在格尔木的魔鬼城里发现的装着人头的罐子,里面就都是尸蹩王,是在后来把尸蹩王的卵植入到人头里的;这里的蝎子会不会也是把蝎子卵植入到人头里的。”

    “这是有多想要小哥去死啊!”胖子叫道。

    “如果是这样,这些蝎子就跟那些尸蹩王一样是吃人肉长大的了。”黑眼镜道。

    “尸蹩生下来就是吃尸体的,可是蝎子又不是。”我道。

    “生物为了生存下来,可以尝试很多办法;如果你被困在一个地方,没有食物,只有尸体,你为了生存下来说不定会把这些尸体吃掉。怎么吃那就看你了,要是我说不定会烤着吃。”黑眼镜摸着下巴微微笑着道;我靠!你们都是变 态吗?老子死也不会吃那些东西的。

    “人肉好吃吗?”胖子问道。

    “等会儿再看见尸体你尝尝得了。”我摆手说道。

    “我才不要呢!胖爷我吃肉从来都是吃新鲜的。”

    “看你满身肥膘,割下来一块尝尝也没关系是吧!”我道。

    胖子愣了一下,轻轻地说道:“那不疼吗?”

    “废话,你试试就知道了。你还真想吃啊!”我笑道。

    “除了有食物还不行,这些人头泡在水里这么长时间,里面肯定没有空气,这些蝎子是怎么在没有氧气的情况下活下来的?”黑眼镜说道。这些蝎子往四周散了开来。

    “算了,都说了这可能是幻象了;非要追究这些干什么?”我道。

    “也对。”黑眼镜起身,看着地上的人头和蝎子。

    胖子喘了口气,就继续拿着铁钩在棺材里找着什么。

    “你还嫌人头不够吗?”我道。

    “好不容易来一趟,走了这么长时间,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看到,我再看看这棺材里有没有什么名器,看看能不能捞回个本钱;再不弄出点好东西,胖爷我在潘家园的地位可不保啊!”胖子回答。

    “好像捞到什么了。”胖子说着要把东西钩出来,使了很大的劲却没有捞上来,“我靠!什么东西敢跟胖爷我较真。”嚷着就拉着铁钩,身体和地面已经成了几十度的夹角;胖子的体重加上他的力气,估计是个坦克也该走了。只听棺材里面咔咔几声,棺材里竟然浮出了大量的气泡。

    “妈呀!这是马桶开始抽水了吗?”胖子叫道。

    水里形成了一个旋窝,水面开始慢慢向下降。

    “我靠,这个棺材该不会是个马桶,堵住了才会这么多不明液体,我刚才是把马桶疏通了是吧!”胖子继续叫道。

    “去你妈的马桶,肯定又是什么机括。”我骂道。

    果然,水面下降的位置快了许多,很快露出了棺材底部,棺材里竟然有一个通道,可以容下一人通过;剩下的空间,铺满了一层黑色的如棉絮一般的东西。

    “这黑色的东西为什么看着这么熟悉。”胖子问道。

    “之前在喜马拉雅山里我身体里出现过这样的东西;我们后来的推理是只有张家人的血液和青铜巨门里的泥浆混合才会出现这样的黑色棉絮。”我道。

    “那就是这些张起灵也有和张家人一样的血液喽。”黑眼镜道。

    “这些人都是张家人吗?”我问道。

    “也可能是麒麟竭。”黑眼镜回答。

    “之前你他妈的二叔不是告诉我们他要创造出来一个小哥吗?那他拿出来的一块麒麟竭就是一个很关键的条件。这些人既然有和张家人一样的血液,也可能是麒麟竭的结果,那是不是可以说这些人头都是那些复制小哥的失败品的人头。”胖子道。

    “就和在墨脱那里张海客他们给我看的那些我的复制品一样?”我道。

    “他妈的,你和小哥都有复制品,咋就胖爷我没有!”胖子骂道。

    黑眼镜拿着手电往棺材底下的洞口照去,然后对我们道:“倾斜向下,估计这第二层可够深的。”黑眼镜看了看四周,蝎子都已经爬走了,“我们要去的是第三层,越往下越好,走,我们下去。”

