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追寻 第五十四章 被偷袭
(2016-07-24 19:14更新,共2016字)
    我的脑袋很乱,甚至一瞬间有些空白,我有点难以想象如果我不是我的话,那么发生这一切究竟是因为什么?

    从一开始的大金牙到后来发生的这些事情,我从一个无关群众渐渐地变成了这件事情的关键人物。似乎我所经历过的每一件事情都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仔细想想似乎每件事情跟我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怎么了,看你的眼神你似乎有些想法?”张海客歪着脑袋笑了笑,他被胖子捆的严严实实,即便是有缩骨功也无法动弹分毫。

    我看着他跟闷油瓶一模一样的脸,深吸了一口气,我不能乱了阵脚,如果我被利用的话,闷油瓶就永远不能回来了。

    他一定知道这些事情的全部真相,等我把他从那所谓终极的地方拽出来,一定要拎着他的脖子让他把事情从头到尾的给我说个明白。

    “我想你并不是张海客!”听到我的回答对方抖了抖眉毛。

    “何以见得?”

    “我跟那个家伙打过交道,就算是被算计,他也不会被胖子这样的家伙算计!”我略显得意的看着趴在地上自称是张海客的家伙。

    没想到我这话一出胖子那边却不乐意了:“诶,天真,你这就不地道了,胖爷怎么了?你他娘的这就是不服气!”

    我现在没有时间跟胖子拌嘴,我需要尽快知道这个家伙的幕后究竟是什么人。能够让张晓铃吃亏成这样的家伙我真的太好奇到底是什么人值得他去卖命。

    “我们不多说什么了,说吧,是谁派你来的!”我坐到他的对面看着他,这家伙倒不紧张反而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放弃吧,你都是快死了的人,知道这些没有任何用处!”他抻着脖子得意洋洋的看着我,我一把抓过他的领子。

    “你他妈的最好别用他的脸做这样的表情,信不信我杀了你!”

    “杀我?”他冷哼道:“我倒是怕你没有这个本事呢!”他的表情充满不屑。

    “胖子,把晓铃身上的刀给我……”

    “我靠,天真,你真他妈的要杀人啊?”胖子一脸诧异,似乎我是个陌生人。

    “胖子,你没听到么,快去!”

    胖子挠了挠头,还是去了,那把薄薄的刀很快送到了我的手里,轻快地简直非常不趁手。

    “天真,要不我来?”看着我掂量着刀胖子犹豫了一下,我摆了摆手。

    杀人这种事情我们两个这一路谁都没有做过,这话是我放的,还得我来,何况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吓唬吓唬这个家伙并没有真动手的意思。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确定不说?”

    “唉,我真是烦透了你们这种人,要杀就杀呗话还那么多!”他咧着嘴看着我,似乎并不害怕。

    我拎着刀刚举起来,只听胖子卧槽了一声然后就是咚的一下,我还没等回过头去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感觉后脑勺一重瞬间失去了意识。

    那种好久不见的朦胧感觉再次降临,隐约的好像有人的手在我的脸上摩挲,那双手上布满了茧子,手指十分的有力,显然并不是属于女人的手。

    是谁?谁?

    我想要睁开眼睛,但是不管我怎么努力都做不到,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样非常的难受,身体好像在被这种东西压得缓慢的下沉。

    如果要比喻的话就相当于有一个人把你往一个并不适合你的模具里塞的那种感觉,那种难受的感觉我真的难以用语言去形容。

    “你不应该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的我耳边炸开,难道说……

    我猛地睁开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我才适应了光线。

    我现在在一个小旅馆里,我的旁边还有两张床,已经被包扎好了的胖子和张晓铃分别躺在那里,我尝试着想要起来,但是我发现我的手脚都被固定住了。

    是袭击我们的人做的?那群人跟那个自称是张海客的人是一伙儿的。

    我稍微活动了一下,我的脑袋很痛,估计那一下子也是下了黑手的。

    我正在活动的时候,只听见开门的声音,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探头进来,看到我的时候她似乎有些兴奋:“哟,你醒了啊,我还以为那一下子把你打死了!”她掏出一根烟想要点燃,但是看了还在昏迷中的胖子和张晓铃一眼还是放了回去。

    “你是什么人?”我看着她,这个女人给我的感觉很压抑,可能是因为她偷袭过我的缘故吧。

    “诶,你上来就刨根问底的这不好啊!”她走到我的床边十分随意的坐了下来。

    “你这小子,身材还真不错呢,刚刚给你换药的时候差点都没忍住!”说着伸出手就想摸我的脸,我觉得别扭立马别过了脑袋。

    “行了,我不逗你玩了!”她把一条腿挪到床上,半躺着看着我:“我们合作怎么样?吴邪?”

    这个人我绝对不认识,她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而且昨天胖子并没有叫我的本名,他们要找我合作还冒充张海客扮成了闷油瓶的样子。

    “行了,看你的小脑袋瓜我就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东西,放心,姐姐跟那个人不过是想去这盆地里头捞点值钱宝贝,之前打听的时候听说有个叫吴邪的小子曾经活着从里头出来了。感觉你还有些本事,就顺便调查了一下!”她倒是自顾自的开始讲述起来了。

    “不过啊,这不调查不知道,这一调查之后发现你的底子还真是雄厚啊,吴老狗的孙子,怪不得有这么大的本事呢,还有这个胖子,估计连你都不知道他是谁吧?”她眯着眼睛看着我,我看着那双勾人的眼睛,似乎感觉到自己中招了。

    “既然你 想要跟我们和做,起码也应该告诉我一下你们的名号吧!”我不满意的说道,她笑了笑打了个响指,那个之前被我们捆住的男人推门进来了。

    他的脸干净了不少,但是留着很清楚的擦伤,但是我还是吃了一惊,这家伙简直长得太他妈的像闷油瓶了!