    黑眼镜把一只脚跨进棺材里,说了一声:“跟踩在海绵上似的。”然后把另一只脚也跨进棺材,钻进了洞口。

    我和胖子也钻了进去;一开始的确显得很狭窄,胖子简直就只能侧着身子才能通过。等走了十几分钟,这里的路开始变平,也宽敞了许多;胖子叫道:“丫的,差点没把老子给挤瘦。”

    我说:“你最多能跟挤牙膏一样挤出来一堆油水。”

    又走了没多长时间,胖子突然停了下来说道:“停!你们听听是不是有什么声音。”

    我们安静了下来,我感觉到我们四周都在轻微的震动,在通道深处,像是暗叹般的低沉得像大提琴般的声音。

    “这丫的谁拉的大提琴这么难听!”胖子叫道。

    “这不像是大提琴,道像是喘气的声音。”黑眼镜说。

    “谁喘气能喘这么大声,喉咙里装了扩音器也不能这么大声吧!”胖子说道。

    “去看看。”黑眼镜说着就往前走;这回,我们走得格外得小心,尽量不发出声音,也不说话,这种安静的格调在这里却显得格外的恐怖。

    那喘息声大了许多,地面在没有规律地震动。

    “这时候工地还施工算不算噪音扰民?”胖子问。

    胖子就是能在这样的气氛里问出这些奇怪的问题来缓和气氛,我深吸了口气;黑眼镜走在最前面,胖子殿后,我处在中间的安全位置。

    又走了几分钟,黑眼镜忽然停了下来,愣了一会儿,我刚要问他怎么回事,他突然扭过头,虽然黑眼镜带着墨镜,我看不见他的眼睛,但我能看出来他脸上凝固的表情,那种从心里透露出来的恐惧。

    “跑!快跑!”黑眼镜嘶吼地咆哮。

    我愣住了,直到胖子拉住我狂奔起来。满是喘气的声音,黑眼镜甩着手电,我回头才看见那通道深处,那个半蹲着的人影,那十二只手,墨绿色的身体,只剩眼窝的眼睛,满脸已经开裂,直直的盯着这里,一只手无力地举了起来,伸到我们这里的方向,好像要抓取什么东西;那张已经腐烂的嘴慢慢张开,发出一声沉闷的嘶吼。我愣住了,又是十二手尸!

    妈的,我开始和他们狂奔起来。后面发出隆隆的震动声,那十二手尸开始像我们这里冲过来;这通道只能让十二手尸弯着腰走动,可十二手尸弯着腰,像野兽一般的爬动,那种速度,绝对比我们见到的十二手尸走动的速度快上数倍;它嘴里发出的嘶吼的声音让我们高度紧张起来,我们现在就只有一个思想,逃!逃!

    这个十二手尸的体形比我们先前见到的大了很多,我们三个人,绝对不可能打败这样如厉鬼般的东西。

    我喘着粗气,渐渐地体力有些不行了,后面还是能听见隆隆的声音和沉闷的嘶吼。

    我要逃!我要逃命,即使可能身在幻觉里,我也要逃!求生的欲 望让我忘记了我腿部的酸痛和喉咙如火烧一般的疼痛。

    突然,我脚底被什么东西一绊,硬生生砸在了地上,我暗骂了一声;突然一停下来腿脚竟然无比酸痛,站也没法站起来;突然,嘶吼的声音好像就出现在了我的耳边,那张鬼魅般的脸出现在了后面十几米远的地方;我愣住了,竟不知道该干什么。我突然感觉衣服一紧,胖子拽住我的衣服要把我拉起来。那怪物竟冲了过来,一直手直直地拍了过来。

    “啊!!!”我大叫起来,一时间什么都忘掉了,求生本能使我站了起来,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开始狂奔。后面一阵巨响,地面震动起来,那是十二手尸的爪子拍在地面上的声音,胖子在我的后面,处在最危险的地方。

    几声巨响,耳边传来呼啸的声音,耳膜被震的生疼;黑眼镜在前面开了枪。我的耳朵一震轰鸣,四周却开始天旋地转起来,我突然异常得难受,世界好像都在晃动,我还在狂奔,还在狂奔;十二手尸几声让人胆寒的嘶吼,我却感脑袋一震,我竟然仰面撞到了两侧的墙壁上。

    胖子一把拽住我,跳了起来;十二手尸的爪子就拍在刚才我刚才站的地方。

    我没管脸上撞的伤口,又开始狂奔起来。

    “你他妈的什么时候能被掉链子!”胖子对我大叫道。

    黑眼镜又连开了数枪,我的耳朵一阵轰鸣。

    渐渐地,通道开始变窄,十二手尸竟卡在啦那里,不能在往前进,只剩下嘶吼。

    我们还跑着,直到我体力实在不行栽倒在地上,他们才把我扶起来,坐下来,靠在墙壁上。

    我们大口的喘着气,我的嗓子里仿佛一团烈火在燃烧,说不出话来;腿已经没有了知觉。

    我的手按在地上撑住身体,竟感觉到地上有黏糊糊的液体,我一看,竟然是血,刚留下来的血。

    我看了看胖子,脸色铁青,额头出着大颗的汗珠,衬衫已经被血浸湿了。

    胖子看我看见了,用很小声很沙哑的声音说道:“妈的被那老头子捅的伤口裂开了要不是胖爷我老了怎么会这么狼狈天真,你还是那么弱啊”胖子说着冲我笑了笑,咽了口唾沫,又说:“小哥不在即使胖爷我老了还是要把你这弱鸡带出去啊等你以后见到小哥了,一定要告诉告诉他胖爷我不比他差照样能让你这弱鸡活下去小哥交待我的事情,我只能干到这了以后你是死是活胖爷我想管也管不住了”

    我愣住了半天,只是看着胖子。小哥、胖子,拼上自己的性命要保护的只是我的性命,我的性命真的那么重要吗?真的值得小哥和胖子拼上性命吗?不值得!我的命不值得!

    “我告诉你!你他妈的说这些废话老子不想听!”我大吼道,“我的性命,那种一文不值的东西,丢掉了又能怎么样。这样的东西才不值得你们装得像个英雄一样去保护;为了这废物一般的东西拼上性命,那是傻子,不是英雄!所以你不要用那种英雄一样的口气说话!好好包扎伤口,先保护好自己的命再说。”

    “吓!”胖子苦笑了一声,“你不知道啊天真那你认为是废物一样的东西,对我们来说就是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的东西不管是谁想要夺取这样东西我和小哥定要拼上性命,即使变成厉鬼,也要把那人碎尸万段!所以,到最后,让胖爷我在最后装一次英雄,胖爷我老了没机会再逞英雄了。”

    轰隆隆的声音,黑眼镜拿手电照去,那十二手尸竟趴在地上像是匍匐一般朝我们爬过来。

    “天真好好看好我怎么装的英雄,以后在其他人面前也好说说胖爷我是多厉害不比小哥差。”说着,胖子抽出了腰间的匕首,扶着墙站了起来。

    “瞎子,剩下的交给你了。”

    我愣住了许久,感觉脸色有温热的东西流了下来。

    “我们走。”黑眼镜道。

    我只是愣在那里。

    “天真记得,以后给胖爷我上坟的时候多带点酒,你知道我好这口,戒不了的走吧,往前走吧!你要不走我还怎么装英雄。”

    黑眼镜拉着我往前走,那轰隆的声音和嘶吼声传了过来。

    “别回头看了。”黑眼镜说。

    我好像又听见了那熟悉的歌声:

    “通天的大道

    九千九百九十九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

    往前走 莫回头”

    “呀啊!你这畜生,想要过去!先拿过路费再说,没钱,那就把命留下!呀啊!!!”

    一声巨响,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他们拼上性命想要保护的东西,我的性命,不管为了谁,我要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